二代接下金钥匙,通化东宝要创胰岛素新神话?

贞观年间,一日,唐太宗问房玄龄、魏征等人:“创业与守成孰难?”房玄龄回到说:“草昧之初,与群雄并起角力而后臣之,创业难矣!”而魏征不同意这个观点,他说:““自古帝王,莫不得之于艰难,失之于安逸,守成难矣!”太宗看看二人,慢慢道来:“玄龄与吾共取天下,出百死,得一生,故知创业之难,征与吾共安天下,常恐骄奢生于富贵,祸乱生于所忽,故知守成之难,然创业之难,既已往矣;守成之难,方当与诸公慎之。”

己亥年,“富二代”接棒“创一代”的故事越来越多。60年代的打天下者也逐步迈向花甲之年,舞台逐步交接到而正处而立之年的80后、90后手中,刘畅接班刘永好(新希望集团)、杨惠妍接班杨国强(碧桂园)、曹晖接班曹德旺(福耀玻璃),二代接班潮汹涌而来。近日,胰岛素龙头通化东宝(600867.SH)也换少东家挂帅,正所谓打江山易,守江山难,新帅上任,是利好还是利空呢?

每一个成功的企业,都有一个灵魂人物,李一奎就是通化东宝的“魂”。

从北大生物系毕业后,李一奎就回到了家乡吉林通化,找了个对口的工作,成为通化的制药厂的技术员。后来参加了厂里的一个维生素C的项目,十年弹指一挥间,缺乏资金的维C项目被勒令停止,李一奎没了项目,也没了工作。为了生计,李一奎转到后山开始了挖药材的生活。谁知,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机出现了。

挖药材时,李一奎发现全国各地有很多人来通化购买人参,而那时,还没有专门做这块的大宗。

深思熟虑后,李一奎决定搏一把,开始将他这个白山滋补品厂的想法现实化。当时李一奎拼拼凑凑借借,拿了2万块钱作为启动资金。为了确保人参的货源,李一奎跟农民谈,给出高于20%的收购价,条件是先拿货,压款一周再付。有钱赚农民自然愿意,一下李一奎就收购了200多吨的人参,本来想拿公司做担保去银行批借款,结果银行一看,怎么能借200万给只有2万注册资本的公司?果断的回绝了。

不放弃的李一奎,“三顾茅庐”后,行长不忍心,问了句你还有什么其他可以抵押的吗?李一奎想到了自己刚收的人参,带着行长一行人去了厂里,信贷专员一核算,的确值这个钱,行长当即就拍板批了。终于接了燃眉之急的李一奎拿了借款,连夜去把农民的钱给还了,李一奎最初的滋补品厂就这样成立了。

第一桶金来的很快,有了资金,李一奎建了个1400平方米的口服液生产车间,将公司取名为通化白山制药五厂,这就是东宝实业的前身。

2 万事开头难,可是发现开头后更难。

早期公司还在摸索,镇脑宁胶囊、东宝肝泰片、脑血康片等,品种分散,业绩想要持续增长也比较难。1995年开始,公司进行重组人胰岛素的研发,1998年,公司自主研发的重组人胰岛素“甘舒霖”成功上市,当时全球只有美国和丹麦能生产基因重组人胰岛素,东宝的“甘舒霖”让中国成为第三个具备生产能力的国家。

虽然研发出来了,但是因为产能、生产工艺的限制,销售团队也没有跟上来,所以市场一直没有打开,之前的传统品种增长力小,利润也呈现下降的趋势。

直到2004年,李一奎请来了李聪。李聪当时是诺和诺德(上海)的销售主管,带着外企成熟的经验给通化东宝打了针强心针。诺和诺德本就是胰岛素鼻祖级的,都说“丹麦除了有童话,还有诺和诺德”,诺和诺德在胰岛素的地位是不可捍卫的,带着诺和诺德这么多年的深耕胰岛素的经验,李聪一手搭建了通化东宝的销售体系和团队,胰岛素也成为公司重点布局的业务板块。

新战略成效很快,2005年就开始放量,销售每年都在高速增长。

股价也随着开始躁动,一直持续到2008年,2009年公司战略确定聚焦胰岛素领域,便开始调整,清理坏账,营收大增长,但是因为洗坏账导致利润增速不明显,所以股价平平,直到2012年,公司将甘李药业的股权出售,2013年一次性清除了坏账,干干净净报表又重新上路。

这重新上的路,就走出了一条十年十倍股的路径,这一路少不了李一奎,也少不了李聪,这也是双双退位后,外界最担忧的点,然后这一路经历了什么成就了这个国内的胰岛素巨头,理解其路径,就不难理解老爷子在接班的问题上是如何的布局的了。

3 十年的故事里,少不了东宝和甘李药业的故事。

“甘李”二字,取自甘忠如和李一奎两人的名字,两个在北大读书的好哥们,毕业后走了不同的路,一个回乡创业了,一个海外研读,进入默克走常规的学术技术派。1994年创业的这个,将公司创到A股市场了,东宝集团名声开始起来,研发派同学甘忠如联系上,一个有技术,一个有资金,一拍即合。

离开大药企的甘忠如也创立了一个公司, 叫做通化安泰克生物公司。两个人的目标,做出中国自己的胰岛素。带着技术,1998年,甘忠如的通化安泰克和通化东宝合资创立了甘李药业,通化东宝持股41.5%,甘忠如掌握甘李药业实际经营权。成立甘李药业的目的就是为了后面的胰岛素研发和商业化发展,功夫不负有心人,1998年底,“甘舒霖”就研发出来了,甘忠如把权益卖给了通化东宝,通化东宝将其上市。紧接着,甘忠茹在2001年研制出第一个三代超速效人胰岛素赖脯胰岛素(速秀霖),2002年研制出第一个长效胰岛素甘精胰岛素(长秀霖)。

两家有个默契在,二代都在通化东宝手里,三代都在甘李药业下面。

刚开始产品出来,卖的并不好,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李聪加入通化东宝,为国产胰岛素的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有品种+强势的销售,通化东宝名声大噪,2014年营收先突破了3亿,2006年的时候已经增长至4.15亿元。有人说通化东宝做了比好的投资,投了甘李药业。

而甘李自己这边也没闲着。随着两个三代胰岛素的诞生,甘李药业也开始走向名利双收,甘精胰岛素(长秀霖)获批上市首年(2005年)就录得了1000万左右的营收。随后赖脯胰岛素(速秀霖)的加入,让甘李药业开始快速放量。2010年,甘李录得1.64亿元收入,净利3592万元,同年通化东宝的重组人胰岛素原料药及注射剂录得4.97亿元。

成效明显,自然开始也有人窥觊,2010年5月,启明创投战略入股甘李药业,注入1亿元资金,通化东宝的股权也被稀释到了29.43%。资本加入,只有一个意味,就是单飞的前兆。2011年3月17日,通化东宝公告,卖出所持甘李的所有股份,甘李将获得二代胰岛素的专利和专有技术,允许在42个月后上市;相对的,通化东宝将获得三代胰岛素的专利生产技术,同样也是可以在42个月后上市销售。

市场上各种说法云集,其实通化也有过对甘李进行全资收购的想法,但是甘忠如和团队单飞的意志坚定,其实从资本入驻就已经很明显了,正所谓“留下他的人,留不下他的心”,要走的人,怎么会留的住呢?

不管怎么说,通化东宝至少留下了“甘舒霖”,为后面打下积淀。

4

为了打造甘舒霖,2008年,通化东宝只有400个销售人员,其中胰岛素业务的只有200多人。2012年李聪就将团队扩大到500人以上,甘舒霖也开始重点开拓基层市场。

自从三代出来,市场上对二代的质疑声就没有停过,到现在还是一样。大家都觉得三代会取代二代,三代也出来很长的时间了,想说说不同的观点。

国内胰岛素行业每年还有个10%的增长,三代的增速会高于二代,主要三代有几个优势。

注射方式上,三代长效胰岛素可以比二代的中效胰岛素或者是现在的预混胰岛素每日少给药一针,而速效胰岛素可以在饭前很短时间内注射,起效快,也比较方便。但是不管是二代还是三代在降糖效果上没有特别明显的差别,只是在给药的次数和起效上有差别,且三代长效对于夜间低血糖风险也没有特别的改善。而三点的价格却高出二代3倍左右,所以各家药企对于研发三代都抱有很大热情,看看现在的研发管线就知道了,外企们也不放过三代这块地。

很多人说,对标美国,就是已经是三代为主流市场,二代早已被取代,但是国情不同,且医保覆盖力度不同,让两个国家不会在短时间内出现同样的格局。

2013年的第二版基药目录,二代胰岛素就已经进入目录,2017年的新医保目录,重组人胰岛素也从乙类转为甲类。保险不仅提升10~15%,基层的大面积覆盖才是更大的利润点在,毕竟在价格和给药方便上,人们会更趋向于麻烦点但便宜点。而以前二代的主要竞争对手诺和诺德和礼来都逐步将重点转向三代胰岛素,国产替代进口的份额不可忽视。

现在格局相对稳定了,也到了传位的时候了。这一路走过来不容易,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怎么守就是个问题了。

其实2018年下半年,李聪要离职的消息在市场上就有传闻,通化东宝的股价还大幅的下跌了一波,这个把销售带起来的灵魂人物离职意味着什么,市场上都很担忧。公司赶紧出来澄清,否认了这一说法。但从来都是“看你做了什么,而不是说了什么”。2018年5月,李聪就将销售团队进行新的布局,加入了张文海、韩凤军、张国栋三人加入,任命为公司副总经理,同样跟李聪一样,也是外企的销售背景出身,这已经开始为接班培养新的力量了。

2017年3月10日,公司公告,李一奎将所持有的东宝集团 7,770 万股(占比 30%)中的 4,600 万股股权分别转让给李佳鸿 2,300 万股和李佳蔚 2,300 万股;股东王殿铎将所持有的东宝集团 5,522.9 万股(占比 21.32%)中的 3,370 万股股权,分别转让给李佳鸿290 万股、李佳蔚 490 万股及其他三名自然人。李佳鸿、李佳蔚与李一奎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并就东宝集团日常决策事项与李一奎保持一致行动。

权益变动后,李一奎持有东宝集团的股份 3,170 万股(占比 12.24%);李佳鸿持有的东宝集团 2,590 万股(占比10%);李佳蔚持有的东宝集团 2,790 万股(占比 10.77%),通过此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把股权都安排好,2019年3月4日就公告,李一奎辞去东宝集团董事长职位,交由儿子李佳鸿(1988年6月3日生)担任集团董事长。同时,李聪也辞去上市公司的董事及总经理职务,由冷春生接任。

冷春生是通化东宝的老人了,1997 年毕业于吉林化工学院,毕业后(1997 年~1999 年)在通化东宝生物车间工作;1999年~2004 年,去甘李生物担任研发部经理; 2004 年后,回到公司负责重组人胰岛素开发,生产及制剂生产,同时负责基因工程药物其它品种的科研工作。作为看着通化东宝成长起来的老人,不管在业务上还是管理上都信的过,接班的过渡期,孩子年轻,需要老人来带,又不能让太有威望的老人来带,冷春生就是个很好的人选。

两个太子爷,拿集团的职权,不任上市公司的位置,这样对上市公司的运营不会产生大的影响,冷春生一边安了投资者的心,一边可以注入的新的血液帮二代接班,保证过渡期不会出现运营及管理上的矛盾和内讧,加上基药和医保的加持,给通化东宝放量助力,在不错业绩的前夕让二代接班,可以好好立起威望站住脚,老爷子也是用心良苦。

5小结

不同于创始人一步一步打下来的江山,现在的二代很多选择送出国外学习金融、管理专业,如何将实业踏踏实实做好,不同股权投资等高附加值、高回报行业赚快钱,是实业二代都要面临的挑战。

上一代60s的创始人都到了快接班的时间,企二代的舞台要开始了,李聪也说了2020年公司会注入新的血液,新的血液后将如何创新改革,轮到二代们走出自己新的路了。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