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氏牵手Spark,打开基因疗法新世界

2018年的医药界,辉瑞、诺华、罗氏等大巨头们在一系列的人员、部门调整后,进入疯狂并购模式。新基收购Juno涉猎基因治疗领域,武田大手笔联姻夏尔,进军罕见病领域,各巨头百花齐放,好不热闹。己亥年刚过,罗氏抢下开年第一棒,50亿美元收购基因疗法明星公司SparkTherapcutics。公告一出,Spark开盘直接高开,收在120%的涨幅。市场这么支持的Spark到底魅力何在呢?

1

Spark何许人?

先来看下这个deal,罗氏会以全现金形式对SparkTherapeutics进行收购,收购价格为每股114.50美元。这相当于完全摊薄后的总股本价值约48亿美元,其中包括预计收盘时预计净现金约5亿美元。每股价格相对于Spark于2019年2月22日的收盘价溢价122%。

什么概念?收购方案出来前(2月22日),Spark的市值仅有20.13亿美元,罗氏以溢价1.2倍的价格进行收购,股价就给你一波打到1.2倍,稳稳的。

罗氏一直在寻求基因治疗上的突破,终于迈出了这一步。何为基因疗法?基因疗法是有望治疗那些由基因缺陷引起的遗传性疾病,所以各家制药巨头们都在试图在这一领域开拓自己的领地。罗氏此次出手收购的spark,主要是聚焦在血友病方向,已经获得FDA批准的第一个基因疗法Luxturna。

作为唯一一家在美国实现遗传病基因疗法商业化的公司,Spark头上的光环一直不少。2012年在美国费城成立的Spark,目前的疗法研发管线中除了遗传性眼疾外,还有治疗血友病、溶酶体贮积症,和神经退行性疾病。Luxturna为Spark先打了头阵。Luxturna主要是JeanBennett博士领导,宾夕法尼亚大学Perelman医学院和宾夕法尼亚州Scheie眼科研究所的Kirby眼科学教授,以及负责CCMT的KatherineA.High医学博士(现任Spark的总裁兼研发主管)都参与了这个项目。

JeanBennett博士所在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是基因疗法研究早期的机构之一,JimWilson博士是当时走在前列的基因疗法leader。但是在1999年的时候,Wilson博士的临床试验中,一名18岁的男生JesseGelsinger因为新的疗法引发的免疫反应而去世,受这件事情影响,基因疗法一度陷入停滞状态。

JeanBennett博士没有放弃,美国NIH也愿意JeanBennett资助,2000年的时候,在小狗的身上得到了突破,试验的小狗是因为RPE65基因上出现的突变而导致失明,给他们进行了基因疗法的注射,两周的时间过去后,小狗们的眼睛竟然可以重新看见。这一次的临床试验,给了JeanBennett突破性的进展。

(图:JeanBennett博士与狗狗)

一般遗传性视网膜致盲的疾病,会是两百多种不同基因中的某位突变而导致的,RPE65基因突变的患者,开始会是夜盲,眼球呈现无意识的震颤,眼部外周的视野变为模糊后失去,到中间视野也无法看到,最后变成完全失明。在美国,估计有1,000至2,000名患有RPE65突变的患者,每年新增10~20名,欧美加上环太平洋地区大概有6000名左右的患者。

虽然在小狗的身上得到了突破,但是研发的道路总是缓慢的,直到2013年,才有了新的突破,第一批参与临床试验的小孩ChristianGuardino重见了光明,而在2017年的“America’sGotTalent”上,Christian用歌声表达自己欢愉的情绪,同样也为同样病症的同伴们带来了希望。同年,FDA正式获批了这款治疗遗传性眼疾的基因疗法,造福于饱受RPE65突变而失明的患者。

Luxturna的机理是,RPE65基因负责产生蛋白质,使光受体在视网膜上工作,从而使得重获视力。为了恢复这些蛋白质的生产,RPE65基因的修正版本可以通过一次注射就能被传递,使用一种基因工程的良性腺相关病毒将这些基因携带到视网膜,临床显示在几周内,病人的视力就能开始得到改善。

2

其他的沃土在哪里?

2017年11月17日,FDA罗氏获批了罗氏的Hemlibra(艾美赛珠单抗注射液),主要是用于治疗凝血因子VIII抑制物的A型血友病患者,是一种重组人源化、双特异性单克隆抗体,可代替活化凝血因子Ⅷ的辅因子活性,促进FⅨa对FⅩ的活化,从而导致凝血酶的生成显著增加,使FⅧ功能障碍或完全缺乏FⅧ的A型血友病患者的出血部位达到止血。

Hemlibra一上市就势不可挡,2018年获得2.24亿瑞士法郎(合2.24亿美元)的收入,仅在2018Q4就占了一半左右,主要是得益于FDA在10月份批准了对非抑制剂患者的治疗,杰富瑞(Jefferies)分析师目前预计Hemlibra在全球的最高销售额可能达到55亿美元。

这样的一个大品种,罗氏必然要好好把握,而此次收购的spark,除了明星Luxturna外,血友病也是重攻的领域之一,管线中血友病产品就可以很好的跟罗氏的Hemlibra做补充,让罗氏站稳血友病这个市场。

SPK-9001主要是针对血友病B,血友病B属于缺乏功能性FIX导致的凝血功能障碍,凝血因子有肝脏细胞产生,如果肝脏细胞编辑FIX蛋白发生基因突变,血液中FIX的含量低于1%,就会导致血友病B的形成。患者会出现自发性出血,导致关节或者肌肉内出血等现象。以2016年的数据,全球大概有3万名患者。另外公司的SPK-8011是针对血友病A的治疗,这两个产品均已进入临床III期阶段,SPK9001预计在2019年会完成临床III试验,SPK-8011会在2019年下半年完成III期临床试验。

除了这两个产品外,Spark在血友病领域还布局了SPK-8016,用于血友病a抑制剂人群,目前在1/2期临床试验,还有针对脉络膜血友病的SPK-7001,也在1/2临床试验。

在基因治疗领域,其他巨头们也是虎视眈眈,快打加鞭,小而美的BambooTherapeutics在2016年被辉瑞收购,主攻腺相关病毒AAV(adeno-associatedvirus),正在与Spark合作开展血友病B基因治疗项目SPK-9001的合作。诺华在基因治疗领域也一直雄心勃勃,在2018年1月的时候,就与Spark签署了许可协议,拿到了Luxturna在美国以外市场的独家权益。Spark自己保留美国市场的开发和商业化权利,现在落到罗氏头上了。

3

小结

免疫疗法后,基因治疗又被摆在了热门的台面上,接下来,百花齐放,各大巨头们将如何造福人类,值得期待。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