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IP的罗生门,世纪华通的"劫"

作者 | Lampredotto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01


今年世纪华通的关注度上来,主要是因为冯柳。从世纪华通的大宗交易纪录来看,冯柳最早买入世纪华通是在今年的1月22日,通过国信证券深圳振华路账户买入了3250万股,约3.78亿元。之后的两个月内,又断断续续通过大宗交易继续增持,并参与了世纪华通的定增。

根据世纪华通4月份的定增公告,冯柳所管理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参与了这起定增,申购金额达9.3亿元。定增完成后,高毅邻山1号远望的持仓比例将达到4.82%,接近于举牌。

冯柳通过定增购入了约8108万股,定增价为11.47元。通过大宗交易总共购入了24073万股,平均价格为10.67元。简单计算可以得出冯柳的成本价大概为10.87元。所以,若以今日收盘价来看,世纪华通已经跌破了冯柳的成本价。

从过往历史看,以如此大仓位重仓的票,冯柳极少失手。虽说现在谈论胜负,还为时过早。不过,这件事至少告诉我们,作业不能乱抄。


02


我们也曾对这只冯柳重仓的公司进行了重点跟踪。业绩确定性强,又是A股游戏公司中的龙头,但估值就是起不来。这种一眼看上去不错,估值又低的股票,有可能是市场犯的一个美丽的错误,也可能是个价值陷阱。

世纪华通的问题在哪儿?问题的关键就藏在这密集的子公司诉讼里。

去年世纪华通完成对盛趣游戏(前身为盛大游戏)的收购,盛趣游戏给世纪华通带来的,不仅仅是增厚的报表和丰富的游戏库,还有一堆诉讼和围绕着"传奇"版权的爱恨纠葛。

为了便于理解,先简单介绍下背景。

《传奇》这个经典游戏IP,由韩国公司Actoz(亚拓士)推出。2001年7月,盛大网络的老板陈天桥花了30万美元与亚拓士签订了一年《传奇》在中国的代理权,将《传奇》引入中国,这个孤注一掷的决定,既成就了盛大网络,也成就了亚拓士,开启了一个时代。

2000年,传奇IP的创造者从亚拓士出走,并创立了娱美德公司。双方约定共同开发传奇IP,并共同享有传奇的软件著作权。"共同开发"、"共同享有",在当时的情境下看上去很合理,但也为后来的版权纠纷埋下了种子。

最初,娱美德与亚拓士的矛盾主要集中在收入分配上。之后,由于盛大的卷入,让矛盾更为复杂。亚拓士将中国地区的独家代理权授予了盛大游戏,先后几次续约。后来,盛大直接收购了亚拓士,也名正言顺的获得了传奇的软件著作权。但不要忘了,此时娱美德还握着另外一半的著作权。

由于不满足授权收入分配,娱美德开始在中国授权其他游戏公司开发传奇IP,这直接触动了盛大的蛋糕。而盛大收购亚拓士后,不仅开始积极开发传奇IP价值,开发了《热血传奇手游》、《传奇世界手游》等手游,也将传奇IP授权了国内多个游戏公司进行开发。


03


利益是矛盾的源泉。双方的矛盾愈演愈烈,盛趣游戏认为娱美德的授权未获得亚拓士许可,侵犯了权利,娱美德也认定亚拓士与盛趣游戏之间授权、盛趣游戏授权第三方开发也不合法。于是,双方开始频繁就传奇版权互诉。

盛趣游戏和亚拓士作为一方,分别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杭州中院、无锡中院等提请诉讼,控诉娱美德侵权。而娱美德和韩国传奇公司作为一方,也分别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首尔中央地方法院、ICC(国际商会国际仲裁院)等提请诉讼。

在世纪华通2019年的年报中,仍有三十余个双方连带第三方围绕着传奇IP的未决诉讼/仲裁。别看有这么多,诉讼焦点就三个:1)2017年,亚拓士与盛趣游戏签订的传奇版权展期协议是否合法;2)盛趣游戏是否有权利开发传奇IP,如开发手游、开发传奇类游戏等,并且授权第三方使用;3)娱美德是否有权利在中国市场授权其他公司开发传奇游戏。

诉讼结果如何呢?目前看是各有胜负。问题的关键还是之前提到的"共同享有著作权",这就意味着,任何一方单独授权都是对另一方的侵权。目前看,已经下来的判决也基本支持这个结论。

那么,传奇IP的终局会走向何方,对世纪华通有何影响呢?

最乐观的假设下,解铃还须系铃人,双方意识到,与其这样耗下去,还不如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这个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何其难也。毕竟只要有利益,就存在分配不均的情况。

中性假设下,如果法院认定双方的单方面授权都是侵权行为。例如,在2018年底和2020年北京知识产权分别认定了《传奇霸业》页游、《传奇世界》页游和《金装传奇》侵害了《热血传奇》的著作权。

对世纪华通的影响,主要是传奇IP的授权收入。根据公司公告,2018年,传奇IP的授权收入约占当期营收的10.6%。其中,除了《传奇世界》手游为公司自研,其余游戏均为授权第三方公司,如《龙腾传世》是授权给了贪玩游戏,《传奇霸业》手游是授权给了三七互娱。

公司预计授权给第三方的网页游戏收入为8674.6万元,假设《传奇霸业》手游授权收入不变,则对公司2020年的营收影响为1.3亿元。

最坏的情况是,按照ICC的仲裁结果,2017年的《展期协议》无效,且任何游戏衍生作品和给第三方的授权无效。也就是说,不仅第三方授权无效,公司运营的《热血传奇》、《传奇世界》等端游,《传奇世界》手游、《热血传奇》等手游均涉嫌侵权,并且还要付一笔不小的侵权费。

这对世纪华通而言,不是一个好消息,因为传奇IP是盛趣游戏最重要的IP。根据公司公告,2018年自主运营游戏中,传奇IP游戏有《热血传奇》、《传奇世界》、《传奇3》、《传奇永恒》,合计收入约8亿元,占自主运营游戏收入32.4%。授权运营游戏中,传奇IP游戏主要有《热血传奇》手游、《传奇世界》手游、《屠龙世界》手游、《传奇世界3D》手游等,合计收入约10.3亿,占授权游戏收入比例为55.3%。

也就是说,2018年与传奇有关的游戏收入占当年盛趣总营收的42.5%。而这部分收入都有可能受到ICC仲裁的影响。

当然,这是其中一种可能性。实际上,2018年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曾作出相反裁决,且2019年12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也驳回了娱美德的诉讼请求。密集的互诉和相互矛盾的判决交织,让围绕传奇IP的争议俨然成为罗生门,这也是世纪华通不得不渡的"劫"。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