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女性:爱情可以晚点来,但房子不行

作者 | 小肥

来源 | 格隆汇楼市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年入5000万的papi酱,因为让孩子随了父姓,被暴躁网友骂上热搜,称其不配做“独立女性”。

(图源凤凰weekly)

事实上,社会对女性的严苛远不止是这些。因为对房子的敏锐和执着,无数女性被痛骂拜金、物质和社会蛀虫。

但从中国近十年的房价涨势来看,大多数人都要感谢那个逼自己掏空积蓄、背上房贷的女人。

从黑着脸要求女婿掏出房产证,到拎着丈夫的耳朵走进售楼处,女人们在买房这件事上,总能表现出惊人的决心和胆魄。

数据显示,2017年女性购房占比达到46%,到了2019年,该数据上升到52%,反超男性。

其中,独立购房的女性占比达到38.8%,与另一半共同购房的女性中,81.5%的女性认为自己掌握决策权

现在,大数据正在透露一种新的趋势,越来越多的女性决定绕过男人和婚姻的桥梁,独自奔向实现精神独立和财务自由的买房之路。

85后

“掌握生活的主动权,从买房开始“

母亲节,32岁的叶子(化名)早早送上祝福的同时,喜提母亲的日常催婚,“明年你也该过节了”。

如果是早几年,叶子肯定又要为此争辩几句,但是现在,她娴熟的翻了几个白眼,准备去做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把租了三年,亲手翻修的房子买下来。

(叶子在车公庙附近的房子,一口气签了3年)

叶子,88年,资深HRBP,业务能力过硬,凭本事单身至今。但是碍于家庭压力,人生某段时间“面过的相亲对象和应聘者数量不相上下”,幸运的是,她在这个痛苦的过程中发现了问题的本质。

催婚无非是因为他们认为一个女人独自在大城市打拼不靠谱,那我要做的就是用实际行动证明,我有能力在这个城市过得好,不需要看别人脸色。”

(贝壳调查显示,超过50%的女性第一套房是靠自己或父母获得,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加,独立购房比重增加,依靠父母的比重显著下降。

另一面,同样85后的刘慧(化名),更早从母亲那里明白了独立的甜头。

2014年年末,深圳正在楼市躁动的高峰,刘慧的妈妈每天都在街上收到中介的传单,索性没事就出去看看房子,碰到不错的就留下刘慧的电话。

(2014年 深圳街头 一名中介在街头发卖房传单  图源 财新周刊雨歌)

连续的电话轰炸和来自老母亲的反复催促,硬是让当时20多岁、从未想过买房的刘慧痛下决心,在2015年1月初就签下购房合同。

因为首付预算只有20万,刘慧没有太多选择,考虑到自住,她最终选择了清水河附近的一套二手房。总价62.5万,47平,月供2000多,占当时收入的一半。

(2020年5月,清水河二手房均价达到4.7万。图源贝壳找房)

“我觉得是搭上了末班车,深圳楼市最后的疯狂。不到一年就翻倍了,现在165万轻松卖。”

在刘慧看来,买房这件事,除了实际的资产升值,更给了她赚钱的劲头和想法,既是压力也是底气。

“手上有了这一套,就想着如何能再多挣一套。如果我连一套都没有,可能一辈子就会困在买不起深圳的房子这个想法里,那就从头到尾什么都不会有。”

对于现在的刘慧来说,每个月2000多元的房贷已经丝毫不影响生活,她心里盘算着,看准机会,一定要在深圳再买一套。

90后

”我只是先给自己一个家“

真正站在30岁的门槛上时,静静(化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狼狈,尤其是躺在自己买的小房子里,她甚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

静静,90年,自称“卑微的互联网民工”,工作七年,对外声称部门主管,但手下也就3、4个人,时常要带头贯彻996精神。每天被行业竞争压力和大龄未婚身份双重压迫,挣扎许久之后,她选择向家庭妥协,先解决个人问题,但结果出人意料。

(图源乐有家)

静静和男友都是湖南人,2013年毕业来到深圳,“我和他是亲眼见证了龙华从2万多涨到7万多,最后悔的就是没把当时租的那套房买下来。”

但男友并不这样想,他觉得深圳房价都是泡沫,与其高位接盘,不如回湖南老家置业。两人为这件事不大不小的“激烈讨论”过无数次,直到准备结婚,才彻底说出彼此的真实想法。

“我来深圳就没想过再回老家生活,可他一直在想退路。”当两个家庭在生活观念上有无法调和的矛盾,在男友和深圳面前,静静选择了后者,独自面对30岁的焦虑。

“深圳有这么多房子,有一套是我的该多好。”

虽然很早就想到要在深圳扎根,但静静开始独自看房纯属偶然。

2019年年初,一位中介突然给她打电话推荐一套总价不超过400万的房子,这让她很意外,她一直以为深圳的房子很贵,贵到靠她自己只能这辈子都租房住。“后来我就上网找总价300万以内,有地铁、有电梯的房子,没想到一搜一大把。

(图源贝壳研究院)

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2019年,深圳二手房成交总价中位数为368.7万,其中罗湖、龙岗、盐田、坪山和大鹏的总价中位数低于300万。

具体来看,总价200-500万是深圳二手房成交的主流,占比达到60%左右,60-90平户型创下近年来的新高。

断断续续看了三个多月,静静最终选择了罗湖的一套小两房,首付不到100万,父母承担了大半。因为业主一家准备定居香港,家具和电器都以相当低的价格转让,静静办好手续就实现了真正的“拎包入住”。

“不买房都不知道以前这么能花钱!”静静的房贷占工资的一半左右,这也是她负债的极限,“旅游之类的就完全不想了,每天只想着如何升职加薪。”

(图源贝壳研究院)

虽然买房掏空了积蓄,还失去了姐妹们的聚会、喜爱的服饰包包,以及每年雷打不动的旅游,但静静走在深圳的街头,内心从未如此有底气。

“我突然意识到,以前折磨我的并不是作为一个女人对青春逝去的恐惧,而是作为一个来深圳奋斗的年轻人,这么多年居然还是一无所有的不安。”

五一假期,静静看着朋友圈里的“报复性消费”,其实也有一点点柠檬心态,但在床上舒服的翻个身,又觉得一切都值了。

95后

“帮房东还贷不如给自己还“

相比前辈们的大彻大悟,对95年的多多(化名)来说,买房这件事更像是一次不后悔的冲动。

多多,95年,房地产从业者,毕业第三年,因为舍友搬家,无房可住,索性在深圳买了一套。“前一天才说第二天要去看房,第三天就签合同了。”

(图源麦田房产)

多多解释,这并不是一个富二代有钱任性的故事。她原本只是打算独自租一间4000元/月的单间,但没想到周边的符合条件的房子均价都达到了5000元。

“这差不多就意味着我要拿出每个月薪水的一半甚至更多来交房租,替别人供楼。”

(2020年4月50城租金收益率 图源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

虽然深圳租金水平在全国名列前茅,但大数据显示,深圳租金收益率仅1.3%,对于大多业主来说,“以租养贷”只是一场梦。

既找不到合租的室友,又没有符合预算的单间,本身从事房地产行业的多多,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二手房源数据显示,总价200万、近地铁的房源多达900多套,多多跟妈妈从罗湖一路看到福田,还真在梅林找到了心仪的房源——30多平,总价179万,月供6000+元,仅比之前的租金预算高1000元。

(图源贝壳找房)

深圳有许多类似30平左右的小户型,面积虽小但功能齐全,成为年轻人在高房价城市上车的重要途径 。

(图源贝壳研究院)

贝壳数据显示,在交通便利、配套齐全的原关内区域,40平以下的迷你户型在二手房市场占据着不可忽视的比重。

虽然父母承担了买房的大部分压力,但多多也立即缩减了自己的开支,“不敢裸辞,去超市都只敢晚上八点半以后,尤其买肉都买打折的。”

当然,和大多数女性购房者一样,多多也在买房的压力中获得了安全感。尤其是今年这场疫情,从租客变身业主的多多,完美避开了那些让人难过的遭遇,回深圳对她来说更像是一种“回家“。

(多多的小猫 受访者供图)

2020年,当同龄人还在享受自由的快乐,早早成为“房奴”的多多,给“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添了一位新成员,也喜迎了自己的新身份——“猫奴”。

现在,她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是真的扎下根了。

结语

去年,一部《82年生的金智英》,让人们感受到了家庭女性的可怕处境。今天,不靠男人吃饭的papi酱,也没能逃过网络暴力。

但显然不同的是,papi酱有反击的勇气和实力。这份力量来源于她自身的能力,也包含家庭的鼓励。

事实上,即使是强调男女平等的今天,女性买房仍然要面对来自社会、家庭和伴侣的诸多不理解。

但无论是“不愿将就”的叶子,还是忍痛离开“一直在想退路”的男友的静静,女性从未将个人独立和组建家庭放在对立面,而是通过不断充实自己,去掌握更多的选择权。

“我理解时代变了,女性‘进化’了。一场可持续的婚姻势必依赖于双方都强大的根基。”

男性与女性,独立与家庭,从来都不是对立面,而是一起呼吸的生命共同体。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才会一次次的举起言语的武器。

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独立女性,学会对偏见一笑而过。

应受访者要求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