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磊对话黑石集团苏世民:最好的投资就在当下,就在中国

来源:高瓴资本(ID: HillhouseCapital_CN)

作者:高瓴资本

导读:

4月10日晚,高瓴资本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受邀出席黑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苏世民(Stephen A.Schwarzman)新书《苏世民:我的经验与教训》线上发布会,与苏世民先生进行了一场精彩对话。

发布会主题为“2020,市场破局与投资趋势”,两位嘉宾就应对危机之策展开话题,张磊表示,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就在当下,现在就是重仓中国最好的机会。苏世民亦认为,疫情过后,中国会是全球恢复最快、最好的国家,在未来世界蓝图中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在教育和公益方面,张磊和苏世民的理念也不谋而合。“教育是永不需要退出的投资”、“教育是人们通往更好生活的一本护照”,分别是两位投资人向教育和人才培养倾注大量心血和精力的真实心态写照。

以下为对话节选。

1.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危机?何时能够触底反弹?

张磊:很高兴在这样的特殊时刻和您对话。首先,我想问一个问题,关于如何应对这场疫情引发的危机,您能否给企业家们一些建议?黑石集团是怎样做的?

苏世民:首先,必须确保资金充裕。作为企业家,一定不能懈怠,要做好打攻坚战的准备。

第二,照料好自己的员工,因为他们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

第三,密切观察全球趋势,对新事物要有深刻的分析和认识,我们才能真正进步,抓住适合的机会。不过,一定要首先确保当下的业务稳定,再去观察危机后的新趋势。

张磊:我非常同意您的观点。在和企业家们交流时,我也告诉他们两个原则:

第一,stay in the game(活下去,留在牌桌上)。只有一直在场,你才能看到更多,总结更多经验教训。第二,记住第一条原则。

我阅读您的著作时看到,每一次遭遇危机时,您都有全新的想法,能够创造新模式,这给很多人带来启发。能为我们介绍一下,这次危机会带来什么吗?

苏世民:我们要像医生一样诊断危机带来的影响。如果能在其他人之前发现问题、修正问题,就能够抢占先机。

同时,也要从各个维度思考,危机之后人们会有什么样的需求?我们看到,安全威胁越来越多,关于安全感的需求也正越来越显著。所以我认为,找到了能持续为人们提供安全感的方式,就能够持续赢利。

2.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就在当下

Question:目前的经济周期中,我们处于什么阶段?有哪些投资前景?

苏世民:现在,还有很多有价值的方向可以挖掘,比如美国房地产,大家在买房方面还有很多需求,很多报告也显示,房地产行业仍有较好前景。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高科技投资的机会,比如在线学习和远程技术,都是热门行业。还有虚拟现实技术,受疫情影响,现在很多人在家隔离,减少了实体接触,但是通过高科技,我们可以更真实地体验、感知这个世界。

张磊:我想补充一点——最好的投资机会就在中国,就在当下,现在就是重仓中国最好的机会。  

苏世民:疫情过后,中国会是全球恢复最快、最好的国家,在未来世界蓝图中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中国政府在恢复正常社会秩序这方面的工作十分有成效,但是有些国家还处在慌乱阶段,特别需要中国供给物资。所以我觉得,中国在疫情之后会非常有前景。

张磊:许多西方国家都面临着负债和人口问题的巨大挑战,中国虽然也面临老龄化问题,但也蕴藏着巨大的需求潜力。比如城市化进程中,人口从农村到城市的内部迁移,仍会刺激经济增长。

我认为,中国还有很多潜在的机会:

一是科技创新企业。消费互联网或者移动互联网阶段,比如腾讯、百度、阿里巴巴、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公司,都发展得很快。科技企业们下一步要做的,是利用技术让生产力更加高效,以科技推动产业创新变革。我们最近成立了高瓴创投也正是关注这个方向。

二是医疗产业。虽然现在还在起步阶段,但是我们的社会保障网络里最关键的一部分就是医疗,其中蕴藏着无限的需求。

实体企业转型也是一个重要的命题。比如百丽、格力电器等企业,都在不断拓展渠道,把线上、线下结合在一起,用数字化的方式,更好地和消费者沟通。我们需要用技术帮助传统企业进一步升级、转型,同时让技术从一个颠覆者变为和谐再造者,让更多的企业、更多的人享受技术进步的红利。高瓴也愿意与这些公司一起拥抱变化,向新兴科技敞开怀抱。

3.不要受短期的波动困扰,做时间的朋友

Question:现在,一些公司面临信誉危机,能和我们分享这方面的看法吗?

苏世民:对投资人来说,我们肯定不会被暂时性的、短期的波动困扰。

张磊:我们需要关注长期价值,而不是简单的创造概念。长期的标准包括时间,也包括价值创造。投资要做时间的朋友,我们看待商业模式时需要关注,时间是你的朋友,还是你的敌人?伟大的公司都关注长期价值,例如亚马逊,他们关注十年、二十年的产品价值,而不是短期内是否能挣钱。

同样,我们要问自己,你能为市场带来什么价值?比如,我们关注到一些会议平台公司,他们一开始可能不挣钱,要花很多时间才能构建起商业版图的闭环。那我们就要思考,时间是否是你的朋友,这种商业模型如果能为经济、社会创造可持续发展的价值,那社会早晚会奖励这些创造价值的企业。

我对于中国的科技投资仍然非常兴奋,一是因为中国的创业者富于创新意识、拥有无穷的企业家精神;第二,我们的消费者乐于接受新概念,愿意尝试新东西,这足以支撑这个行业的持续创新和繁荣。

从您的书里看,我们似乎看到一个悖论,您坚持投资的一致性,这看起来似乎有些保守,但同时您也提到有时候要做很多冒险的事情,也提到做企业家有时候意味着要承担失败。这一点我也心有戚戚焉。某种意义上,我们需要两者的结合,投资要谨慎,但作为企业家,也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去追求卓越。我们是企业家,碰巧成为了投资人。

4.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

Question: 现在,很多企业家会做公益,这会极大推动社会公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上也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苏世民: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慈善文化。比如美国一直有非常强大的捐赠文化,商界会捐助医院或者其他公益机构。在中国,当人们变得越来越富有时,也会致力于奉献,帮助那些陷入困境中的人们。做公益帮助别人,这是了不起的事情。

张磊:在中国,现在慈善捐赠越来越多,这是非常好的事情,能带动更多人在他们事业发展的不同阶段,思考如何把自己的成功与更多人分享。

我想提醒大家,不管慈善的动机是什么,具体做哪些事情,只要这些事情是与更多人分享,不管多寡,我们都应该鼓励。每个人做慈善的兴趣和出发点都不一样,有人对教育感兴趣,有人对医疗感兴趣,有人对扶贫感兴趣。不管什么领域和角度,只要他的所作所为能帮助社会,触及到一些社会不能完全解决的问题,那么他们做的就是好事。

从这点来讲,苏世民先生做了很多好事。他对教育非常有激情,比如对麻省理工学院进行了大量捐赠,建立人工智能学院,资助牛津的人文研究。我经常讲,教育是永不需要退出的投资,因为我们每一个人都是”lifetime learner”(终身学习者),只有教育是能够最好的、长期地改变每一个人命运的投资方式。我也相信,教育可以从根本上改变人的生活,所以我在中国人民大学捐赠成立了高瓴人工智能学院,也捐助支持了西湖大学。可以说,我和苏世民先生对教育都有一种激情。我们都毕业于耶鲁大学,中国第一个留学生容闳也是去耶鲁大学学习的,苏世民先生在清华大学创办了学院,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轮回。这说明教育能给更多的人带来机会,给年轻人打开一扇窗的话,那么他们有更大的机会来回报社会。

苏世民:不论在中国还是西方,教育都是人们通往更好生活的一本护照。教育程度越高,就越容易谋生。举个例子,在美国我帮助了大概一千名贫穷学生,帮助他们接受更好的教育,他们完成学业以后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表现比一般美国人更好。

在我离开世间的时候,我希望这是一种可以循环、继承下去的善行。我希望我们当下创造的财富,能用于更有意义的事情。

张磊:我的儿子今年十几岁,他也对您的新书很感兴趣。您的书中提到了诚实、热情,也提到了自己的大学生活,能给年轻人很多帮助和建议。在创办公司的过程中,您如何发现和培养人才?

苏世民:我一直在总结公司有今天成绩的原因。比如,我们需要那些不仅聪明,而且能够保持情绪稳定的人。在共事过程中,要找到那些坚韧、灵活、有冒险精神,而且能够坚持做自己事情的优秀人才,跟他们合作。

张磊:可否分享您和同事们共事的经验?

苏世民:对年轻人,要信任他们、培养他们,让他们能够更好地发展。

张磊:您的故事也一直激励着我,我们都非常喜欢读您的书,谢谢。

苏世民:您的公司非常优秀,很愉快能和您对话,一起共度美好时光。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