甬兴,宁波金融往事

作者:金融小包总

来源:金融小包总

一朝卷起江湖风云,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近日发起设立的甬兴证券拟接盘华信证券资产。天一证券被光大接盘,宁波痛失券商牌照事隔13年后,终于再次出现一家宁波本土券商。天一取名自天一阁,更多代表的是宁波引以为豪的历史和荣耀;甬兴顾名思义,更多是依托于、寄托了宁波和宁波金融人朴素的守望和期待。

失意于金融

宁波这座城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感,但倘若把四大计划单列市放在一起对比,宁波最突出的特色就是本土民营制造业企业众多。浙江省内,比之这几年耀眼的杭州,宁波少了一份互联网独有的创造力和活力,但多了一份踏实;比之绍兴,暴雷的企业连片,宁波的企业少了些躁动,多了份制造业的坚持,底子更好;在浙江省内,和宁波最像的城市只有台州。

宁波踏实,有实业的文化,也有民营的土壤。

表一:计划单列市上市公司(办公地址口径)

四大计划单列市中,青岛产业结构以大国企主导,如青岛港、海尔、青岛啤酒等,中小民营企业云集在商贸领域,如对韩贸易;

大连的产业结构积重难返,重工业不振,产业结构又单一,民营主体活跃度低,此前一度活跃的软件行业也不过是为日本做外包,经济可谓失去二十年;

厦门是幸运之都,风景气候得天独厚,养人宜居,产业层面从互联网到制造业发展的多不错,但厦门可以说不是厦门本地人的厦门。在厦门走一走,从台商投资开发区、到大唐中心,再到云集了泉州服装品牌的写字楼区,厦门经济上是台商、闽商的厦门。

图二:计划单列市人均GDP和工业总产值对比

除扎实的制造业基础,众多的民营上市公司主体外。炒股不跟解放南,纵是神仙也枉然,宁波的游资,从徐翔、马信琪、胡斌、周国夫到朱彬,无不是资本市场中的大佬级人物。

图三:计划单列市2018年证券交易总额

金融是实业和资本活跃度的映射。宁波的金融业整体发展情况,不论是证券交易总额,还是存款,贷款规模,和保费规模,也是位居四大计划单列市和全国前列。本土机构中的宁波银行,不论资产规模还是盈利能力多位居四大计划单列市本土金融机构的榜首,强于厦门银行(第二大股东系台资富邦集团)、厦门国际银行;青岛银行、青岛农商银行;大连银行(东方资产入主)。

图四:计划单列市存贷款规模

唯一痛惜的就是13年前,宁波痛失券商牌照后,一直没有本土券商,这和宁波拥有大量民营上市公司和活跃的游资氛围不相匹配,实在为憾事。

2

往事一杯酒

上海有外滩,宁波也有。

 

民国的宁波帮纵横上海滩,道不尽的江湖事,已成黄土。1979后的宁波一朝风云起,却再也没有停歇过。

宁波第一家上市公司叫中元股份,主营金属切削机床,1993年就在深交所挂牌,称甬中元。6年后这家公司资产重组,改名宁波成功信息,称甬成功。2009年该公司再次重组,更名为荣安地产。这是一家老牌的浙系房企,成立时间早,布局以浙江省内市场为主,今日杭州钱江新城的核心地段仍有一座荣安中心。可惜这个公司混乱的管理层内斗让其错过了一波波的机遇。

浙江民营企业大多是低端制造业起家,赶上房地产前几年的长周期景气,就凭借本土市场的资源积累,在当地搭着顺便做地产,如温州的中梁、新湖;绍兴的祥生;杭州的绿城、滨江、德信;宁波的银亿、奥克斯、雅戈尔;嘉兴的佳源;台州的伟星;金华的新光等等。比之闽系,粤系的崛起,浙系在做房地产这块的格局始终不大,依托浙江这个房地产大市场却没有出现一家全国巨头。

但地产做不好不打紧,是好事情。宁波民营上市公司群体中头部的申洲国际、舜宇光学就没有地产属性。申洲国际虽然做的是服装代工的生意,但已经成长为国内上市服装企业中总市值最大的企业,和安踏并列。舜宇光学上市12年来,市值增长200余倍,而今已经是国内光学行业的巨头企业,随着国内消费电子国产品牌的崛起以及国产替代的趋势,舜宇仍旧处在高成长的赛道上。

宁波上市公司中除申洲国际、舜宇光学外,宁波银行的优秀可谓誉满资本市场,不仅有着优秀的各项财务指标,而且股价一路长红,年初至今涨幅就有77.22%,可谓银行股中的白马。

业内谓之“大波行”,宁波银行的优秀,表明看是机制的灵活、公司治理和股权结构的合理,但背后根植的是宁波强劲的民营制造业基础,以及活跃的区域金融环境和资本文化。

宁波活跃的资本文化也有用在偏门上的,比如很早就上市的老牌民营甬企,雅戈尔、杉杉集团、奥克斯。制造业起家,但什么热门就并购什么,目前的主营业务基本已经是偏离初心。

雅戈尔大概是最典型的,集团层面搞地产,上市公司层面把自己玩成了一只共同基金概念股,热衷于在二级市场炒股。

杉杉集团不要太潇洒,它的转型还算成功,90年代就一句广告语全国妇孺皆知,曾经是誉满全国的服装品牌,而今主营业务却是新能源和新材料,已经是锂电池原材料行业的霸主。

比之雅戈尔盘子还玩的动,杉杉集团转型还算成功,老牌的甬系上市房企银亿股份是最悲情的。老板做地产出身,自带宁波人特色的“实业情结”,从房地产主业转型做制造业,斥资120多亿元收购3家国外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最后受累车市不景气,资金链绷不住。最后虽然银亿倒下了,但意想不到的是却赢得很多宁波人的尊重和同情,这在其他地方大概是想象不到的温情和区域实业文化。

图五:宁波上市公司(横是市值/纵18年的ROE) 

实践证明,区域内的民营上市公司越多,越容易传播和印刻资本的文化,而不同的区域会有着不同的资本文化。

为数众多的上市公司,是宁波资本市场和金融的基石。不但给游资的活跃带来了极好的土壤,比如敢死队教主、一代传奇徐翔,也给本土金融机构提供了快速成长的平台。

新世纪之初,宁波就曾经有一家券商,利润总额排进了全国前十,成为一家全国性的大中型券商。这家券商有着极其宁波特色的名字,叫做天一证券,天一就是宁波的标志性建筑,我国古代最著名的藏书楼-天一阁。天一取名,更多代表的是宁波引以为豪的历史和荣耀;而今的甬兴证券,甬兴顾名思义,更多是寄托了宁波和宁波金融人朴素的守望和期待。

2003年那波熊市的伊始,依托宁波活跃的交易文化,天一证券一开始并没有倒下,反而因为其在熊市中的崛起,被誉为“熊市崛起的股市奇兵”。宁波的涨停板赶死队、游资大量云集在天一证券旗下的营业部中,知名于世的光大解放南路营业部前身就是天一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

真正让天一证券倒下的表明上看是所谓的“非法集资”(在当时倒闭的20多家券商中大多被冠上了这个罪名),而实际上是因为当时证券公司单一的商业模式,监管对业务的限制、以及行情漫漫看不到头的熊市。据披露的监管处罚信息看,天一证券从2000年起,6年内,以“保本付息”为诱饵,以高达8%的利率为吸引,吸收公众存款38亿多元,涉及573名个人投资者和73家机构。但是事后,并没有造成任何客户的损失,客户的资金全部已经被追回。

这让人想起金华市的“江南猛庄”金信证券的故事,这些券商在当时需要的只是行情的回暖和时间。可惜时间不等人,2006年7月,天一证券资不抵债,政府介入,被迫成立行政清理工作组,5名前高管被罚,最终以被光大证券接盘告终。

在那波周期中,宁波痛失的远不止这张券商牌照。宁波市唯一的信托牌照—金港信托也是在2005年易主天津市国资委,然后再次易主中石油并更名为昆仑信托,虽然而今昆仑信托的注册地还在宁波,在实际办公却在北京。

往事一杯酒,浮浮沉沉,宁波的资本市场故事不用回头,未来仍旧会很精彩。

3

甬兴不易

国内资本市场将近三十年历程,券业从不曾雄起。

兜兜转转那么多轮牛熊切换,淘汰了一批批的券商,光2003-2005年那轮熊市中,就20多家券商倒闭,知名的如南方证券、华夏证券。这行活生生把自己搞成了为国接盘的韭菜,和钢铁、煤炭并列的周期行业。

比起银行业,甚至信托、保险,证券行业的体量着实过太小,似乎有着很大的增长空间?券商上市一波波,但整个券业的总利润却不及一家工商银行的零头,证券公司未来会壮大?画的饼十年前就在那么说,可惜券业增长的逻辑却从未有被验证,终归只是报告上那一句:“大力发展直接金融市场,证券行业未来机会不可限量。”

这行不仅沦为周期行业,还总觉得自己是成长股。

图六:券业的净利润、同比和毛利率趋势

行业如此艰难,券商业内又是强者恒强的格局,排名前十的上市券商2019年前三季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合计565.07亿元,在A股36家上市券商中占比超过70%。

后发者劣势是明显的。甬兴证券新设,没有直接光膀子就干,而是接盘了华信证券,底子是有些了,但如何突围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券业这些年,逆袭的唯有东方财富证券一家。浙系本土的其余两家券商做了十余年,也未能突围。

浙江省内的两家浙系上市券商全部是省属大型国企旗下,在券业排名都较靠后,算第二梯队的中流。

浙商证券系浙江省最大国企省交投旗下子公司,属省国资委条线,业务板块格局中母强子弱,母公司的投行业务、信用业务较强,其他业务较弱,子公司则不强。

财通证券系省金控旗下子公司,股东对其控制力较弱,属省财政厅条线,业务板块格局呈现母弱子强,财通证券下属的财通资管、永安期货,分别已经是券商资管、期货业的第一梯队,其中永安期货更是期货业的龙头企业。

图七:财通、浙商的业务结构(2018年)

甬兴证券背后的股东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做为宁波市最重要的国有企业之一,旗下资产和业务众多,包括培育出宁波银行如此优秀的银行,证明其有足够的实力去操盘这个新设券商。

图八: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业务板块

从天一到甬兴,蕴藏着宁波金融人的守望和期待。天一证券取名自天一阁,更多代表的是宁波引以为豪的历史和荣耀;甬兴顾名思义,更多是寄托了宁波和宁波金融人朴素的守望和期待。

依托于宁波市众多的上市公司资源,以及活跃的民间游资氛围,又有着宁波开投集团的加持和华信证券的底子,甬兴证券倒不至于沦为末流券商。但未来怎么走,希望甬兴证券不要沦为“战略上像头猪”的券商。

浙江缺的从不是券商的牌照,也从不是没有大券商;而是懂制造业,愿意做民企生意,同呼吸、共命运,帮助民营制造业成长的券商。希望甬兴证券依托宁波民营制造业上市众多,区域内有做实业的踏实文化,能真正服务民营,做浙商的好朋友,在激烈的竞争格局中差异化突围。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