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TD美股上市——传说中的“亚洲独立投行第一股”

作者宁珲阿禅

早在2003年,长江和记(CK Hutchison,0001.HK)便成立了其旗下的金融服务公司,这就是AMTD的缘起。当年的“李超人”以超越时代发展的前瞻,赋予了AMTD从第一天开始就兼具专业性金融服务与“大数据”科技的创新基因。不过,在此后的十二年时间里,这家公司的名头并不响亮。

然而到了2015年,AMTD迎来了一次大发展的契机,那就是L.R. Capital Group的战略入股。自此,AMTD进行重组并逐渐发展起投资银行、资产管理、策略投资、保险经纪及虚拟银行的业务。2019年2月,AMTD进行分拆重组,旗下的投行、资管以及策略投资成为一家单独的公司,即此次上市的AMTD International Inc.(尚乘国际)。

现在,重组后的尚乘国际已经发展成为亚洲最大的独立投资银行,主要服务对象包括中国新经济公司、金融机构尤其是中国区域性银行、教育、新能源等行业,并通过其地处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地位,充分发挥“超级联系人”的角色,成为中国企业国际化发展、国际资本市场金融服务,以及国际金融机构与中国经济对接的桥梁。 

而尚乘国际凭借与中外众多金融机构以及实体企业和新经济公司的联系,搭建独具特色的“尚乘蛛网”模型,并以此来赋能公司的快速扩张与发展。


1. 领先的独立投行与资产管理公司 

独立投行的概念在欧美比较流行,而亚洲则刚刚兴起,却也已经发展成为一股资本市场的重要力量。与传统投行依附于大型商业银行或保险公司的体系之下不同,独立投行并不属于任何银行或保险集团,而是更多的作为一个第三方的证券发行、承销、咨询、服务业务(包括股票IPO和债券发行)经纪人。 

仅以在香港和美国完成的IPO数量和规模来统计,2018年全年以及2019年一季度,尚乘国际都当之无愧地做到了亚洲第一。从2015年10月成立投行业务以来,尚乘国际总共完成了41家公司的股票发行(包括港股和美股),募集资金总规模达到209亿美元,完全比肩甚至超过了一些华尔街传统投行。 

而就高息债、中国企业债、企业优先股的发行数量与资金规模而言,尚乘国际在亚洲也可跻身前十。2018年全年以及2019年至今为止,尚乘国际发行债券总共募集资金370亿美金。 

就资管业务而言,尚乘国际是亚洲地区最大的服务中国内地区域型银行以及新经济公司的资产管理公司,截至2019年3月底,其管理资产总额在香港注册持牌资管公司中排名第五,管理总资产为208亿港元,其中24%来自中国内地区域性银行,71%来自新经济公司。


2. “AMTD蛛网”模型

尚乘国际凭借其多元化的业务网络和庞大的客户基础,形成一种“多相面”的关系网络,称为“尚乘蛛网(AMTD Spider Net)”的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中,公司、客户、股东、合作伙伴、以及被投资公司连接在一起,形成一种自发生长的业务扩张模式。 

举个例子,尚乘与小米的合作,就充分体现了其蛛网生态系统的概念。 

尚乘与小米的合作,基于小米在2018年6月的港股IPO,当时尚乘国际作为其联席账簿管理人(joint book runner),这位两家的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随后,小米与尚乘国际进行强强联合,其设立的合资子公司成功取得香港金管局颁发的8块虚拟银行牌照之一,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虚拟银行的开立与运营。不仅如此,尚乘也服务于小米生态链企业,包括小米战略入股的老虎证券,尚乘作为牵头投行和联席账簿管理人,助力老虎证券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最后,小米正式战略投资尚乘国际,成为尚乘国际的股东,进一步从股权上加深了双方的战略合作与协同。

(尚乘国际为小米提供的“一站式”综合金融服务)

在尚乘国际、小米包括小米生态链企业老虎证券的合作中,各方都有所增益,这自然是得益于尚乘国际的“蛛网生态系统”的独特模式。 


3. 一站式金融服务解决方案提供者

尚乘国际凭借其全牌照以及业务的多样性,实现了为客户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务解决方案的能力,包括股票与债券发行、并购重组、投资策略、资产管理、证券经纪、销售交易、以及研究等。 

而这种“一站式”金融服务,在对内地区域性银行提供的综合解决方案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例如在青岛银行的案例中,尚乘国际为其提供的“服务包”(service package)如下: 

1 金额为5.8亿美元的港股IPO全球发售
2 金额为12亿美元的“境外一级资本优先股”的发行
3 全权委托资产管理
4 战略投资入股青岛银行
5 联合青岛银行等共同发起成立“区域性银行+”战略合作联盟

(尚乘国际为青岛银行提供的“一站式”综合金融服务)


4. 香港传统富豪与内地科技新贵共同加持 

在赴美上市前,尚乘国际进行了一轮募资,更是显现其独具特色的“尚乘蛛网”所带来的多元化全方位覆盖效应。“尚乘蛛网”的模式使其具备了联动传统香港富豪以及内地科技新贵的能力,这在当前大中华区金融市场上属于稀缺资源。 

而在尚乘国际的Pre-IPO中,多家新经济企业、香港知名富豪家族都有所参与,共襄盛举。其中,新经济企业包括雷军的小米、同程艺龙、猫眼娱乐、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创办的隆领投资。国际投资机构包括惠理基金、摩根士丹利私募基金、东南亚领先的Indochina基金。 

而香港的传统富豪包括:远东发展集团主席丹斯里拿督邱达昌,新鸿基公司李明治、李成煌家族,富豪酒店集团罗氏家族,“红筹之父”梁伯韬,曾联合创办星空传媒、电讯盈科的陈祯祥以及合汇集团陈氏家族等,再加上尚乘集团的创始股东长和集团。传统富豪与科技新贵的联动效应已经显现。 


5. 结语

近年来,赴港上市的内地公司数量呈现递增的趋势,且未来几年有望持续维持在高位。据中国灼识咨询(China Insight Consultancy, CIC)估计,未来5年内地公司赴港上市与赴美上市将分别维持在20家和5家以上的数量,且呈现“两头高、中间低”的态势,年度复合增长率预计为4%(见下图)。

而债券的发行将在未来5年内持续增加,年度复合增长率为7%(见下图)。这都为香港地区的投行业务带来增长的契机。

在这个快速增长的市场中,那些传统的投资银行,也许并不能真正满足到中国内地企业的综合金融需求。举个例子,某家企业欲来港上市,如果将上市业务交给传统大行,或者交给中资机构的香港分部,那么也许找来的投资者就是清一色的外资或中资,这其实并不是这家企业真正想要的。如何兼具国际市场惯例和准则,同时又具有鲜明的本地化特色,将是未来投资银行领域创新发展的痛点所在。 

而这正是尚乘国际的魅力之所在。尚乘国际,基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独特地位,对于中国内地客户而言,她更“国际化”;而对于外资来说,她更加“中国”,将“超级联系人”这个角色发挥到极致。也正是因此,尚乘国际才能够建立她引以为傲的“蛛网生态”模型,并将越来越多的企业、客户、股东、金融机构等等角色纳入其中,为其发展和扩张赋能。 

8月5日,尚乘国际即将在美国股市进行IPO,这个“亚洲独立投行第一股”终于来了。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家在美国上市、由中国人自己创立的亚洲本土投行,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支“大中华区资本市场概念股”。让我们拭目以待!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