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水:希腊无脱欧本钱 公投难仿冰岛


希腊决定75日公投表决是否接受国际债权人新援助方案,由于希腊几近肯定无法向国基会偿还今个星期到期16亿欧元贷款,技术上已是违约了。希腊当展忧虑虑资本外流,已实施资本管制,银行限制存户提款,而股市将停市至下周一。

 

想当初有欧元区的成立,要追朔至欧元之父Robert Mundell的功劳。Mundell本身是诺奖得主,笔者曾旁听过Mundell的客席讲堂,当时正席欧债问题开始蕴酿,有同学问及他是否继续坚持欧元可以行之有效,Mundell当然继续支持欧元这个人文货币史上的大实验,为其说项。也许是我过虑,笔者有感Mundell当时是面有难色。Mundell另一个有经济学上的贡献,包括整合当时盛行的模型,建立了新的Mundell-Fleming Model,用以解释名义汇率、利率以及产出等变量。希腊的命途走上这一步,相信Mundell始料不及,不但解释不了这个现象,更想不到良策。

 

欧元区的成立和统一货币是人文史上未见的大工程,这有别于秦减六国后统一度量衡的做法,因为欧元区只是一个国际联盟,也不是邦盟的体制,各国依然有其独立性。撇除政治因素不提,统一货币的经济好处在于方便贸易和结算交收,减轻地区之间的汇率波动;坏处就是失却了其货币政策独立法,各国在调控自己国家经济时少了一道武器。凡货币都必有一个锚去跟从,像港元的锚就是美元,那是因为联系汇率制度,至基于现在美国的货币方针,美元的货币供应主要看当地的通胀和失业率。欧元区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联盟的关系,欧元话事权视乎各国的政治手腕和议价能力,以现时的实力来看,换言之就是唯德、法两国命令是从。既然如此,欧元的货币方针自以多德、两国的利益考虑为主,弱国在这舞台的话语权不大。

 

虽然笔者认为希腊的困局是源自于左翼的福利主义政策,不过考虑希腊本土政治结构,把担子推让给德、法两国是大有市场的政治口号。有部分希腊人民是认为当刻的困境是源于德、法两国操控欧元,过去刻意欧罗托得很高,令到他们通货膨胀很厉害,热钱涌入使他们失去竞争力。脱欧与否是政治博奕问题,新财长瓦鲁法斯基虽然是专研博奕论的专家,不过这次也应该大感头痛,笔者认为公投是政治上最好的决定,因为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可以把政治责任推给人民,减少政治资本的消耗,英国的保守党也喜以这招解决脱欧问题。

 

公投解决违约问题要追朔至金融海啸后的冰岛,冰岛当时也是面对债务问题,同样地以公投解决,结果是成功走数,代价是货币克朗急速贬值,进口货品越来越贵,经济走差。不过,若从生活水平来讲,冰岛人民的生活不算差。冰岛的做法是把三大银行交由接管,海外资产和业务跟从一般破产处理,同时有资本管制减少流失。破产后的冰岛是经历了一段阵痛,不过有国际货币基金帮助下,经济增长也由负转正,冰岛的失业率已经从2009年最高点的9.1降至2012年的7.1%。不过,冰岛是胜在人口极少,本身也可靠得天独厚,有条件可以做保守主义的路,靠本土经济养活自己,所以破产后尚可偷生。按经济现实来讲,希腊是没有脱欧的本钱。首先希腊人多,无条件走封闭经济体的道路。其次希腊脱欧就意味要重组新货币,新货币要以的资产和信用做支持,然而破产的国家何信之有?在重组新货币的过程会连仅有的经济交易活动都停滞。最麻烦是开了先例,欧盟有了这一缺口,就难保整个体系的完整,欧元大跌在所难免,其他欧元计价的资产就会贬值,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此例一开,重债的国家如西班牙、意大利自然看在眼里,必要时就齐齐走数,欧盟土崩瓦解也变得有可能了。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