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集集团(2039.HK/000039.SZ)产城业务出表成为“二次创业”的开局之作

毫无疑问,中国经济正处在新一轮科技创新周期。

而中国资本市场的改革,不但能让符合新经济时代诉求的IPO企业充分受益,也有机会让快速完成转型升级、跟上时代脉搏的传统行业焕发生机,未来培育出中国版的“FAANG”和中国先进制造业代表性企业是指日可待的。在此支持下,中国股市持续时间最长的慢牛行情或许已经揭开了帷幕。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百年美股历史便是美国经济变迁和发展的真实写照,从中也许不难总结出,科技创新是美国强盛、美股长牛的核心逻辑之一。更具体地说,近十年来的移动互联网及先进制造业才是美国经济和企业盈利增长,驱动美股长牛的两大重要动力。兴业证券发布的研报指出,2009-2018年期间FAANG利润增长6倍,占标普500(利润)比例从3%提升至9%,五家公司在所属行业的利润占比均实现了翻倍,2017-2018 年美国先进制造业的18家代表性公司,它们的盈利增长了70%,占标普500(利润)比例从9%提升至11%。这些趋势变动未来或有可能在A股、港股市场得到重演。

当前较为显著的状况是,市场给予中国的先进制造业代表性公司的关注度和估值预期,是要远远落后于互联网或其他创新技术产业链(比如生物科技、信息技术、新材料、新能源等),从经营产品获得世界冠军的比例,或从细分领域隐形冠军出现的概率比较,前者或许要远胜于后者。这意味着也许在某些领域,中国的先进制造业代表性公司在全球角逐过程中已经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别的竞争对手。

以中集集团为例子来说明,公司已有多个产品成功跻身世界第一,未来亦计划继续扩大世界冠军产品的覆盖面和数量,引领中国的先进制造和智能制造进一步在全球取得领先位置,以及快速追赶落后短板。

下注中国被低估的先进制造业,中集率先调整姿态重新聚焦

近两个月以来,作为中国先进制造业代表性公司之一的中集集团,在多个领域突然动作频频,一系列行动和举措所反映出来战略调整和战略聚焦的意味浓厚,这一切正是为了迈入新一轮腾飞发展阶段所作的必要准备,值得一再深入思考。

8月份,中集集团的产城业务因增资扩股、第二次引入战略投资者而将在年内最终完成。

继8月6日中集旗下中集产城获得其原股东碧桂园约16.06亿增资后,8月18日再次公告中集产城拟引入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旗下的曲江文投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增资额约23.52亿,完成后曲江文投持有中集产城约20%的股权比例,大股东中集申发在交易完成后的持股比例下降至约45.92%,这意味着本次交易完成后,中集产城将不再为中集间接控股的非全资子公司,而成为其联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将发生变更。

10月9日召开的股东大会已正式通过了该议案,标志着中集集团产城业务被正式剥离,而同时该业务也将完成出表。

这一行动完全可视作为中集集团战略调整的重要标志,在过去几年提出的“实现有质量的增长”战略发展目标基础上,中集集团继续践行“稳中求进、战略聚焦”的发展方针,产城业务出表实际上反映出的是公司战略调整和聚焦思路的延续。

只有聚焦,才能凝聚核心竞争力;只有聚焦,才能在不确定性中争取到确定性机遇;只有聚焦,才能实现稳健穿越,才有机会最终迎来质变式的成长。因此,产城业务出表的事件必定会给加速完成中集战略调整这一历史性进程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产城业务出表带来多重积极意义,有望成为中集集团估值提升的重要契机

至今仍然有不少投资者会把“出表”和“出售”的概念有所混淆,必须强调的是,中集的产城业务并没有“出售”,只是在其成功引入新战略投资者之后,中集集团(透过中集申发间接持有股权)对产城业务的主要经营主体中集产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集产城”)的持股比例被动地进一步下降至45.92%(即不足51%),中集产城因而成为中集集团的联营公司而不再合并报表。

对于中集集团经营和股权的层面来说,据其所持股权比例,中集集团未来依然可以继续分享到手握多个重磅且优质项目的中集产城所持续创造的盈利及持有资产的权益,这个大的方向是不会变化的。

根据中集集团2019年年报,中集产城及其下属子公司主要运营中集集团的产城业务。截至2019年末,中集集团产城业务拥有深圳前海项目、太子湾项目、深圳光明新区低轨卫星物联网产业园项目、上海美兰湖项目,以及2019年新增项目扬州江广科创金融中心项目、扬州市江都区225亩商住项目、顺德军民融合产业项目及广州番禺亚运大道产业项目等。

原来所经营的产城业务可理解为中集为了更好地整合和开发自身的资源所设立起来的,如今产城业务引入新战略股东后,中集产城股权结构进一步得到了优化,在民企+国资背景两个新股东和新增雄厚资本的支持下,可寄望在专业化的发展道路上取得更快更好的突破,未来若能结合自身产业资源并积极利用好各股东的资源网络优势成功破圈,则其取得长期稳定、可持续的收益应是可预期的大概率事件。

产城业务作为中集集团的非核心业务之一,在出表后,中集集团可重新专注及定位在智能化、自动化制造、高端制造等先进制造领域,取得更多建树,建立标杆、榜样和示范性作用,同时亦可继续享受到中集产城成长所带来的权益,无疑,产城业务出表事件的多赢格局已经形成。

产城业务出表事件到底会给中集集团基本面带来哪些影响?接下来便具体分析一下。

首先在财务上,会确认一次性的巨额投资收益,并减少资产负债率。按公告所示,集团初步估计,在碧桂园和曲江文投增资完成后,预计在2020年产生的投资收益为46亿人民币,对当年经营业绩带来重大提升和贡献。众所周知,房地产开发和经营业务属于高杠杆高负债业务,也远高于一般制造业的负债水平,而在中集产城出表后,中集集团将不再合并相关大量的资产和负债,从而带来整体负债率的下降。

其次在资源分配和投入方面,引入新战略股东和中集产城出表之后,有了新股东的增资支持和其他资源的帮助,中集集团可减少后续对该业务板块投入,转而可把资金集中投入在主营的制造业及其相关的服务性业务的转型升级上,力争打造出更多的世界冠军产品。

另外,在资本市场方面也带来积极影响,有利于恢复中集集团A股的再融资功能。产城业务主要涉及房地产及产业园区开发及经营业务,再融资难免会受到政策监管的限制。相信产城业务出表之后,A股定增再融资也将消除政策障碍,中集集团的财务稳健度有望进一步得到提升。

最后,从最为关键的业绩和估值的角度入手进行分析。

2016年至2019年中集产城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22亿元、10.06亿元、28.93亿元、14.36亿元,2019年其在中集整体营收的占比仅为1.67%,因此产城业务出表实际上对公司整体收入带来的影响并不大,同时也说明了产城业务一直不是主要的业绩贡献部门(2019年产城业务毛利占比约为6.25%,近五年来该业务板块的毛利占比的均值水平约为5.28%),正如中集管理层所强调,中集的优势仍然在制造业,而不是房地产。

出表后,未来中集产城对中集集团的盈利贡献将会体现在归母净利润上面,同样地因新股东增资所带来的股权稀释影响,若拉长时间来看也是不大的。在房地产领域的股东资源帮助下,未来中集产城的资本更加充足、更加专业和专注,可实现更持续和长远的发展,成长空间得到进一步提升,盈利能力的释放和对中集大股东的长期盈利贡献必然会带来的是一个积极影响的过程。

而中集产城的总资产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则分别为204.54亿元、280.85亿元、300.95亿元,同样以2019年末的数据作为对比,2019年末中集集团的总资产规模约为1721亿元,经营产城业务板块的中集产城占据了接近17.5%,由于市场对中集集团作出价值评估的时候也会考虑到其产城业务板块的资产属性和占比问题。在过往,证券市场的卖方机构对房地产行业给出估值水平较低,且业绩释放波动性较大,中集集团整体估值也因此受到拖累;可以预见的是,产城业务出表后,中集集团的资产属性将进一步得到明确和聚焦,多元化业务得到重新定义和协同,有利于整体估值提升。

中集集团的多元化反思与“二次创业”

多元化经营,曾经给中集集团在前几轮经济周期中一度带来了做强、做大的益处。遗憾的是,业务快速扩张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后遗症”,比如说业务布局相对分散带来资源整合的困难和发展瓶颈,过度的举债带来的是每年庞大的财务费用持续侵蚀利润,产业协同效果并不显著,产业核心竞争力难以凝聚,由于分散了资源而导致相关产业投入不足,亦没有发挥出多元化产业风险对冲和业绩平滑的作用,非周期特征也并不显著。资本市场对其最直接的评价反映在估值上,则观察到近年来估值持续下降趋势明显,再融资也因此受到了政策性的不利的影响(如房地产业务)。

近年来从不少公开消息可看到,中集已经逐步清理或整合那些与公司未来长远发展目标并不相符,以及协同性、相关性较低的业务或资产。

例如,2017年9月,中集把孵化了4年的中集电商出售给丰巢科技,2020年4月又把中集智能55%股权转让给上市公司东杰智能,近两年中集也一直在推动其海工业务进行重组,再到如今的产城业务出表,这一系列举措均可看出中集集团的对过往、现在和未来如何实现多元化修正进行深入反思,并加速完成这个调整过程。

从目前来看,重新聚焦专业的、高端的制造业,完成公司整体面向未来的数字化、智能化、自动化转型升级,再次建立起中集集团在新一轮科技创新周期的核心竞争力和“护城河”,正是其心之所愿,行之所向。在9月22日中集公司日的“对话”活动上,公司内部各业务线条代表员工与出席活动的相关管理层,既回顾分享了中集及中集人,在过去经历的所有重大转折变革时刻,以及在历经多次危机之后得到成长和成果的一段段宝贵经验,也热烈探讨了中集未来如何在“迎战大变局”下再创辉煌、实现跨越式发展等事关未来成功与否的多个重要课题。

另外,中集集团董事长麦伯良也在中集日·对话的活动中多次鞭辟入里地指出“新时期已经来临”。

他认为:“这个世界已经跟以往完全不一样了,中集内部也发生了很多变化,所以我们要为未来的新中集,用我们创业的激情、创业的勇气,主动创新、变革,迎接新挑战”,但他更坚信:“历史再一次证明危机必定使我们的组织变得更有效,使个人得到更大的提升,一定会使中集变得更强大……(当前)百年不遇之变局,我认为这也是给我们,也给中集带来的一次史无前例的机会。”

在面对新时代、新经济周期的转换和过渡期带来的挑战,响应国家提出的经济“内循环为主、国内国外双循环”新发展方针,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粤港澳大湾区的历史性发展机会,同时迎接国家“十四五”规划布局新思路,据悉,近期中集集团在其内部已经提出“二次创业”的号召,并进一步拟定下一个三年战略发展规划,在未来发展方向和目标方面,公司内部上下一心已取得较高的共识。比如说,要把业务聚焦和科技研发放到战略规划的最重要级别,打造出更多的世界冠军产品,比国家比行业更快完成向智能化和高端制造战略升级的进程,真正成为中国乃至全球先进制造业代表性公司,以重新定义的核心多元化产业战略为导向,实现先进制造业聚焦调整、协同整合的转型成功典范。

8月26日,中集集团公告宣布引入深圳国资作为第一大股东,这也将有利于中集集团在未来“内循环为主、国内国外双循环”的中长期发展过程中,在国内经济做出更大贡献、发挥更大作用,也将获得各大股东更多的支持。

立足于当前,产城业务出表、引入新的股东等重大变革,也可视为中集集团“二次创业”的开局之作,一个面向科技创新周期的怀抱着创新理念、重新凝聚和铆足干劲的新中集,正快速地跑向新时代的风头浪尖,不念过去不畏将来的中集,有望再创辉煌。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