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 | 全球“呼吸机大作战”:订单排到六月,中国制造24小时超速运转

作者 |  宁泽西

来源 |  新芽NewSeed

在疫情严峻的意大利、西班牙,由于缺少呼吸机,医生被迫拔掉65岁以上老年人的呼吸机给年轻人后,在社交媒体上哭诉求助:“世界疯了,我们在决定别人的生死”……

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呼吸机变成稀缺的“救命机”。

由于新冠肺炎感染者往往血氧饱和度低,氧气不足,呼吸机作为辅助呼吸工具,可有效维持患者的血氧饱和度,降低死亡率。钟南山院士曾指出:经鼻高流量氧疗、机械通气,是目前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主要方式之一。

据世卫组织(WHO)分析,每6个新冠肺炎患者中会有一个发展为重症,呼吸困难。随着海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持续攀升,导致救命的呼吸机面临缺货困境。据悉目前全球呼吸机需求已达到世界各地医院现有数量的至少10倍。

截至到3月31日,全球疫情分布图

对于情况严重的患者,一台呼吸机能够决定生死。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表示,纽约州可能需要3万台呼吸机,但目前只有五六千台。科莫说:“关键是呼吸机、呼吸机、呼吸机。这是最迫切的需要。

在疫情严峻的意大利、西班牙,由于缺少呼吸机,医生被迫拔掉65岁以上老年人的呼吸机给年轻人后,在社交媒体上哭诉求助:“世界疯了,我们在决定别人的生死”……

在英国,已确诊的首相约翰逊和美国总统通电话,开口就是“我们需要呼吸机”……

太多鲜活的生命被卡在呼吸机的缺口上,情势紧迫之下,各国纷纷效仿中国,法拉利、通用、福特、本田、戴森……众多企业在政府的号召下宣布跨界生产呼吸机生产。

另一边,在疫情基本控制住的中国,来自各国政府的订单让众多呼吸机厂家忙得喘不上气,一“机”难求:鱼跃医疗呼吸机订单已排到4月底,日产能从300台,提升到极限700台以上;迈瑞医疗也收到上万台呼吸机海外订单,排单到了六七月。此前声称要生产呼吸机的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也选择先直接从中国采购了1255台呼吸机运到洛杉矶救急。

当下疫情仍在蔓延,性命攸关的呼吸机缺口什么时候能补得上?


美国呼吸机缺口达76万,

全球打响“增产“保卫战 


截至到3月31日,全球累计确诊720459例,新增58298例,就全球疫情来看,医用呼吸机的短缺似乎才刚刚开始,且缺口不小。

在确认人数最多的美国,美国医院协会预计将有多达96万美国人需要呼吸机,但本国只有20万个存量,美国的呼吸机缺口达76万。

美国之外,在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和西班牙,呼吸机的严重短缺已经迫使医生忍痛放弃对部分患者的救治。据估计,意大利呼吸机缺口在1万台以上。西班牙目前仅有不到3000台呼吸机,确诊病例已有9万多。

美、意、西这三个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外,其他国家对呼吸机的需求同样巨大。欧盟国家需要的个人防护设备和呼吸机,是传统供应链所能提供数量的10倍。

与发达国家相比,医疗条件差的第三世界国家未来面临的形势可能更严峻,比如西非的马里,人口多达1900万,但全国仅有56台呼吸机。

国外知名呼吸机企业积极扩产,优先弥补本国防疫需求缺口。飞利浦Philips每周生产大约1000台呼吸机,计划在未来八周内(2020.03.23-2020.05.18)产量翻一倍,在第三季度前实现四倍产能提升;意大利国内最大的呼吸机制造商Siare产量已经翻倍,每周可生产150台,且推迟了向印度等其他国家的交货,以满足本国需求;德尔格Draeger已经接受德国政府1万台重症监护呼吸机的订单;瑞士的Hamilton医疗目前已经将年产量提高了30%到40%,每天可生产大约80台呼吸机。五大国际知名呼吸机厂家合计产能约为301台/天,但仍然难以在短期内满足本国防疫需求,国外出口订单更是紧张。

另一方面,由于呼吸机目前的缺口很大,价格也较之前出现一些不同。比如,有款呼吸机的正常价格为2万美元,但现在的报价已经达到36800美元/台;简易呼吸机的正常售价在5万元左右,但是本月的报价为15万元/台,如果要现货价格更是高达30万元/台。大幅度的涨价除了因为供需失衡外,当前很多零部件因交通原因无法及时到位也是原因之一。

全世界都在召唤呼吸机,一场“增产”的生死保卫战已然打响。


法拉利、通用、戴森……都来了,

众企业跨界生产,临时“救场”


在巨大缺口下,海外各国开始抄中国“作业”,紧急动员企业转型呼吸机生产,补充产能缺口。其中车企成为转型主力军。

“在波音、福特、霍尼韦尔、3M、Hanes和其他伟大的美国公司,工厂车间以及生产线正被改造成生产呼吸机、防护口罩、护面罩和其他重要设备“,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本田、日产、通用、福特、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空客等多家相关企业表示正积极探讨如何最大程度支持呼吸机等医疗设备的生产。特斯拉也开始生产呼吸机。

英国政府已转向战时解决方案,向劳斯莱斯、福特、本田和捷豹等车企以及各大厂商如戴森发起呼吁,希望能转产呼吸机以解燃眉之急;意大利的法拉利正在与该国最大的呼吸机生产商Siare Engineering进行合作洽谈,希望帮助其提升产量。

但是,业内人士毫不留情地泼了一盆冷水。“你不可能让九位女性怀孕然后一个月生下婴儿,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莱弗思兰德说,他对英、美等国政府要求车企转产呼吸机的做法表示怀疑。

莱弗思兰德是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一家小型呼吸机制造商的CEO,公司年产能1000台,他认为至少要花8个月的时间才能提高产量,短期内增产是不切实际的空想。

生产呼吸机这一医疗器械具有一定技术含量,首先横亘在这些转业企业面前的首要难题是技术突破。生产一台呼吸机可能要花费多达40天的时间,组装呼吸机也需要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要在短时间内实现大规模生产,这些“跨界”企业还需要面临改造生产线、技术壁垒、零件供应、质检审批等多个难题。

“与口罩和体温计等可以很快提高产量的医疗用品不同,呼吸机的生产具有较高的门槛,这使得迅速扩大生产变得更加困难。”中国某医疗器械电商平台的供应链总监吴传普也表达了同样地看法。

最关键的是,一台呼吸机由成百上千个配件构成,而配件供应商遍布全世界,在疫情下短期增产并非易事。

美国经济周期研究所首席执行官马库斯·夏巴克担心,“就要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了。”除非,有企业能单独撑起呼吸机的整条供应链。

目前,形势依旧令人揪心,有关呼吸机的好消息还很少,只有戴森和梅赛德斯方程式赛车车队分别宣布已经研发出呼吸机产品,但都还在等待实际测试和监管部门的批准。


中国出手:10天提供1700多台

24小时“超速运转”为世界加速度


在全球的呼吸机生产领域,外资品牌飞利浦,美敦力,瑞思迈,迈柯唯,GE等医疗器械巨头一直挑大梁。但在突如其来的疫情冲击下,暴增的需求一时间让这些主力军们也无能为力。世界各国把目光投向中国,向中国求购呼吸机。

实际上,由于行业起步比较晚,中国与国际医用呼吸机巨头仍有一定的差距,对于大型及高端医用呼吸机,国内医疗机构仍倾向于使用进口设备。所以,在此次疫情之前,中国的医用呼吸机竞争力并不算强。

据企查查数据,目前中国在业、经营范围包括呼吸机的公司,共计31家。在2019年中国市场前十大呼吸机品牌(按销售数量排名)中,中国的本土品牌只有深圳迈瑞、深圳科曼、北京谊安三家,其他都来自德国和美国的外资品牌。

“相对外资,国内企业增加产能的能力要比国外强大很多,因为国内工人更富有牺牲精神,愿意牺牲休息时间来加班,而且国内的企业往往也能得到更多的政策扶持,比如政府会帮助协调上下游需求对接等。目前,呼吸机生产的原材料比较紧张,价格也有明显上涨,所以中国生产呼吸机也面临重重困难。“业内人士分析表示。

“据不完全统计,3月19日以来短短十天,在保障国内需求的同时,我国已紧急向国外提供有创呼吸机1700多台,达到了今年以来提供国内总量的一半。可以说,我们的企业为全球疫情防控一直在马不停蹄、加班加点。据我所知,大多数企业都是三班倒,一刻不停地生产,甚至部分研发人员也被派上生产线。”工业和信息化部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称。

疫情期间,国内企业呼吸机月度累计供货量超过1.5万台。自国内疫情爆发至3月3日,工信部重点监测企业共为湖北(主要是武汉)提供了无创呼吸机约1.4万台、有创呼吸机2900余台。受疫情刺激,月度供货量已基本覆盖2019年的全年销售量。

深圳迈瑞,大年初二紧急召回放假回家的技术骨干,全力复工复产。北京谊安医疗董事长助理李凯告诉记者,他们接到的订单非常多,有上万海外订单排产,来自意大利、英国、俄罗斯、乌克兰和蒙古国等约40个国家和地区。目前公司把生产麻醉机、手术床的生产线都改造为生产呼吸机,500多名工人三班倒,24小时机器不停地生产。

疫情这样的特殊艰难时刻,中国企业能够将自己的潜力发挥到极致,“中国所有的呼吸机厂家都已达到了它们的产能极限,全部在忙于应对国外的需求。”吴传普表示。

彭博信息研究公司的分析师尼姬·卢(音)也指出,根据厂家在3月份向湖北武汉提供呼吸机的情况,中国4月份有能力供应至少1.4万台无创呼吸机。

在海外疫情持续蔓延的背景下,中国成为众多国家寻求医疗物资的源头,除了呼吸机,还有其他物品,毕竟中国是世界最大医用防护服和口罩生产国。《纽约时报》报道称,中国庞大的制造业机器正在“超速运转”。

世界离不开中国制造,中国也离不开世界,在这场会夺取无数人生命和健康的战争里,人类共同面临的是一个隐形却凶狠的敌人。只有合作,互助,团结起来打败它,是唯一的出路。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