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到家疑推迟赴美IPO,疫情正加速裸泳者现形?

作者 | 图瓦西

来源 | 格隆汇创客

 

2月13日,有消息称58到家将推迟赴美IPO,此时距离其计划IPO消息刚刚过去5天。

58到家是58同城旗下的生活服务O2O品牌,自2014年独立运营,由58到家和快狗打车(原“58速运”)两大业务公司组成。

据2019年6月公布的财报显示,2018年,58到家营业收入为9.5亿元,同比增长96.2%,毛利润为4.98亿元,同比增长62.7%。 

尽管收入和利润同增,58到家却在近三年每年实现超过1亿美元的净亏损,2018年更是翻了一番,净亏损达2.07亿美元(14.23亿元)。官方解释是由于销售和市场支出过大,2018年其销售费用和人工成本分别达到11.26亿元和5.11亿元。

58到家发展五年以来,从原本拥挤的O2O赛道里拼杀出来,却受制于销售开支,无法实现盈利。 

如今,突如其来的疫情导致上门服务骤减、员工复工困难,让所有行业承受考验,过去的“裸泳者”们则正在加速现行。

 

昔日荣光

58到家于2014年自58同城独立出来,O2O正炙手可热,58到家也是最被资本看好的平台之一,其“烧钱”计划也获得了资本市场的积极响应。

2015年10月,阿里巴巴、KKR和平安创投为58到家送来了3亿美元的粮草弹药。

A轮融资就能聚齐这三家巨头,58到家CEO陈小华很是引以为傲:“你在A轮里要请一个大神容易,要请3个,非常难。这轮融资中内部实际上把VC们都排除了。” 

对于后续融资的预期,陈小华在接受采访时也不无乐观地表示:“B轮融资也不会(隔得)太久了,我们这两轮的融资将主要投到同城货运O2O领域,未来两年我们要烧8亿美元”。

可惜,A轮之后,58到家再无公开的融资信息,在2016年前三季度,58同城作为上市公司主体,承担了58到家1亿美元的亏损。

在这一概念的热潮中,不乏京东到家、美团等颇具潜力的玩家。 

如同每一个阶段,市场上总会有最吸金的强势概念题材(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皆如此),2014年至2015年上半年,O2O就是其中之一。

2016年,融资总额接近7亿美元的京东到家对外表示,在很多城市已经接近盈利,几个月之后,2017年2月10日,其却关闭了家政、货运、按摩等O2O到家服务。随后,京东到家机智地将业务主线聚焦在生鲜配送上,如今发展势头正猛,欲于2020年上市。

2016年,新美大在运营了一段时间的点评到家业务后,悄然收缩战线,聚焦于餐饮外卖服务。

当年高举“O2O”招牌就能融资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需求低频 

无论是到家O2O、到店O2O、社区O2O还是商圈O2O,当年有大量类似的细分概念,总而言之都是要遵循做平台的规律。 

同一起跑线上的创业者们前途迥异,要寻找其得失原因,就要考虑平台的两个大前提——高频和多样。

先来看需求高频。对于58到家,市场并非没有过质疑,赖以盈利的两大主业家政和货运,都是C端市场的超低频需求,家政服务通常一周一次到三次,货运(搬家)则至多一年一次。

用户使用的频次低,会导致用户对产品的粘性、忠诚度比较低,冷启动会比较吃力,用户很少会进行二次传播,且需要基数庞大的用户群才能覆盖公司运营成本。

大概是受的质疑多了,陈小华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曾做过回应,他认为:“高频的东西往往意味着客单价较低,低频则伴随着高客单价,高毛利率。对于58同城来说,原来也是低频的,租房、招聘都是典型。所以58到家不能只做一个行业,必须要做平台,把一万个低频聚集起来就是高频了。” 

一万个低频需求的目标,从58到家APP展示的类目来看,任重而道远。

据AppAnnie数据显示,中国智能手机用户人均安装不超过100个APP,每月使用的不超过30个,每天都会使用的不足10个,比起社交、美食、支付这些“刚需”,提供拉货、搬家、保洁的APP能在多少人的生活中排在前30位?即使偶尔用到这些软件,手机提示内存不足时,也往往会优先被删除。

 

排斥多样

第二个前提是需求多样,用户需要经常更换服务方。比如美团外卖,人们不可能天天吃同一家的东西,早晚会腻;再比如滴滴打车,天天在同一时间送你上下班的,那就不是出租车了,多半是你老公(或老婆)。

而人们对家政的需求,是排斥多样的——常用家政服务的人通常在找到放心的阿姨之后,会一直用她不换人,毕竟谁也不希望家里上演《寄生虫》。 

这不只是因为信用有保障,更是因为用过的阿姨上门,你不需要再跟她说一遍房间的结构和物品的摆放习惯,她就能很快上手。用过的保姆上门,你不需要再跟她说一遍家人的忌口和孩子的喜好,就能很快做出一顿丰盛的晚餐。 

家庭不同于写字楼的工作场景,服务完全是非标准化的,更换长期使用的保姆,其成本并不比企业更换数据库供应商的成本更低。

很多家庭签约阿姨是以年为单位,而我身边最夸张的一位朋友,家里的阿姨从孩子出生就在,在他们家里做了十几年,家里大小事务都放心交给她打理,他们的关系早不是简单的雇佣关系,倒更像是一家人。他们家出国旅游也一定要带上这个阿姨一起,而这阿姨也愿意为了调节口味去学意大利菜,所以即使孩子长大了,家里没什么活,他们也坚持要继续雇佣对方,免得以后有需要的时候“被别人抢走”。

58到家在刚开始的一年里补贴推广家政服务,定价25元每小时,格隆汇曾调研过数十位该时期的使用者,发现其中大半是出于临时性需求(搬家、久未打扫或出现虫灾),剩下小部分用户则是因为便宜而尝鲜,对他们来说,便宜、便捷是主要的考量标准,但用过一次后少有人继续长期使用。

即使要长期使用,这些用户也倾向于“跳单”直接与阿姨交易,毕竟一旦遇到了合适的阿姨,他们就不再需要平台了。

 

小结

当然了,并非所有涉足家政、货运的企业都难有未来。 

家政自营平台如好慷在家在2018 年营收达到9.4亿元,其服务定价(非折扣后价格)甚至略高于市场价,这背后则是雇佣全职家政人员的重资产模式。

货运平台如货拉拉目前发展情况还算不错,此前“打车难只好坐货拉拉”的新闻着实令其火了一把,而早期从B端每日送货需求入手的策略,为其争取到了一波稳定的高频用户,快狗打车的策略也大同小异。但货物搬运难题仍然是横在其发展道路上的大难题,谁能制定出可操作的标准,提升货运效率,谁就能够凭借优势占领更大的市场。 

每一项低频服务能够趟出一块市场,自有其背后的血泪辛酸史,绝非简单的“一万个低频”的加法逻辑。

在行业不得不慢下来时,也许经营者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完善行业标准,最大限度地杜绝失信、失职,从而探索行业的更多可能性?

​这并非天方夜谭,至少我们知道曾有一个平台做到过,它的名字叫“支付宝”。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