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三季度就业数据:就业压力虽增加,但企业薪酬仍加速上升

作者:董德志  徐亮

来源:国信固收研究

2019年三季度就业数据:就业压力虽增加,但企业薪酬仍加速上升

总体来看,截止2019年9月,31城市的调查失业率和城镇调查失业率均为5.2%,相较于二季度来说,两者均出现上升。在失业率于2018年触底之后,进入2019年,调查失业率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上行,目前31城市调查失业率和城镇调查失业率均维持在高位,稳就业的压力在今年较为明显。

从职位的供需情况来看,CIRE总指数在2019年第三季度为1.92,同比下降约2.54%、环比上升1.59%;从供需角度来说,招聘需求人数环比增速下降24.1%,求职申请人数环比增速下降25.3%。在二季度大学生毕业季结束之后,三季度求职人数环比出现下降且略大于招聘需求人数的降幅,这使得CIER指数在三季度出现季节性回升。不过从同比的角度来看,2019年三季度求职申请人数同比上升4.5%,而招聘需求人数同比上升1.7%,求职人数增速大于招聘需求使得CIER指数在三季度同比出现下行。根据分项来看,东北和华中地区、新一线城市、合资企业和民营企业的CIER指数同比出现上升。

从企业薪酬来看,根据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2019年三季度,全国平均薪酬环比上升246元,为8698元,相较去年同期上升848元,同比涨幅为10.8%,薪酬同比增速有加速上升趋势。从平均薪酬的细分来看:(1)从不同城市的平均薪酬来看,统计的38个城市中,所有城市的平均薪酬在2019年三季度环比和同比继续出现上涨。平均薪酬超过1万的城市目前仍有北京、上海和深圳,它们的平均薪酬分别为11434、10811和10276元。另外,大部分城市的平均薪酬同比增速在10%以上,其中南宁和武汉的薪酬增速水平最高;(2)从不同性质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平均薪酬在9000元以上的增加为四类,分别为合资、上市公司、外商独资和国企。民营和事业单位的薪酬竞争力依然较低,不过事业单位的薪酬同比涨幅最高,达到了17.6%;(3)从不同规模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规模越大平均薪酬越高的现象依然存在,10000人以上企业的平均薪酬已接近10000元,为9910元;而20人以下企业的平均薪酬仅为8181元。另外,不同规模企业的平均薪酬同比增速区别不大,均在10%左右。

  • 三季度31城市的调查失业率和城镇调查失业率再度上升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止2019年9月,31城市的调查失业率和城镇调查失业率均为5.2%,相较于二季度来说,两者均出现上升。在失业率于2018年触底之后,进入2019年,调查失业率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上行,目前31城市调查失业率和城镇调查失业率均维持在高位,稳就业的压力在今年较为明显。

  • 中采PMI从业人员分项出现企稳迹象

2019年第三季度,中采PMI从业人员分项整体与二季度相当,在经历1年左右的连续下滑之后,PMI从业人员分项有企稳迹象。具体来看,截至目前,2019年9月的PMI从业人员分项为47.0,尽管依然处于历史较低水平,但较2019年6月的46.9略有上行。从长期来看,预计整体制造业投资可能会在2020-2021间触底回升,这也将会带动制造业就业形势好转。

  • CIER总指数季节性回升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指数(CIER)来看,CIER总指数在2019年第三季度继续回升,但同比增速小幅下跌。具体来看,CIRE总指数在2019年第三季度为1.92,同比下降约2.54%、环比上升1.59%;从供需角度来说,招聘需求人数环比增速下降24.1%,求职申请人数环比增速下降25.3%。在二季度大学生毕业季结束之后,三季度求职人数环比出现下降且略大于招聘需求人数的降幅,这使得CIER指数在三季度出现季节性回升。不过从同比的角度来看,2019年三季度求职申请人数同比上升4.5%,而招聘需求人数同比上升1.7%,求职人数增速大于招聘需求使得CIER指数在三季度同比出现下行

从CIER指标的各个分项来看:(1)分地区来看,四个地区的CIER指数环比继续上升,但同比出现分化;其中,东北和华中地区的CIER指数同比增速出现上涨;(2)分城市来看,四类城市的CIER指数环比同样出现回升,且上升幅度也均在30%以上,不过从同比角度来看,仅新一线城市CIER指数同比上升;(3)分企业规模来看,中、小、微型企业的CIER指数依然基本保持一致,大型企业的就业形式仍然相对最好;(4)分企业性质来看,全体企业CIER指数环比均出现上升,其中民营、上市公司和合资企业的CIER指数回升至1以上;同比来看,合资企业和民营企业的CIER指数同比上涨。具体来看:

(1)分地区来看,四个地区的CIER指数环比继续上升,但同比出现分化;其中,东北和华中地区的CIER指数同比增速出现上涨。具体而言,华东、华中、华西和东北地区的就业压力依次减弱,其CIER指数在三季度分别为1.70、1.53、1.22和0.90。相对于二季度来说,四个地区的CIER指数出现季节性回升,环比涨幅均在30%以上;相对于去年同期来说,东北地区和华中地区的CIER指数同比上升,而华东地区和华西地区的CIER指数同比出现下降。

(2)分城市来看,四类城市的CIER指数环比同样出现回升,且上升幅度也均在30%以上,不过从同比角度来看,仅新一线城市CIER指数同比上升。具体来看,就业压力在一线、新一线、二线和三线城市之间不断减弱,其CIER指数分别为0.85、1.30、1.72和1.67。四类城市的CIER指数环比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上升,幅度均在30%以上;不过,在四类城市的指数同比中,除了新一线城市的指数同比上升5.7%外,另外三类城市的指数同比均出现小幅下降。新一线城市招聘需求人数同比增速大于求职申请人数增速是其CIER指数同比上升的主要原因,新一线城市的竞争力还在不断提升中。

(3)分企业规模来看,中、小、微型企业的CIER指数依然基本保持一致,大型企业的就业形式仍然相对最好。具体来看,中、小、微型企业的CIER指数在2019年三季度差别不大,分别为1.13、0.88和1.07;而大型企业的就业情况最好,其CIER指数为2.40。与按地区和城市划分不同,按照企业类型来划分,CIER指数环比上升、同比下行的特征依然存在。另外,在就业市场方面,头部效应依然明显,大型企业的CIER指数是其它三类企业CIER指数的两倍以上,大型企业的就业环境相对宽松。

(4)分企业性质来看,全体企业CIER指数环比均出现上升,其中民营、上市公司和合资企业的CIER指数回升至1以上;同比来看,合资企业和民营企业的CIER指数同比上涨。具体来看,民营企业CIER指数继续保持最高,为1.20,就业形势相对宽松;而国企的就业形势依旧最为紧张,其CIER指数为0.76。

  • 企业平均薪酬增速加速上升

根据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2019年三季度,全国平均薪酬环比上升246元,为8698元,相较去年同期上升848元,同比涨幅为10.8%,薪酬同比增速有加速上升趋势。

从平均薪酬的细分来看:(1)从不同城市的平均薪酬来看,统计的38个城市中,所有城市的平均薪酬在2019年三季度环比和同比继续出现上涨。平均薪酬超过1万的城市目前仍有北京、上海和深圳,它们的平均薪酬分别为11434、10811和10276元。另外,大部分城市的平均薪酬同比增速在10%以上,其中南宁和武汉的薪酬增速水平最高;(2)从不同性质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平均薪酬在9000元以上的增加为四类,分别为合资、上市公司、外商独资和国企。民营和事业单位的薪酬竞争力依然较低,不过事业单位的薪酬同比涨幅最高,达到了17.6%;(3)从不同规模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规模越大平均薪酬越高的现象依然存在,10000人以上企业的平均薪酬已接近10000元,为9910元;而20人以下企业的平均薪酬仅为8181元。另外,不同规模企业的平均薪酬同比增速区别不大,均在10%左右。

具体来看:

(1)从不同城市的平均薪酬来看,统计的38个城市中,所有城市的平均薪酬在2019年三季度环比和同比继续出现上涨。平均薪酬超过1万的城市目前仍有北京、上海和深圳,它们的平均薪酬分别为11434、10811和10276元。另外,大部分城市的平均薪酬同比增速在10%以上,其中南宁和武汉的薪酬增速水平最高。从环比的角度来看,薪酬环比最高的城市是昆明,环比增速为8.7%。从同比的角度来看,仅有6个城市的薪酬同比增速小于10%,另外,南宁和武汉的平均薪酬同比增速最高且接近18%,两者在2019年三季度的平均薪酬分别为8275元和8557元。值得注意的是,武汉的平均薪酬水平在今年表现亮眼,增速始终保持在前列。

(2)从不同性质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平均薪酬在9000元以上的增加为四类,分别为合资、上市公司、外商独资和国企。民营和事业单位的薪酬竞争力依然较低,不过事业单位的薪酬同比涨幅最高,达到了17.6%。具体来看,按照企业性质来分,六类企业的分化比较明显,处于第一梯队的依然是上市公司和外商独资企业,它们的平均薪酬在9500左右;处于第二梯队的依然是合资企业和国企,它们的平均薪酬在9200元左右;民营企业和事业单位的薪酬竞争力较低,它们的平均薪酬仅在8500元左右。

(3)从不同规模企业的平均薪酬来看,规模越大平均薪酬越高的现象依然存在,10000人以上企业的平均薪酬已接近10000元,为9910元;而20人以下企业的平均薪酬仅为8181元。另外,不同规模企业的平均薪酬同比增速区别不大,均在10%左右。具体来看,规模在500-999人、1000-9999人和10000人以上的企业,它们的平均薪酬均在9000元以上,分别为9090元、9486元和9910元。与之对应的是,规模不足100人的两类企业,它们的平均薪酬仅有8181元和8239元,小企业的薪酬压力依然较大。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