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Pods拯救潍坊首富

作者:林夏淅

来源:市界

过亿的手机耳机出货量、全球第一的手机麦克风出货量、全球VR设备50%以上的市场份额,凭借这些耀眼的光环,歌尔股份受到资本市场的热捧。近四个月来,歌尔股份的股价从7.21元/股涨至18.21元/股,涨幅高达132.86%。

10月份公布的2019年胡润富豪榜上,公司实控人姜滨、胡双美夫妇以180亿元继续蝉联潍坊首富,全国百富榜位列第195,较2018年上升42个席位。

在一切向好的表象下,实则暗藏玄机。

01

“徒有其表”的业绩回升

歌尔股份实控人姜滨,是一名高学历的“技术男”,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被分到潍坊最大的国有电子企业的一家合资子公司工作,后来,由于受到领导排挤,提出的多项意见,不被采用,他选择了离开。

1997年,姜滨创办歌尔声学的前身—怡力电子有限公司。通过专注于声学产品和大客户战略,逐步打开自己的市场,成为苹果、华为、小米等知名品牌的代工工厂。

公司产品主要为应用于电子产品上的麦克风和受话器等电子元件,以及有线、无线耳机,近几年也在VR设备领域大展身手。

截至当前,歌尔股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声学器件供应商,同时还是索尼和Facebook旗下VR设备的最大供应商,在VR设备领域占据了超过50%的市场份额,成为全球第一。

2012年以来,随着智能手机市场的逐渐饱和,歌尔股份的收入虽然保持增长,但在增速上整体呈现出放缓趋势。在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下滑4.1%的背景下,歌尔股份也首次出现6.99%的营收下滑,归母净利润更是腰斩,下滑幅度近60%。

2019年上半年61.11%的收入增幅看似是回暖,但细看其中的业务结构,会发现这种业绩回升只是“徒有其表”,增收不增利。

在整体收入增长放缓的过程中,歌尔股份的业务结构之间,产生一种“此消彼长”的变化,即电声器件占比减少和电子配件占比增加。2016年电子配件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从上年的27.88%提高至40.37%,同年歌尔声学改名为歌尔股份。

2018年,歌尔股份重新调整公司的收入分类,从原有的电声器件和电子配件两个分类变化为精密零组件、智能整机和智能硬件三个分类。

调研机构数据指出,2019年上半年,无线耳机出货量为4450万副,超过2018年全年出货量,此外,其中销量最大的苹果AirPods无线耳机,有20%左右是由歌尔股份代工生产。此外,IDC预测2019年全球VR产品出货量将达到890万台,同比增长54.1%,歌尔股份作为当前全球份额最大的代工企业,备受看好。

更改名称和业务的重新分类,似乎传递着同一个信息,即弱化原电声器件的概念,突出耳机和VR设备的独立地位,但随之而来的是毛利率的下滑。

2018年,在新的业务分类下,精密零组件(麦克风、受话器等电声器件)以43%的收入比重,贡献了57.42%的毛利。

而智能声学整机和智能硬件,虽然分别占营业收入的29%和28%,但仅贡献了19.22%和22.01%的毛利,利润率远不如精密零组件。

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回升,正是由毛利率更低的两类产品所带动,精密零组件则延续了2018年的业绩下滑状态,此外,三类产品的毛利率均呈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在新旧业务毛利率的综合影响下,2019年上半年,歌尔股份以15.57%的毛利率和3.85%的净利率刷新利润率的新低,总的利润金额也回到了2012年至2013年的水平。

02

被良率拽下的毛利率

电子产品消费升级的瓶颈,以及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持续疲软,近年来上游供应商的毛利率普遍有所下降。

但如果说2017年以前,歌尔股份的毛利率下降是行业现象,那么2018年开始,就更多是歌尔股份自身的问题。

相比于行业排名第一的瑞声科技,歌尔股份的毛利率始终落后8-19个百分点,这主要是由于瑞声科技的声电器件走的是相对中高端的系列,即使在当前的激烈竞争下,也具备很大的优势。

2018年,歌尔股份毛利率再次下滑后,被新的竞争对手立讯精密赶超。其中,外界认为毛利较高的苹果业务,对歌尔股份而言,或许只是一个“好看但不太赚钱的买卖”。

曾就职于歌尔股份的小东告诉市界,歌尔股份2017年开始承接苹果的AirPods(无线耳机)代工项目,2018年4月,歌尔股份的第一支AirPods产品落地,上线初期生产过程中的产品良率(达标率)有限,这就直接影响了该产品的利润空间。

小东还表示,2018年AirPods项目总的来说是亏的,去年年底定的目标是不赔钱。就这相关问题,市界联系上市公司欲进行求证,截至发稿,公司并未作出回复。

2018年歌尔股份年报显示“由于智能手机行业出货量下降、电声器件领域竞争加剧、公司新业务处于良率爬坡阶段”。

从数据来看,2018年智能声学整机(包括耳机及音箱)的收入在增长24.74%的情况下,成本增长了27.84%,综合后的毛利率从2017年的14.73%降至2018年的12.61%,2019年上半年进一步下降为11.79%。

与此同时,立讯精密作为苹果连接线的供应商,与苹果有多年的合作基础,2016年通过收购苏州美特科技,切入声学领域,成为苹果声学供应商,目前已经取得苹果无线耳机近20%的生产份额,有研报显示其产品良率已接近100%。

小东表示同样是生产苹果的产品,立讯精密的利润空间比歌尔股份要大得多。苹果公司曾在与歌尔股份的会议中提出“立讯能做到的歌尔为什么做不到”这样的质疑。 

而这一问题,或许与歌尔股份的生产设备不无关系。

曾就职于歌尔股份的王立告诉市界,歌尔股份的一些生产设备是将外购的设备拆开后,仿制而成,而曾在歌尔股份负责生产自制设备的小金表示,对此不做评论。对于这一说法,市界试图向歌尔股份求证,截止发稿,对方并未给予回复。

▵ 山东潍坊,歌尔股份公司(Goertek)展台

除此之外,2018年歌尔股份的设备投入相比立讯精密有所落后,两家公司新增生产类设备分别为21.15亿元和41.37亿元,折旧率则分别为35.28%和19.6%,简单来说就是后者更新一些。

并且在2018年两家公司新增的生产设备中,歌尔股份主要由在建工程转入,立讯精密则主要由外购产生。

03

从资金缺口到管理弊病

除了毛利率下滑,歌尔股份目前还面临着其他棘手的问题。

大客户收入占比高一直是这类代工企业的通病,歌尔股份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从2017年开始跃升了一个台阶,进一步加强了对大客户的依赖性。

在此情形下,立讯精密既然已经切入了声电器件领域,抢下苹果AirPods 20%左右的份额,那么歌尔股份目前的大客户华为、小米等,也很有可能变成立讯精密的下一个目标。此前的大客户战略,现在反而容易成为歌尔股份的软肋。

声电器件领域,歌尔股份虽然吃了个哑巴亏,但在VR领域,歌尔股份是全球市占率最高的代工企业,也是公认的事实。

只是当前歌尔股份在已经占据全球VR设备50%以上市场份额的情况下,2018年VR设备收入也只占自身总收入的27.9%,能不能成为新的增长动力,还要寄希望于未来5G技术对VR设备的具体推动作用。

盈利能力下滑,歌尔股份的资金方面压力开始显现。

2011年至2017年,歌尔股份账面货币资金与一年内即将到期的带息债务之间始终保持着12.12亿元以内的缺口,然而2018年年报和2019年半年报显示,这一缺口突破了40亿元,当前资金状况已经不再宽裕。

截至当前,歌尔股份前三大股东分别质押了所持股份的49.69%、52.13%和88.7%,其中实控人姜滨质押的2.61亿股中,有82.38%都发生在2018年6月以后,与资金缺口放大的时间也相对吻合。

今年9月,歌尔股份再发公告称将发行40亿元可转债,投入无线耳机、VR/AR及青岛研发中心几个项目中,届时,歌尔股份通过股权和可转债累计募资金额将达到100亿元,占净资产的40%左右。巧合的是,此次40亿元的募资金额与当前的资金缺口也是吻合的。

与歌尔股份资金状况相对应的,是实控人姜滨姜龙俩兄弟,自2012年以来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员工持股计划及可交换债券等方式,累计套现近65亿元。

还有依托歌尔股份壮大起来的歌尔集团,手握大量优质资源,却并没有发力与主业具备协同效应的业务板块,而是大手笔发展高端房地产项目、开酒店、办学校等。

有员工认为,歌尔股份优势在于外部动力充足,能够获得政府、学校的支持,但劣势在于内部动力不足,规模扩大的同时,管理和文化并没有跟上,导致目前的管理过于形式主义。

歌尔股份在声电器件行业和VR行业能做到行业领先,必有其成功之道,但在市场变化之下,如何面对当前贡献有限的新业务、逐渐萎靡的旧业务、切换赛道的新对手,以及管理上的弊病,成为潍坊这对首富夫妇的新课题。

(文中小东、王立、小金均为化名)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