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重整的银亿 陨落还是涅槃

作者:老道 

来源: 弹房

近日, 银亿集团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不同于“破产清算”,其主要是用于救助暂时经营困难但仍具有运营价值的企业。一方面可以促进资源整合,减少资源浪费;另一方面给困境企业重生的机会,继续服务市场经济——银亿方面如此解释道。

银亿看似还吊着一口气。但如今,银亿的市值已从2018年年中的400多亿元,缩水至74亿元左右。

从原来专业从事房地产开发,到“高端制造+房地产”双轮驱动,银亿的转型从结果看来并不顺利。2018年,银亿的主营业务汽车零部件及房产销售的营收分别同比下降36.5%、21.8%。

如此,用“造车梦碎”来形容银亿似乎不太合适,毕竟与贾跃亭们执着于汽车整车制造不同,银亿主要售卖的是变速箱和安全气囊。汽车整车制造需要技术、工艺的长期积累,以及资金的大量投入,难以一蹴而就令银亿退而求次。

但汽车产业的整体低迷,还是将转型的银亿卷到了涡流中心,其自身问题开始逐渐显现。自2018年连续债务违约与业绩触底之后,银亿开始滑向无底深渊,但依然坚信“通过此次破产重整,定能渡过难关,重新发展”。

一笔债券引爆的暗雷

2018年平安夜,银亿宣布规模3亿元的“15银亿01”公司债无法如期偿付回售款本金。而这一天距离董事长熊续强问鼎宁波首富之位,仅过了两个月。

据约定,该笔债券的兑付日为2020年12月24日,若投资者在该债券存续期的第三年未行使回售选择权,则回售期为2018年12月24日。临近“15银亿01”2018年回售期,银亿上调了债券的票面利率150个基点至8.78%,期望延期兑付的意图明显。

但依然有99.9%的持债者选择了回售,申报量为2.99万张,剩余托管量仅剩2670张。

对于大规模的回售,银亿称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其2018年年报却显示,银亿期末约有47.5亿元的预收款项,以及7.5亿元的现金,承担3亿元的回售款本金应该并不困难。

截自银亿2018年年报

但在年报中,时任银亿独立董事的余明桂发表异议声明,认为公司的管理存在重大缺陷,同时关联方的占用资金亦拥有一系列回款和计提的不确定性。同时,审计机构亦针对银亿的资金回收及持续经营能力表示有不确定性,对财务报告形成了保留意见。

截至2018 年期末,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占用银亿及其子公司非经营性资金余额22.5亿元,占期末净资产150.7亿元的14.9%,且截至报告日仍未归还。

也正因为对资金占用的披露,银亿在2019年5月6日触发“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因此戴上了“ST”的帽子。

在债务“爆雷”的4个月前,银亿的危机已显露出了苗头。8月23日,银亿因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停牌,随后披露了《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及相关文件。

然而,深交所针对上述文件提出了问询函,并要求银亿在9月7日进行答复,银亿却足足拖了两个多月,直至11月19日才给予回复。深交所旋即强制银亿复牌,停牌近3月的银亿当日股价即一字跌停。

这只是银亿点燃“爆雷”引信后的开始。

截自银亿公告

截至2019年4月30日,银亿公布的到期未清偿债务金额已达到24.33亿元;同时,银亿及子公司共9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同日,独立董事余明桂提出辞职。一个月后,银亿又宣布新增了三笔到期未清偿债务,涉资3.5亿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

不仅如此,银亿还将在2019年6-9月面临三笔债券约15亿元左右的兑付压力。

大手笔转型 资金流动性成大问题

“银亿一直是一个综合性的企业,九几年银亿就已经在国内设有制造工厂了。”熊续强如此对外表示。

依靠收购改造烂尾楼,银亿赚到了第一桶金,其总部所在地宁波外滩大厦亦曾是烂尾楼之一。但银亿不甘只做“烂尾楼改造专家”,曾进军食品、资源类产业的它,于2016年找到了自己的另一个主业。

2016年,银亿由房地产转型为“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熊续强认为,“汽车和房地产一样,都是万亿级别的市场”。

是年,银亿开始大展拳脚,以120亿元的大手笔收购了三家行业领先地位的国外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并将其中两家注入了上市公司银亿股份内。由美国ARC生产的安全气囊,及邦奇集团生产的变速器,成为了支撑银亿高端制造营收的中流砥柱。

几笔大额收购为银亿迅速完成了双主业布局,向高端制造激进地转型扩张,引发了银亿市值的膨胀,为熊续强带来了近300亿元的财富,亦将其送上了宁波首富的位置。同时,银亿汽车零部件的营收比重逐渐加大,而在地产方面的扩张却逐步停滞,银亿俨然已转型成为了汽车零部件制造商。

但银亿的美好如昙花一现,在2018年底迅速消逝。

2018年,中国汽车消费市场转冷,广义乘用车全年产量同比下降5.0%;销量同比下降6.0%,为28年来首次下滑。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中国汽车产业景气指数亦表明汽车产业位于“蓝灯区”,处于低位运行阶段。

受大环境的影响,2018年银亿在汽车零部件的营收同比下降了36.5%,房地产收入亦下降了21.8%,二者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57.1%及31.8%。

截自银亿2018年年报

其中,变速器销量和产量均有同比下降,库存量同比激增526.0%,库存积压明显;安全气囊亦有相同情况,但幅度相对较小。

值得一提的是,银亿2018年的在建建筑面积同比提升了42.3%,项目开发有所回暖。

截自银亿2018年年报

几大主营业务的疲软导致了银亿营收与净利润的双双下滑,2018年,银亿实现营业收入89.7亿元,同比降29.39%;归母净利润为-5.7亿元,同比降135.8%。令归母净利润大幅下降的一大重要原因,是期内银亿计提了10.3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其注入上市公司的两宗境外资产,不仅没能完成业绩承诺,邦奇集团更是于期内亏损近8亿元。

另一方面,是银亿难以解决的资金流动性问题。

下滑的营收与利润,让大手笔收购后高杠杆运营的银亿骑虎难下,-45.0亿元的筹资性现金流吞噬了公司的在手资金,期内现金因此大幅减少了31.0亿元。而银亿仅剩7.5亿元的期末现金,与其34.1亿元的一年内到期负债相距甚远。

“目前是银亿最困难的时期,但2018年的业绩已经到了底部,2019年困难会过去,长期是向好的,我一直对公司充满信心。”2019年5月21日,陷入困境的熊续强如此对外界回应。

这与银亿宣布破产重整时所表示的是同一种决心。但光靠决心,显然已经无法力挽狂澜了。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