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发证券(000776.SZ):股价被打回原形,百亿定增也“流产”

今年2月到3月,A股牛气冲天了一把,那时的人们都憧憬着牛市要到来。行情的排头兵——券商都是齐齐大涨,表现好的早已翻倍,表现一般的也有50%左右的涨幅。

其中,广发证券(000776.SZ)期间最高涨幅为47.2%,从12.69元一路飙涨至盘中最高的18.68元。不过,好景不长,随着大盘的回调以及自己踩雷ST股,股价也被打回了原形。截止6月18日收盘,股价仅报收12.73元。

(行情来源:富途证券)

股价大幅回调了不说,还有更扎心的事——筹备1年多的百亿定增项目“流产”了。

百亿定增自动“流产”

6月17日晚间,广发证券在公告中宣布此前已经获得证监会批准的150亿元定增项目由于过期宣布失效。

(来源:广发证券公告)

广发证券表示,“在取得中国证监会批复后,公司一直积极推进发行事宜,但由于市场环境和融资时机变化等因素,公司未能在中国证监会核准发行之日起6个月内完成发行工作,该批复到期自动失效”。

2018年6月29日,公司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等相关议案。

2018年11月12日,公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的申请获得证监会发审委审核通过。2018年12月26日,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的书面核准文件。

根据此前的定增预案,广发证券150亿元定增主要用于5大方面:

1、加快推进集团化战略,增加对全资子公司的投入;

2、提升证券金融服务能力,主要用于融资融券、股票质押等资本中介业务;

3、大力拓展FICC业务,主要用于固定收益等投资;

4、进一步提升科技金融支持业务发展的能力,加大对信息技术系统等的投入;

5、其他营运资金安排。

根据定增预案,广发证券150亿元的定价基准日是发行期首日,发行价格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不含定价基准日,下同)公司A股股票交易均价的90%。

5月8日,广发证券的收盘价为15.97元,而今日收盘价格仅为12.73元,缩水超过20.28%。

股价的连续下跌,导致了一个尴尬的局面,就是早前确定的定增发行价远高于二级市场价。这也造成了广发证券定增最终遗憾收场。

吉林敖东认购也落空

如果这笔非公开发行能够成功的话,不仅是广发证券能拿到约150亿元的资金,对于广发证券的第一大股东吉林敖东更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与大多数券商不同,广发证券的股权比例较为分散且无实际控制人,前三大股东分别是吉林敖东、辽宁成大和中山公用,最新的持股比例分别为16.43%、16.4%和9.01%。

其中,广发证券第一大股东吉林敖东,持有广发证券A股12.523亿股、H股4102.6万股,占广发证券总股本的16.97%;全资子公司敖东国际(香港)实业有限公司持有广发证券H股86.88万股,占广发证券总股本的0.48%,合计持有广发证券股权比例为17.45%。

手握着广发证券这块优质资产,成为吉林敖东的“医药+金融”板块中的重要一部分。2018年,吉林敖东拿到广发证券的投资收益为7.457亿元,占当年吉林敖东利润总额的72.91%。

实际上,增持广发证券、坐稳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也是吉林敖东长期以来的目标。

早在2004年,中信证券对广发证券提起要约收购时,吉林敖东董事长李秀林就曾喊话不会放弃广发证券股权,并将择机增持广发证券股权至20%。

2018年5月,广发证券就与吉林敖东签署协议,吉林敖东拟认购非公开发行股份的金额为监管机构核准的募集资金总额上限乘以22.23%,耗资33.35亿元。如果按此比例认购,吉林敖东持有的广发证券比例将达到18.12%。

2019年4月10日,在吉林敖东的业绩说明会上,吉林敖东副董事长、总经理郭淑芹确认,公司将以自有资金和自筹资金形式参与认购广发证券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

吉林敖东此前公布的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合并的货币资金为19.56亿元。相较于购买广发证券需要的33.35亿元,吉林敖东仍需要筹措一大笔资金。

现在到好了,广发证券储备1年有余的百亿定增,就这么打了水漂,吉林敖东的想法也落空了,想必会有些失望。

尾声

这些日子,广发证券真是经历“多事之秋”。前不久,还交出了“五年来最差成绩单”。2018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9.43%、净利润同比更是下滑49.97%。

在业绩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下,广发证券这笔非公开发行也落空,不免有些让人遗憾。

目前,除广发证券已经停止实施外,仍有第一创业、中原证券、中信建投等7家券商共计809.6亿元的定增方案等待实施。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