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汽车陆群:新势力造车,拿什么跟传统PK?| 大咖面对面

「依靠技术进步获得产品竞争力,这才是一个产业健康的标志。」

在苏州太湖以东,前途汽车现代化的生产基地里,格隆汇见到了长城华冠/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

本是清华汽车工程系科班出身,不同于其他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大多都具备营销和市场背景,长城华冠及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则是近30年来深耕汽车领域,始终与汽车技术打交道,自主掌控知识产权专利技术,已申请专利1638项,其中发明专利733余项;申请国际专利11项,其中发明专利8项。拥有软件著作权11项。一提起汽车,陆群就有一种“工程师”的自豪感,滔滔不绝,开启了演讲模式。

前途汽车苏州生产基地

对于汽车产业发展,陆群有别样的“情怀”。我们都来自于传统汽车行业,无论是技术,还是生产管理团队,都属于汽车行业专家。相较于外行的“挣快钱、蹭热点”,我们更尊重汽车产业发展的逻辑,这也是我们长久以来“低调”的原因。

对于汽车销量出现“28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他并不担心,从仅有150辆的汽车千人保有量来看,中国汽车走入普通家庭的进程刚走了一半,汽车仍然是实打实的朝阳产业。

而电气化给了造车新势力进入的机会——没有发动机意味着不需要耐热的钢材,可以代之以更轻量化的材料,较轻的车身也更能节省电池成本,这就要求新能源车企重塑制造工艺。然而,很多造车新势力却选择代工、复制传统车厂,甚至是把注意力放在了营销宣传上,为了缩短投资回报的周期,放弃了电气化的改革优势,这让陆群感到很惋惜。

前途汽车的首款量产车K50是一辆电动超跑,补贴后售价68.68万,显得非常激进。然而这却是在陆群经过了对市场的审慎思考后,做出的判断——一辆电动超跑,既能充分发挥电动汽车加速快、无噪音的优势,又能以低价实现超跑的平民化,更重要的是,小众的跑车市场会因为价格亲民而越来越大众化。

而K50作为首款车,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感,也会打响前途的品牌,颇有点蔚来EP9的做派,只不过不同的是,K50已经实现规模化量产。

以下是格隆汇对陆群的专访实录。

汽车仍是朝阳产业?

01

格隆汇:有评论说中国汽车销量在2018年出现了“28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认为这和整个经济增速放缓也有一定的关系,但新能源汽车的销量表现相对不错。您对中国的汽车市场怎么判断?

陆群:很多媒体对“二十八年来的首次负增长”非常在意,其实是来自对去年国内外经济形势的焦虑。总的来说,2018年全国汽车销售同比下降了近3%,另一方面新能源汽车销量则同比增长了69%,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些数字背后的信息。

中国车市连续增长了28年,只下滑了不到三个点,总体来说还是稳定的。别看有所下滑,去年我们的销量仍然高达2800多万辆,第二大市场美国只有1727万辆,被甩开很远。

再看另一个数字,我们的汽车千人保有量是非常低的,只有140辆,而美国是797辆,一般的发达国家比如日本有591辆,即便是一些后来才发展起来的国家,如韩国也有400辆。那么,未来中国的汽车千人保有量,是很有可能达到准发达国家的300辆的。

02

格隆汇:那么当下是什么原因制约了我们的汽车千人保有量的增长?

陆群:制约这件事情的原因是购买力的问题。每千人300辆汽车是满足人们基本出行需求的标准,500到600辆是正常需求的标准,所以相当多的老百姓是因为购买力的问题,没能买得起车,不是说不需要。

从2000年开始,汽车开始进入中国消费者的家庭,因为中国经济的梯度发展,不可能让十几亿人同步增加购买力,所以我们判断,大概要到2030年,汽车才能完全进入中国的家庭,这里只说购置新车,不是换车。

现在中国只有2.4亿辆汽车,如果14亿人口都按需购买的话,全社会的汽车保有量大概在4到5亿辆,还有一倍的增长空间。即使中国汽车保有量真的达到了5亿辆,接下来也会进入旧车替代,每年仍然会产生4000多万辆的增量,基本上要占到全球汽车总产量的40%,这还没有计入中国汽车的出口增量。

基于人口数量、国土面积以及居民出行需求,我们判断,中国的汽车市场仍然是一个增量市场,汽车产业仍然是一个朝阳产业,它的增长率会持续增加,达到4000多万辆之后,才会趋缓。在增长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小幅度的波动甚至负增长,但出行消费的升级是不可逆的,开惯了车的人是不会再回去坐公交或是骑摩托的。

03

格隆汇:2018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25.6万辆,比上年同期增长了61.7%,这个数字在大市场负增长的背景下是非常惊人的,这是不是说新能源车市场已经到了一个增长的拐点?

陆群:不要停留在表面的数字,一定要了解数字背后的东西,才能预测后面的市场情况。首先,100多万辆车相对于2800多万辆的汽车总体销量而言,只是个位数的百分比,夸张一点讲,它几乎不具有统计学的显著意义。再看这120多万辆车里,像特斯拉、蔚来这类售价不低的新势力加在一起,也就卖到了两三万辆,剩下的120多万辆车,几乎都是靠补贴卖出去的。销量超过十万辆的,北汽新能源和比亚迪无一例外都是便宜的车卖得最好,依靠补贴打造低价。但从2019年补贴开始退坡,到2020年年底完全取消,许多企业就会陷入两难的选择。10万以下汽车的消费群体对价格是非常敏感的,一辆车涨价几万块,他们一定会寻找其他替代品。

但我们依然乐观,补贴退坡会让企业被迫回归正常的产业逻辑——依靠技术进步获得产品竞争力,这才是一个产业健康的标志。未来补贴应当用在充电设施的建设上,改善人们使用电动汽车的环境上,比起简单地补贴给车企要来得有价值得多。特斯拉就没有补贴,但很多人还是要买,这说明电动汽车比起汽油车,是有一些竞争力在的,是能给用户带来价值的。

04

格隆汇:基于这样的判断,新能源汽车行业将会如何发展?

陆群:电动化会给汽车产业带来一次颠覆性的冲击,这可以说是汽车产业汽车发明130年以来最大的一次技术变革,它颠覆的不仅是产品本身,还颠覆了整个汽车产业链。

过去汽车产业链有两大支柱,一个是车用内燃机,还有一个围绕钢材的一系列工艺,在电气化时代,这两大支柱都被动摇了。

电动汽车不需要发动机,也就没有了发动机燃烧排气所产生的高温,那么电动汽车就可以引进一些不耐高温的轻量化材料,包括各种轻金属、纤维、树脂等等。车身使用轻型材料,就可以用更少的电池驱动汽车,要知道电池成本占整车成本的40%,这会大幅度提升电动车的性价比。

铝合金车身焊接

电动汽车的材料更加轻量化,意味着原本围绕钢材的冲压、焊接工艺门槛大幅降低,过去需要大规模生产来摊薄成本的财务模型也不复存在了,行业对新进入者也更加友好。这也是为什么几十年来都没有新汽车品牌进入行业,到了新能源开始,国内外突然就冒出了很多新势力。

造车新势力的“变革性优势”

05

格隆汇:如果行业不再有那么高的门槛,那接下来造车新势力和旧势力当中,谁会成为最终赢家?

陆群:对于新造车势力来说,既然是新来的,你一定要在产业的变革点上切入,一个是电驱动系统,另一个就是新材料带来的新制造工艺。这两块上,长城华冠一直是紧抓不放的,我们很早就自建工厂去研发新材料、新工艺。在前途汽车工厂里,碳纤维背后有一整套的复合材料生产工艺,铝合金背后也有一整套非钢材的轻金属制造工艺。

碳纤维蓝光检测

很多造车新势力找人代工;也有一些造车新势力,虽然是自建工厂,但却复制了传统汽车以钢板为核心的工艺;还有一些着力于新的营销噱头、用户关系,在边缘化的因素上发力,这都是放弃了电气化变革带来的优势。传统汽车从规模生产、技术积累、品牌历史、用户认可、传统产业链乃至销售渠道的优势,都是压倒性的,正面比拼不是一个新进入者明智的选择。只有在新的变革点上形成新的优势,才能在和传统车企的竞争中存活下来,进而形成自我的竞争优势,谋求进一步的发展。

前途K50

06

格隆汇:您希望前途K50这辆车给用户带来怎样的体验,它有没有达到您的要求?

陆群:我们经常被问到你们怎么生产这么一个两座的电动超跑,车是看起来很好看,但问题是谁买呢?这么贵,就两个座,一般人谁买跑车?这其实不是基于对当前市场的竞争判断,而是基于对未来趋势的预判。

第一,既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电动汽车的竞争者是汽油车,那我们就应该造出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能在特定场景中跟汽油车一争高下的电动汽车。电动汽车有很多天然的优势,动力性能好、加速快且平滑安静、操控精准,这在哪些场景下能发挥作用呢?在跑车上。开跑车的人很少开长途,所以对续航里程、充电时间以及充电设施不普及这些短板没有那么敏感,但电动汽车的优势在这一场景却被放大了——想象你在体验高速驰骋时,听到的只有风的声音,这是怎样的一种享受。而且与动辄两三百万的汽油超跑相比,前途K50的价格不到70万,在这个价格上,我可以秒杀所有汽油跑车。

第二个立足点就是跑车现在虽然是小众市场,但这个市场会很快地扩大。人人都喜欢速度感,这是一个很低层的人性需要,新一代的消费理念越来越个性化,跑车会越来越受他们的欢迎。今天之所以没有多少人买跑车,不是不喜欢,而是汽油跑车太贵了,贵到了被贴上“富豪的玩具”的标签。如果我们把它的价格降到了70万,速度体验更好,实际上就让超跑脱离了这个标签。

而在这个小众的市场上,我们有竞争力,又没有什么像样的竞争对手,那做这件事就是有商业机会的。所谓“先做正确的事,再正确地做事”。

“资本逻辑”仍占上风

07

格隆汇:长城华冠会有来自资本的压力吗?

陆群:长城华冠一向尊重资本的力量,致力于产业和资本在融合的过程中能够各取所需。在跟资本的对接时,我们会把这些事情讲透,一定是拿那些能够匹配产业逻辑的钱。产业逻辑和资本逻辑一定要匹配才能双赢,如果匹配不上,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双输,资本扭曲企业或者企业骗了资本。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周期比较长,需要有特定的资本或资本组合来与之相匹配。过去20年里,中国涌现出的著名基金大都受益于互联网产业,企业发展周期相对较短,一部分投资人因此形成了一些思维惯性。这让很多产业的融资处于尴尬的境地,不只是汽车制造业,生物医药业、飞机制造业都是这样,很难想象一家飞机制造企业如何依靠“5+2”存续期的基金来支撑。

08

格隆汇:2月20日,长城华冠发布了拟申请“新三板”(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的公告,请问摘牌后公司融资是否受影响?

陆群:这次摘牌是公司主动申请的,并不是被退市。在“新三板”挂牌的三年多里,公司的知名度、品牌辨识度、技术实力、制造能力、资本运作、公司治理等各个方面都有了飞跃式的发展,设计、整车、零部件三大业务板块也已经开始实现营收。 

随着国家对科技创新的重视,融资政策红利的逐步释放,对于长城华冠这样的自主掌控核心技术,行业空间巨大,过往三年来高速成长,处于战略投入期和营收增长期的科技实业公司,融资渠道是非常宽阔的,“新三板”只是其中之一。摘牌不仅不会影响融资,可能还会进一步加快我们的融资节奏和资金效率,对此我们非常有信心。

09

格隆汇:为什么看上去做法不符合产业逻辑的企业,反而更受资本欢迎?

陆群:只有一个原因,快。这个逻辑很明显,只需要一个故事推高估值,就可以很快上市,企业可以在三五年的周期里让资本套现退出。在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里,今天仍然是资本主导,资本逻辑在跟产业逻辑的博弈之中占了上风,这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很多企业骨子里还是以资本为核心,所有操作都是围绕着如何一步步推高市值,为早期投资人找到一个高位退出的通道,但汽车企业家们参加的是一场“马拉松”,不是“击鼓传花”的资本游戏。

10

格隆汇:资本主导会给新能源汽车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

陆群:很明显的现象是品牌力和产品力出现倒挂。自媒体时代,传播会加快速度,但体验不会加快,所以产品的知名度很容易打出去,美誉度却要等着体验跟上来,知名度很高、美誉度却迟迟上不来,就是因为品牌远远走在了产品前面。往往汽车还没投产,品牌名气就已经很大了,这也是中国特有的一个奇怪现象。

11

格隆汇: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场已经动工,未来特斯拉部分车型实现本土化生产,可能会带来不小的价格降幅,您怎么看这对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影响?

陆群:特斯拉无论是在美国的成功,还是到中国建厂,这对整个电动车行业来说都是巨大的利好。特斯拉让人相信,一个企业能够只靠生产纯电动汽车而存活,一辆电动汽车可以是体面的、有科技感的。在特斯拉之前,电动汽车都是老年代步车,或是“买菜车”的代名词,很多人由于汽油车牌照的限制,不得不买他们不喜欢的车。现在,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电动汽车,电动汽车的市场规模在急剧扩大,政策支持、设施建设也在迅速开展。

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面,电动汽车的最主要的竞争者是汽油车,而不是其他电动汽车。特斯拉来了以后,不会冲击其他电动汽车品牌,而是跟我们这些做电动汽车的人一起,更快地把新能源汽车的蛋糕做大,从传统汽油车市场上抢夺份额。毕竟现在新能源汽车销量才一百多万辆,也就意味着去年买车的2800万人里,还有2600多万都没买电动汽车。所以我们特别欢迎特斯拉来到中国市场,进一步推高人们对电动汽车的接受度。

前途K20

前途Concept 1

12

格隆汇:在前途K50之后,长城华冠未来的产品是怎样的?

陆群:前途K50作为我们的第一款整车产品,要首先在市场站稳脚跟,用产品力提升美誉度,后续数款新车型上市就会有更好的基础。“前途”这个品牌我们是会长远地做下去,未来在各个细分市场我们都会做布局。目前,前途汽车正持续开展后续4款车型的研发试制工作,第2款产品前途K20双座版已进入准量产车试验阶段,其他3款4座以上车型也即将亮相。如果首款产品品牌成功,加上其他车型陆续量产,那么我们的财务模型很快就能够实现良性循环,现金流转速度加快,毛利率提升,甚至更快地实现盈利。在未来的智能网联汽车方面,正在开展L4级别自动驾驶样车的合作研发及测试,同时加入了中移动发起的5G自动驾驶联盟,可参与5G环境下的道路测试,还启动了低速物流车自动驾驶的研发。在前途K50上市之前,我们做整车的经验已经16年了,在长期的技术积累和正确的战略规划指引下,我们对长城华冠的发展,对“前途”这个品牌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 版权声明 ·

格隆汇·大咖面对面出品

本文版权归格隆汇所有

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授权许可

本文谨代表受访者独立观点

并不代表格隆汇官方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