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小年中欧演讲精粹:没有任何理论可以解释股市疯狂

作者:许小年

1)经济下滑,前几年透支的结果。

2)过去追求GDP用印钞、借债发展。地方债务风险,目前的政策,实际是用长债换短债,推迟还债时间。

3)中央银行为此背书,有可能买地方债务。中央政府不应再托经济,否则将经济转型后延,必须通过改革创造新的红利。

4)对于新常态提法赞成:不再以GDP为目标;不再用宏观政策维持GDP;通过改革创造新的红利。问题是:口号;可是旧思维又回来:财政又开始花钱(落在中央财政身上);又货币扩张(降息降准)。

5)财政带动民间投资。可是不能:原因是无处可投。增发货币都去股市了。原因是过剩经济。不是差钱,而是差可以挣钱的投资机会。

6)股市——羊毛长在猪身上。钱没有去实体而去股市。

7)要去过剩产能-敢投资-经营良好-收入增加。

8)对外输出过剩产能-一厢情愿的想法。东盟十国:2点3万亿美元。俄罗斯2万亿美元。巴基斯坦2千5百亿。中国十万亿。所以不能带动我们的经济体。

9)股市牛在转型、一路一带等等说法。荒谬离奇!这是吹着口哨走夜路给自己壮胆。不愿意再写文章批了。目前没有任何理论可以解释目前的股市疯狂,除了凯恩斯的动物精神。

10)想问:股市融的钱是否进入实体经济?放眼望去,没有比股市更赚钱的。股市融资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公司财务基本原理:股本资金成本比债务资金成本高,因为承担更高经营风险。这种说法开玩笑。大家都把自己资金当成0成本资金。股市赚不到钱,因为拿钱走的从来没有想到给股民高的回报。人为扭曲,造成企业乱投资,造成过剩产能。

11)最后下场会很惨。这次股市狂潮,真的不知道如何收场。

12)目前两个一致:第一,大家都知道泡沫。分歧在于什么时候破。第二,每个人相信,破的时候,比别人跑得快。

13)不知谁出的主意。国人皆可杀之。上害领导下害黎民。

14)企业自己要思考:企业目前如何转型。不转型等死,转型找死(主要是不知道怎样转型)。

15)我们这个民族缺乏独立思维能力的民族。造成跟风。

16)造成企业转型的障碍:

1、过去的成功,希望过去的成功可以无限复制。(转型不是转行)过去很多成功要素是低成本扩张(人员、土地、技术)以及可以抢占的市场。但是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抢占市场,已经没有未饱和的市场了。企业成功的关键是研发和创新。传统的思维方式和传统的商业模式。

2、机会主义心理。“风口上的猪都会飞”。不断有人问风口再哪里。如果你把自己讲到猪的水平我和你无话可说。“我发现平台拥挤不堪,但平台上空空如野”。

3、中国企业家群体缺乏个性的群体。中国是个从众的文化。缺少内心世界,或者是外界建立的。追求的是外界的承认而不是自己的成就感。从而使我们在创新方面落后。外界统一的评价体系,就会严重趋同企业家的行为。所以在风口上拥挤不堪,而没有风的地方就没有人。严重制约创新。中国企业家很少说我干这件事“cool”。

17)对于互联网的看法:

1、冷淡的漠视到恐慌式的膜拜。

2、互联网只是200年间新技术的一项。蒸汽机远远超过互联网,电力,内燃机,电脑,从来没听说过蒸汽机思维、电力思维。国外没有这说法。英文怎么翻译互联网思维?

3、互联网是帮助转型的利器不是神器。

18)所谓互联网思维,一项项对照了下,几乎没有新东西。甚至是有错误的。

1、你一定要做到单品海量。不错但片面。互联网有很强的规模经济效应。nothingnew。规模经济效应是由成本结构决定的,固定成本比重越大,越强。规模越大成本越低。互联网一旦建立,所以边际成本几乎等于零。但是这不是唯一商业模式。还有一种商业模式:多品微量。因为需求的多样化。

2、产品要做到极致。这是错的,是自杀行为。产品的品质要做到成本和效益的平衡点上。越到后边成本上升越快。做到比所有竞争对手好一点点就可以了。

3、羊毛出在猪身上。有效但不要神化。早就有了。沃尔玛早就在做了。(供应商)

4、平台战略,因为轻资产,不操心。是互联网优势,也不是特有。比如宝洁,雀巢。做的都是平台。

5、互联网+。真正的课题:如何开发自己的产品;如何提高效率。线上到线下,互联网+;线下去线上,+互联网。取决于哪个效率高。亚马逊趋势是离开电商,去干云计算和平台。可能干不过沃尔玛。去年网上销售增长额第一次超过亚马逊。亚马逊20%来自于非主营,平台和云计算。收益率高。简单的、不大需要体验的商品,适合上线。亚马逊和沃尔玛,两者长期共存,在各自优势领域超过对方。一个人要是口口声声说互联网思维,就是没有思维。

19)关于创造价值:

1、提供新的产品和服务;

2、以更低的成本提供已有的产品和服务。赚钱未必创造价值。

但是利润不可持续。如果创造价值就一定会赚钱并持续。金融机构创造价值是赚的信息的钱。信息收集处理分析。P2P,创造价值了么?创造了一些价值,只是“介绍所”。怎么保证婚姻介绍的成功,如果能保证,就创造大的价值。对信用的建立评估是金融。阿里是最有可能的数据来做,资产总量才200亿。小菜一碟。因为数据远远不够。

20)康德:启蒙定义:启蒙就是有勇气运用自己的理性。

【附】驳文:

科学看待当前牛市风险兼评许小年炮轰牛市逻辑

文/董少鹏(证券日报副总编辑)

不知不觉中,新一轮牛市已经走过了10个多月。至6月5日,上证综指突破5000点,比2014年7月22日行情启动时上涨142%;深证成指同步上涨139%,创业板指同步上涨292%。股市走出这样强劲的行情,反映了广大投资者对经济发展和改革进程的高度认同和良好预期,也在相当程度上反映了中国资产估值的必然趋势

不过,在行情上涨过程中,也有一些投资者盲目追捧概念、忽略具体公司的经营风险;一些新投资者抱着“到股市里捡钱去”的想法参与股市,违背了投资的本质;一些机构打法律法规的“擦边球”,甚至铤而走险违法违规。这些现象都值得引起警惕,应当采取必要措施加以引导和治理。既要依法监管,又要坚定不移发展股市,两者并行不悖。

解决股市发展中的问题,要坚持实事求是,客观理性,切忌搞耸人听闻,打着市场化旗号反市场化。我们向投资者提示风险,但也要尊重他们自主投资的权利和愿望;我们查处违法违规行为,但也要鼓励正当合规的投资行为,要为正当合规的投资行为保驾护航;我们完善市场规则规范,既要着眼短期的风险控制需求,更要着眼长远的市场力量发展壮大。绝对不能走行政管制的回头路。

我们注意到,每一次牛市来临,舆论场上都会出现一些惊人之语,这几乎成了中国股市的一个特色。正在行进中的“改革牛”行情,也再次遇到这样的舆论困境:近期,所谓“失控的牛市摧毁中国经济”,“监管层去杠杆将给股市带来灭顶之灾”的说法见诸网络媒体,似乎中国股市即将迎来大灾难,中国经济也逃不出崩盘的厄运。

昨日,中欧商学院的许小年教授也对牛市行情提出了一揽子否定意见。他认为,关于经济转型、“一带一路”战略支持牛市等说法荒谬离奇,“目前没有任何理论可以解释目前的股市疯狂”,“这次股市狂潮真的不知道如何收场”。他同时对我国经济现状和前景给出了自己的分析。

笔者仔细看了这些言论,认为错误之处颇多:

1、他所说“经济下滑是前些年透支的结果”、“过去追求GDP用印钞、借债发展”,是很片面的。我国经济增速放慢,首先是由于体量显著增大了,即使有透支,局部的。当初增长速度快时,就是因为没有透支吗?

2、他所说的“不再以GDP为目标”、“不再用宏观政策维持GDP”并非中央精神。中央的完整提法是“不单纯以GDP增长论英雄”,没有“不再以GDP为目标”的提法。GDP增长预期目标必须要,而且要持续下去,但我们要有质量、有效益的GDP。

3、他认为当前加大财政投入、加大货币投放不是市场化行为,是旧的宏观调控思维,也不成立。财政货币手段既是政策工具,市场手段,必须使用。何况,像降准这类手段,是把过去错误的行政行为纠正过来,是顺应市场需要的。

4、他说资金无处可投,同样缺乏依据。现在有多少项目都在等资金啊!

5、他认为资金都去股市了,没有去实体经济,逻辑上错误的。二级市场本来就是为新老股东交易服务的,到二级市场的资金就是交易资金。但众所周知,二级市场水涨,一级市场才能船高,对企业融资有利,实体经济因此可以获得大量资金,反之亦然!

6、他认为俄罗斯、东盟十国、巴基斯坦等经济体量小,所以中国与相关经济体开展产能合作是一厢情愿,错误的。30年前中国经济体量也很小,美欧是怎么把产能搬过来的?

7、他说中国企业“不转型等死,转型找死”,这种网络流行语并不能科学地描绘活生生的经济现实,谁说现在的中国企业往左往右都是死?没有这回事!

8、他说“互联网思维就是没思维”,因为外国没有这个提法。外国没有,中国就不能提吗?不但不符合基本逻辑,而且尽显洋奴心态。

许小年这种貌似理性,实则照抄照搬、邯郸学步的“学者忧虑”,是与中国正在推进的改革相脱节的,与我们科学看待股市风险的立场有很大距离的,甚至在方向上是相反的。中国既需要实业升级发展,也需要金融业升级发展;既需要实业家,也需要投资家、金融家。美国的华尔街金融体系对美国经济发展发挥着巨大作用,我们需要学习并超越。至于股票市场内部的自我纠偏,属于“机制”和“人”共同作用的范畴,与发展股市的宏大战略并不冲突。

“改革牛”行情来之不易,值得我们倍加珍惜。高度重视其中的风险,科学看待其中的风险,并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加以疏导化解,是宏观管理和常态监管的题中应有之义。我们不会因为支持牛市而放任风险,更不可能放任违法违规;但也不会因为管控风险而伤害市场,走市场化道路,让市场说了算,是唯一选项。

对于以众口一词的融资交易,笔者要指出,要坚持依法办事,按市场规律办事。目前,可计算的券商融资规模接近2万亿元,推算各种形式的场外配资有1.5万亿元左右,加在一起不过3.5万亿元。那么,即使这些资金全部撤出,不过占沪深两市55.8万亿元总市值的6.3%,为什么要叫成“灭顶之灾”呢?而且,融资买入股票是国际股市通行的做多机制,本身就是为了达成市场的平衡。

一方面,当融资买股者预计到市场可能逆转时,自然会卖出了结;另一方面,资金借出方也会管控风险,在必要时依规对客户强行平仓。监管者只要管好制度设计和监管执法即可。10个多月来,大盘涨幅已经一倍有余,许多个股都翻了数倍,融资买入者有强烈的抛售意愿,市场的反向机制即将启动;同时,融券卖出者可能会增加。所谓“失控”局面,即融资买入盘不断加大的可能性很小很小。所以,请愿一样地要求“去杠杆”实无必要。

笔者认为,中国股市即将迎来大灾难、中国经济无法走出困境的说法,不过是“唱空中国”论调的新变种,没有丝毫的新意,其本质是不接受中国新常态下的发展成就,不承认中国体制的独到之处和发展优势。

当前我国良好的经济社会发展局面,不是靠“行政控制”形成的,也不是靠“驱赶资金”形成的,恰恰是靠深化改革、依法治国走出来的;中国经济和中国股市不存在“失控”的可能,更不可能出现某些势力所期待的崩盘。

一些人对牛市行情坐立不安,急切地要求行情停下来、跌下去。在笔者看来,这是一种“理论浮躁症”在作怪,应该给他们补补钙了。

来源:新浪财经(微信公众号sinacaijing)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