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还会有货币脱钩美元吗?

作者:王晓薇

2015年12月28日夜里11点多,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南部地区哈伊尔路口的一个加油站前,数十辆汽车拥堵在加油站入口处等待加油,这些司机们之所以不辞劳苦地守候在这里并不是因为汽车没油难以挪动,而是因为,大约在一个小时后,沙特国内的石油零售价格将整体提高40%,其中91号汽油的加价幅度高达67%。“我也知道只凭借这一晚上加的油并不能节省太多的钱,我只是想来看看,也许我们再也用不到这么便宜的油了。”一位名叫叶海亚·穆萨瓦的司机表示。

此前,作为世界第一石油生产大国的沙特其国内一升91号汽油的价格约合0.12美元,而一升瓶装饮用水的价格却高达约0.4美元。加价之后,沙特民众将告别那个曾经让他们引以为豪的“水比油贵”的时代,而伴随着这个时代的结束,诸多构成这一时代的元素也将被改写。为了捍卫自己在石油市场上的王者地位,沙特或将背水一战,而为了斩断自己与竞争对手美国之间的羁绊,外界猜测沙特很有可能会放弃已经坚持了30年的紧盯美元的汇率政策,一旦石油与美元这对“最佳拍档”分手,或将给国际外汇市场带来一场“地震”,但“震后重建工作”也许又会给另一些货币带来机遇。

投降还是反击

2015年,沙特ZF的财政赤字为980亿美元,造成这一巨额赤字的原因既有打击IS所付出的军事开支增加,但更重要的原因却是国际油价下滑所导致的收入锐减。据沙特财政部透露,2015年沙特石油税收收入比2014年下降了23%。而该国财政收入的77%都来自于石油工业。“噩耗”还将继续,沙特财政部预计2016年财政赤字将为871亿美元,而做出预算的基础却是国际油价保持在50美元每桶。这一价格无论是与国际能源署所预计的2016年国际油价将保持在40美元每桶,还是与高盛所警告的2016年国际油价将有可能会跌至20美元每桶都相去甚远。

国际石油价格的连续两年腰斩,已经让沙特财政由过去的盈余变为了如今的赤字,为了继续保持自己在石油市场上的话语权,为了逼退包括美国在内的非OPEC成员国对手,沙特一直对于减产持有强硬的否决态度,而迫于沙特货币里亚尔紧盯美元的汇率政策,相较于其重要竞争对手俄罗斯卢布与巴西雷亚尔的持续贬值而言,沙特石油出口的优势正在随着美元走强而减弱。

当这场石油市场争夺战已经行进至“白热化”阶段时,为了取得最后的胜利,沙特有可能会放手一搏。“如果今年油价仍然维持低位,那么一些国家就不得不放松汇率管制,从有管理的汇率机制转向自由浮动的汇率机制。”布朗兄弟哈里曼新兴市场外汇策略全球主管辛恩在其发给投资者的报告中写道。而沙特货币里亚尔则是他认为最有可能会与美元脱钩的货币。与此同时,鉴于沙特在海湾国家中的领导地位以及海湾产油国所面对的与沙特同样的问题,里亚尔一旦放弃紧盯美元的汇率政策,很有可能会在海湾国家内引发示范效应。

自1986年起,海湾合作委员会(GCC)中的五个成员国就一直让他们的货币保持与美元挂钩。只有科威特货币与一篮子货币挂钩,但即使这样其货币篮子也以美元为重。

“如果里亚尔一旦和美元脱钩、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拉姆、卡塔尔里亚尔等‘石油国货币’都可能采取跟随政策。”辛恩表示。

然而放弃使用了30多年的紧盯美元政策,对于沙特和海湾国家而言也是一柄双刃剑。这样虽然能有助于其捍卫石油王国的地位,但是却很有可能引发包括通胀、外资出逃,以及外国劳动力流失等问题。“沙特很难放弃紧盯美元的外汇政策,因为就目前的外汇市场而言,很难有一种货币能有像美元一样的稳定性和市场包容度能够容纳海湾产油国的需求量。”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谭雅玲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放弃紧盯美元是海湾国家一直都有的构想,然而最终能否实现这种构想却并不完全由海湾国家自己来决定,这就是美元的强势储备货币地位。”

石油和美元再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

投降还是反击

伴随着上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凭借着强大的贸易流动性和金融市场深度,石油美元所主导的紧盯美元汇率模式成为了全球通行的“第二个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元也成为了继黄金之后,全球外汇市场的“稳定之锚”,然而油价一次次的暴跌却在不断考验着石油与美元的牢固程度,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仅在2015年,受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影响,全球就有包括阿塞拜疆马纳特、哈萨克斯坦坚戈在内的11种货币先后宣布放弃紧盯美元,抛弃了他们认为最为牢固的锚定目标——美元。而在2016年,伴随着美联储的加息步伐,或将还有大量难以承受之重的“石油货币”或者“工业金属货币”转而选择“抛锚”。除海湾国家之外,安哥拉宽扎、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阿尔及利亚第纳尔等都出现在了全球各大投行和外汇交易所的“黑名单”上。无论是哪一种货币出现变动都有可能给全球汇市带来剧烈波动,而在这种种波动曲线之下隐藏的则有可能是金融体系的另一种重构。

一般放松紧盯美元会以两种方式呈现,首先是一次性升值或贬值,然后在某一个均衡点位再次盯住美元,这是过去十几年国际外汇市场上各国货币为了应对美元压力而采取的常规做法,但是这种做法也很容易导致汇市投机行为,而另一种方法则是直接放弃美元,转而将本国货币与一篮子货币挂钩。这种方式既能让该国在汇率政策方面活动有一定的自由度,又能避免剧烈的波动。

如果一旦沙特等石油国家放弃紧盯美元的措施,他们很有可能会模仿科威特的做法,转而盯住一篮子货币,而一篮子货币的构成则往往取决于双方之间的贸易量。“如果这些国家放弃紧盯美元,那么美元在其外汇储备中的空缺必然会由另一种货币来填充,这对于刚刚加入SDR,又在全球贸易额中占有重要地位的人民币来说则是一个扩大‘地盘’的机会。”谭雅玲说,“但是这仅仅是一个‘蓄势’的机会,然而能否‘待发’却仍然要取决于人民币的改革力度,在尚未成为可自由兑换货币,在金融市场的稳定性、深度和广度都未成熟建立之前,人民币以及目前其他储备货币都很难撼动美元的霸权地位。”

无论2016年是否有货币选择与美元脱轨,可以看到的是我们正在步入美元是世界上唯一锚货币的最后阶段。(华夏时报)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