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湛:美国大选“蓝色浪潮”预期推动债市利率上行

作者:李湛  方鹏飞

来源:财经、湛述宏观


一、美国大选“蓝色浪潮”势头凶猛


离美国大选日已仅剩约半个月的时间,美国许多州已经开始投票,综合各方面信息来看,2020年美国大选恐掀起“蓝色浪潮”,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有较大概率胜选美国大选,民主党也有一定概率同时掌控参众两院,民主党的蓝色可能主导美国政坛。

一是特朗普政府执政能力弱点在疫情应对、民众抗议过程中较大暴露,让中间派和左派民众非常失望。在疫情应对过程中,特朗普政府在明知疫情形势严峻的情形下,向民众传达“疫情影响较小”等信息,反映出其执政“不诚实”的一面,其“注射消毒水”等言论也反映出其不信任、不尊重科学,引发知识分子群体极大反感。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过程中的言论已经引起美国民意撕裂,特朗普当选之后,《时代周刊》将特朗普印在杂志封面,称其为“美利坚分裂国总统(President of the 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特朗普执政之后,其极端言论并未收敛,并且在今年的BLM运动中强调“law and order”,迎合极右白人群体,再次撕裂美国。特朗普的性格特点,如不诚实、不尊重科学、不团结民众,违背了美国民众对总统做好公共服务工作的传统要求,激起了中间派和左派群体的极大反感。

二是美国大选启幕,民众投票率激增,“vote him out”势头可能让特朗普和共和党以较大差距输掉大选。美国大选归根到底是两党选民投票率的竞争。2016年,特朗普和共和党得票数其实不及上次总统大选,但由于希拉里和民主党得票数减少更多,特朗普因此以微弱优势胜选美国大选。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拉开序幕,拜特朗普执政所赐,今年美国民主党和中间派群体投票积极性异常高涨,美国左派群体高度团结,美国各州早期投票的投票率创下了新高,许多选民排队几小时就为了投票。数据显示,今年美国大选投票率可能达到65%,创1908年以来新高。如此之高的投票率,背后则是许多不满特朗普的人去“vote him out”。2016年特朗普本就仅以微弱优势胜选,“vote him out”势头之下,2020年特朗普再度胜选的可能性较小。

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拜登胜选美国大选的概率超过80%,民主党同时掌控参众两院的概率也接近70%。在罗斯福之后,民主党的蓝色曾主导美国政坛长达40年时间,其势头在尼克松之后才逐渐被共和党追上。如果此次拜登和民主党以大比例赢得大选,民主党的蓝色有望再次主导美国政坛,改变美国经济政策走向。


二、“蓝色浪潮”预期推动债市利率上行


如果美国总统和国会分属两党,美国总统将陷入“跛脚鸭”状态,党派政治将极大的制约总统施政能力。近期,在严峻的疫情影响面前,美国新一轮财政刺激迟迟无法出台,背后重要原因就是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特朗普总统之间意见不一,无法达成一致。

选情日趋明朗,市场普遍预期拜登将入主白宫并且民主党同时掌控参众两院。这一“蓝色浪潮”将消除共和党、民主党之间党派斗争对美国政府施政的负面影响,有利于拜登上台之后彻底推行其政策意图。在经历了特朗普总统“非传统”的执政施政之后,市场和民众将欢迎拜登这位温和派、传统路线的政治人物,拜登的政策理念也更易获得社会认可。目前来看,拜登的经济政策较为温和,包括大规模的财政政策刺激以应对疫情负面影响、经济恢复之后小幅上调税率等。由于拜登属于民主党温和派,其政策理念并不激进,一定程度的企业税率上调也并不会引起市场反感,且财政政策刺激受到市场广泛欢迎。

当前,美国国债利率仍处于低位,较疫情暴发前低约100BP,下行幅度远远大于其他主要经济体。受大选“蓝色浪潮”预期推动,近期美国国债利率出现小幅上行。如果拜登成功入主白宫,且民主党同时掌控参众两院,预计美国政府将在2021年推出较大规模的财政刺激计划。在更科学的疫情应对政策以及财政刺激下,届时美国债市利率可能出现一定幅度的上行,这将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资本市场带来重大影响。虽然中国债市利率当前已经处于较高位置,但由于利好因素缺席,在海外债市利率上行的负面影响下,国内债市利率可能进一步向上攀行。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