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选择权还给字节跳动

TikTok在美国遭围猎一事又有最新进展。

但该“进展”已和字节跳动无太大关系。本来特朗普上周五的表态是不准单一美国公司收购TikTok的,但微软CEO Satya Nadella连夜跟特朗普通了个话,今日便在公司博客上宣布收购谈判还在继续,为符合特朗普的要求,微软会邀请美国投资者收购TikTok的少部分股权。

北京时间今日早上,有消息披露特朗普已同意给字节跳动45天时间,就短视频应用TikTok出售给微软的事宜进行谈判。

不知道的人可能还会以为TikTok这则交易的对手方是特朗普政府和微软公司。由此至终,双方似乎都没有关心真正的出售方字节跳动的意见。

这让笔者很悲怆地联想到159年前的英法联军侵华,侵略者在恬不知耻地讨论怎么分赃,将圆明园内贵重的装饰打碎运回本国的博物馆。

雨果将英法两国比作一个抢掠、一个放火的两个强盗。东方文明的剪影在几日几夜的大火中化为乌有。

面对美国政府的极限打压,如今的TikTok(美国)确实是有了我为鱼肉的感觉。

字节跳动对微软收购态度并不明朗。早前姿势水平有待提高的香港媒体说张一鸣其实不想卖掉TikTok的美国业务,更倾向于分拆。但如果分拆有用的话,早没那么多事了。

字节跳动官方表态是自己在全球化过程中遭遇了多重未曾料到的文化冲突和国际政治环境阻挠,还有竞争对手Facebook(这两日国内互联网开扎克伯格和Facebook的会也够多了)的恶意抹黑。但公司仍会坚守全球化愿景,加大对全球市场的投入。

(图源:新浪微博)

看起来好像没说什么东西,但还是有两层意思:一是字节跳动最近真的很难;而是全球化出海的初心不变。

公司也算真诚回应,网友却并不买账。还记得微软收购消息刚出来的时候,互联网就有很多网民抄起键盘一顿问候

华为当年被美国政府封杀,自己潇洒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个追不上的背影。为何这次TikTok遭封杀,这么快就服软,还把好不容易才在美国市场积累的用户拱手相让他人呢?

在笔者看来,这次的TikTok在美国被威胁封禁,但公司本身情况还是和华为有巨大差别的。无论字节跳动最终选择出售美国业务或者是直接退出市场,都应该尊重它的选择。

1

国内外VC大咖云集

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3月,自成立开始便不缺国内外投行偏爱。回顾公司成立八年以来的融资历程,2012年3月9日,字节即获得来自顺为资本及晨兴资本的500万元天使轮融资。

四个月之后,公司获得SIG海纳亚洲独家500万美元A轮投资;2013年5月,公司获得俄罗斯投资集团DST独家5000万B轮美元投资;2014年6月,红杉资本、新浪微博基金领投C轮融资1亿美元,持股比例为20%。

2016年12月D轮融资,建银国际、红杉资本投资10亿美元,持股比例9%;2017年9月,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参与E轮融资投资2亿美元,持股比例为9%。

2018年10月,公司获春华资本、软银中国、云锋基金、KKR Pre-IPO轮投资40亿美元,持股比例为5%。

今年3月,公司再获得美国老虎环球组基金战略投资。据知情人士披露,老虎基金并未披露此次投资的规模。但之后,公司股票在二级市场交易,股票价格已推动公司估值上升至900亿美元至1000亿美元。

(图源:企查查)

从字节跳动投资历程来看,其VC投资人既有国内马云的云峰基金、雷军的顺为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国外亦有俄罗斯DST、孙正义的软银和老虎全球环球基金、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等知名机构。

据Crunchbase统计,字节跳动获得外界融资约为30亿美元。

上周五,才有媒体曝出消息称字节跳动考虑在香港或上海上市(更倾向于在香港上市)。既然公司未上市,投资人关心的问题当然是公司在上市后股价有多少增长空间,自己的投资可以获得多大的回报

而在特朗普扬言封杀之后,周末已有诸多分析认为,字节跳动失去美国业务之后,其上市估值会大受影响。按照现在美国政府的态度,这部分影响应该是无法避免的。因为股价=PE*EPS,如果你是投资者,在PE已缩水之后,现在关心的问题当然是保证EPS(每股净盈利)不会受到美国封杀的太大影响

其中最可行的办法便是作价出售美国业务止损,哪怕这个价格被压得很低,但也总比硬气退出好分文不收好。

你若要跟字节跳动背后的投资者说民族气节,跟马老师、雷老大讲讲还说的过去。俄罗斯DST、孙正义的软银和老虎全球环球基金、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这些本身就是外国VC,只是没有感情的投资者。后两者更还是美国的VC机构,从商业角度考虑,字节跳动出售TiKToK,才是合理的选择。

华为情况就不一样了。按任正非说法,华为至少五六十年内都不会上市。在年报中,公司还特别强调了自己是100%员工持股的,任何政府部门及机构都没有华为股权。它不需要对任何投资人的投资负责,也没有近期上市需要保证公司估值不会因为制裁而下降的必要。

华为手头还有足够现金维持经营,硬气退出美国市场只需要管理层同意即可,外人也无法说三道四。更何况,硬退美国市场可以固化华为“民族企业”的人设,对于国内市场其产品销售还是有帮助的,权当花钱买营销吧,且本来华为在美国就没有太多业务。

(图源:公司年报)

很难想象,如果华为将美国业务出售给AT&T,将掀起怎样的口诛笔伐。

还有人类比谷歌2010年退出中国市场。但那个时候的谷歌已上市六年,投资人该退出也早已经退出了。公司上市当日230亿美元、80倍市盈率的估值,想必已为投资人带来足够丰厚的回报。谷歌毅然退出,同样只从公司自身发展角度考虑即可。

现在的字节跳动,与华为及谷歌并无可比性。

2

莫让民族情绪绑架字节选择权

其实微软的收购计划并不止是收购TikTok在美国的业务。它的目标是公司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及澳洲的业务,也就是传统的美国和它的坚定盟友们市场。

除了美国之外,其它地区市场并未明言要封禁TikTok。但该配合表演的时候,美国的几个盟友从来都不会视而不见。

澳洲总理昨日已指示情报机构调查该国内TikTok经营是否会构成安全威胁。似曾相识的剧情第一季在美国上演之后,第二季度又来到了澳洲。日本也在进行类似的动作。然后,新西兰和加拿大可能也不远了。

这就是字节跳动在微博上提到的国际政治环境不利因素。虽然公司态度是不放弃外国市场,但随着更多的国家可能封禁TikTok,字节跳动处境会更加尴尬:

一方面,投资人的压力使得公司很难硬气地退出市场。虽然协商解决的方法很多(不是所有政府都像川普政府一样没有协商余地),但也很棘手费时。

另一方面,退出太多主流市场的话,显然不利于公司的海外扩张步伐。国内舆论更是会批评公司表现太弱势。现在已有人说,张一鸣可以斡旋到美国大选之后再协商,但我们不是当事人,怎知内里有怎样的紧迫性呢?结合公司的上市传闻,字节的投资人可能最近比较急了。

今年以来,TikTok已经失去或即将莫名其妙地失去了两个它最器重的印度和美国市场,本已是飞来横祸。而之后它所做每步决策却要迎合收购方、当地政府、投资人的意见,里外、左右为难。

最新,张一鸣已在公司内部信表示仍未决定最后的解决方案,字节跳动会不会出售美国业务还不能作准。网友们现在听风就是雨,一顿暴骂,还是早了些。

既然字节跳动已经承诺仍会加大力度进行海外扩张,它在海外遭遇政府抵制我们一般人也帮不上忙,那能否放下手中的键盘,莫让民族情绪影响了字节跳动在最需要冷静的时候做出商业抉择,甚至绑架了它做出选择的权力?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