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光绍:美国股市的V型是靠货币政策来支撑

来源: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网易财经

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WM50)理事、全国政协委员、中投公司原总经理屠光绍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2020)”上分析了疫情期间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宏观政策特点,认为这些政策的重要性、有效性、后续影响性要被高度关注。

1、全球经济都按下了“暂停键”。这时候,宏观政策的重要性就显示出来了,政策必须要应对它,因为市场受到重大冲击到一定程度上,市场还可能会失灵,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有宏观政策。
2、应对疫情出台了很多宏观政策,体现出几大特点:一、宏观政策从常态管理到非常态管理,是非常明显的;二、力度是空前的,而且连续加码;三、政策操作方式打破了常规,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既包括总量又包括具体的方式都已经超常规。
3、宏观政策的有效性首先可以通过“1+5”判断。1是抗疫救灾,具体还有5方面,分别是民生救助,纾困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稳定金融,避免危机,引导预期。
4、大家都希望经济走出V型,现在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美国股市走出了V型。实际上是靠货币政策来支撑的,是所谓的大水漫灌来支撑的。在疫情下,宏观政策的改变,使得整个股市走势和经济本身的结构出现了一些变化。

以下为发言全文:


对疫情期间宏观政策的分析


我和陆家嘴论坛有不解之缘,陆家嘴论坛当时办起来是因为众人拾柴火焰高,从它从建立到现在,已经成为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一张非常重要的名片。这是今天在座的,以及线上每一位共同努力的成果。

刚才周行长从一个既具体又重要的角度来切入,谈到了国际间资本市场面临的新变化。中国资本市场,特别是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怎么来应对?现在我想把角度拉得更宏观一点,从另外一个角度谈谈,特别是疫情期间全球主要经济体宏观政策的分析。我主要想谈三点:

第一,面对疫情,全球宏观政策及其重要性。这次疫情其实和很多过去我们面临的冲击不太一样,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一个多月前专门做了一个关于全球疫情的分析,特别是对于主要经济体的宏观政策,现在还在继续跟踪,因为这个事情还没有过去。

新冠病毒的疫情确实是一个全球突发性的灾难,它和很多内生的金融冲击不一样,与很多外生的自然灾害,比如地震也不一样。这次疫情,它确实是外生的,由外生又变成内生,从而形成了外内交替的相互作用,是一个全球性的突发性灾难,对于经济的影响和冲击是巨大的。一个,它是蔓延的,从一个地区到全球;第二,影响是全面的,对社会、经济各个方面全面产生影响;第三,影响程度是非常深的;第四,疫情出来之后,大家觉得两三个月就过去,现在来看时间可能持续得比我们当初判断得更长,甚至可能还会有反复。用大家的话来讲,全球经济都按下了“暂停键”。这时候,宏观政策的重要性就显示出来了,政策必须要应对它,因为市场受到重大冲击到一定程度上,市场还可能会失灵,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有宏观政策。

第二,宏观政策的有效性特别值得我们关注。归结起来,面对疫情冲击,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宏观政策大概叫做“1+5”。首先要抗疫救灾,这是最突出的任务。具体还有五个方面:一、民生救助,这对于整个民生冲击是非常大的;二、纾困企业,疫情的特殊性在于这次行业受冲击大的不一定是小微企业,很可能是比较大的企业;、稳定金融,包括金融市场流动性的稳定,金融服务的稳定,以及对产业和企业服务的稳定;、要避免危机,避免整个经济因疫情冲击演变为经济危机;、要引导预期,同时也要为经济逐步恢复做好安排和准备。我们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政策的有效性和针对性非常重要,这是要关注的第二个问题。

第三,关注宏观政策对于后续的影响性。应对疫情出台了很多宏观政策,体现出几大特点:一、宏观政策从常态管理到非常态管理,是非常明显的;二、力度是空前的,而且连续加码;三、政策操作方式打破了常规,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既包括总量又包括具体的方式都已经超常规。这么多的政策,我们要对它的有效性做一点评价,但是现在这个评价还在过程当中,政策也还在继续过程当中。

这些宏观政策的趋势要引起我们高度注意。比如宏观经济政策力度这么大,比如财政政策已经完全突破了过去财政赤字,货币政策也从常规到非常规了,价格手段从零利率到负利率。这样的政策也要关注它后续影响性,比如对于全球金融市场资产价格的问题,包括杠杆率的问题。大家都希望经济走出V型,现在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美国股市走出了V型。美国股市从年初到现在,特别是从3月份到现在,有这么几个特征:一是股市和经济基本面开始分化。我个人的观点:美国这一轮股市V型的反转,实际上是靠货币政策来支撑的,是所谓的大水漫灌来支撑的。另外,整个股市结构也开始出现了分化,纳斯达克股指上涨的幅度高于道琼斯,也高于标准普尔500,这说明什么?在疫情下,宏观政策的改变,使得整个股市走势和经济本身的结构出现了一些变化。

大家可以看到,从3月初到现在股市的交易量已经大于疫情之前。大量资金涌入到股市。我们要分两方面来看,一方面可能有积极的作用,比如美国从1-5月份它的筹资量逐步增加,从1月份到5月份1200亿美元,仅仅5月份已经将近600亿美元,说明它的筹资功能作为全球最大的市场功能还是得到了恢复;另一个方面,我们要关注到股市脱离经济的基本面,靠货币政策来支撑,这样使得股市的基本关系出现了变异,可能现在美国的股市就是在对赌央行、对赌美联储。因为美联储把这个泡泡吹起来了,它的货币政策现在就是看这个泡是不是要戳破?大家在对赌。央行政策已经下去了,怎么收回?敢不敢收回?用什么方式收回?本来市场和市场主体之间的对赌或者博弈变成了整个市场和美联储政策的一种博弈,当然用句不太好听的话来讲,是不是有点绑架?对于后续政策的影响,我们要非常关注。

除此之外,宏观政策后续还有杠杆率问题,比如过度的财政政策会不会形成溢出效应?另外,我们更关注深层结构的问题,通过宏观政策特别是货币政策大水漫灌,对于解决深层次的问题反而是不利的。比如在低利率和负利率情况下,这对于企业生产率的提升是不利的。我们还要关注比如贫富差距问题,这些社会的问题会不会由此进一步扩大?因为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美国政策特别是美国央行、美联储货币政策有极大的外部性,对于全球的影响怎么样等等。这样的一些问题可能都是需要我们特别关注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像打仗一样,弹药就是我们的货币政策,弹药是不能没有的,但是这些弹药不能乱打,更不能一下全部打光。这就要求我们特别关注宏观政策的当前影响和后续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的宏观政策相对来讲是很积极的。应对疫情,我们在宏观政策和财政政策方面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又特别稳健,我们把它叫做瞻前顾后,整个宏观政策能够既应对当前面临的困难,同时又会为今后的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

从这个意义上讲,全球主要经济体之间需要加强宏观政策的协调,特别是要促进宏观政策的全球经济合作,促进全球在应对疫情、恢复经济方面发挥更好的作用。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