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推迟支付百亿美元债务

阿根廷政府6日宣布,由于新冠疫情对经济社会造成冲击,阿根廷政府偿还到期美元债务变得更加困难,决定延迟偿还总额约100亿美元的公共债务至2021年。

法令表示:“鉴于严峻的经济形势,有必要采取紧急措施来缓解我国所面临的经济和社会危机,解决当下宏观经济不协调的局面需要将债务政策作为整体计划的一部分,以恢复公共债务的可持续性,重新走上经济可持续增长的道路。”

这意味着债券发行条件有变,实际上已构成了技术性违约。

众所周知,阿根廷去年已经深陷债务危机。在新冠疫情暴发前,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领导的政府就已经陷入资金紧张,并已经在与大约1,000亿美元债券的持有人重新商谈还款条件,同时也在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提供的570亿美元的救助方案进行调整。

IMF在2月份表示,阿根廷的债务负担是不可持续的,呼吁该国债权人做出“有意义的贡献”,为债务再融资提供便利。阿根廷经济部长古兹曼(Martin Guzman)此前表示,政府希望通过有序的再融资实现可持续的债务重组。

阿根廷国家统计与普查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阿根廷外债达2776.48亿美元。仅在今年,阿根廷就欠其债券持有人的债务超过387亿美元,支付额将会在5月达到最高峰。

另外,根据阿根廷卫生部发布的官方数据,该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单日新增74例,死亡5例;累计确诊1628例,死亡53例。在确诊的病例中,有718例为输入病例。此外,阿根廷自3月20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全民居家隔离措施,普通民众非必需不得外出。

其实,阿根廷债务违约已经不是新鲜事了,历史数据显示,阿根廷历史上曾有过8次的债务违约黑历史:

1、在1816年脱离西班牙宣布独立后,阿根廷迅速开放对外贸易。为了建设国家,阿根廷在伦敦出售大量债券筹集资金,当英国央行于1825年加息时,阿根廷此前欠下的债务承受了压力。两年后阿根廷违约,此后30年时间才逐步恢复债务偿还。

2、19世纪末,为了兴建火车,并建立如今的国际都会,阿根廷启动了一次举债狂潮,当时伦敦的巴林银行(Barings Bank)积极投资于该国的铁路和其他公用事业项目。但当商品泡沫破灭时,这种热潮退却了。 阿根廷停止债务偿还,那年11月,巴林银行(Barings)濒临破产。 四年后,阿根廷因为得到来自英国的新资本的支持,才终于摆脱了违约。

3、在大量移民和外国资本的推动下,阿根廷成为世界上最繁荣的国家之一。 但是一战和十年后的大萧条严重打击了该国的经济,该国失业率和社会动荡激增。1930年,政变使军队掌权,阿根廷迎来了政治动荡时期(两十年内有八位总统)和进口替代政策,该政策导致经济发展停滞并引发债务违约。

4、胡安·佩隆(Juan Peron)1946年上台执政,并开始对公司进行国有化,重新分配财富并主张政府对经济的更大控制权。最初,胡安·佩隆的政策刺激了增长并扩大了中产阶级。但在1955年,佩隆因政变而被赶下台,阿根廷经济陷入动荡,难以继续偿还债务。

5、1982年,当时阿根廷主要是从美国和英国的银行那里借钱来为基础设施项目和国有工业提供资金,该国的外债从80亿美元激增至460亿美元。然后,当美联储在时任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的领导下将美国的利率提高至20%以抑制通货膨胀时,大宗商品价格再次暴跌,从而导致了拉丁美洲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债务危机。阿根廷成为27个国家之一,重新安排债务期限。

6、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一系列抑制通货膨胀的失败(当时通胀率攀升至逾3000%)引发了1989年的另一次违约,并导致了秘鲁籍领导人卡洛斯·梅内姆(Carlos Menem)上台。梅内姆政府降低了通货膨胀,对国有公司进行了私有化,并吸引了外国直接投资,阿根廷经济也在梅内姆连续第二年任职期间从衰退转向两位数的增长。 不过,由于梅内姆无法控制支出,阿根廷的外债仍激增至逾1000亿美元。 到他离开时,由于失业率上升,出口受限和比索被高估,该国再次陷入衰退。

7、2001年,在持续陷入衰退第四年之后,阿根廷爆发了严重的金融危机,国民生产总值(GDP)减少了三分之二,阿根廷在两周内任命了五位总统,同时宣布当时历史上一个国家最严重的的债务违约——暂停了价值950亿美元债券的支付。

8、2014年,阿根廷与美国“秃鹫基金”债权人的债务和解谈判宣告破裂。这也是13年前债务问题的延续,当时美国NML资本管理公司为代表的一些对冲基金乘机以极大折扣低价购买了大量阿根廷主权国债,此后在2005年和2010年阿根廷政府对2001年违约债务进行重组时,遭到了“秃鹫基金”的拒绝,双方展开了长时间的拉锯战,直至谈判破裂。这一争端最终在2016年得到解决,当时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支付了押金,使阿根廷可以重新进入国际债务市场。

而此次的债务违约再度引发各界担忧,毕竟上一次违约事件历时十多年才得以解决,债务问题一日不得解决,阿根廷的经济发展则将难言乐观。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