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专家对谈:疫情冲击就像120码车速降到0,市场大幅波动或仍未结束

来源:腾讯财经

经济学家表示,目前还没到金融危机的阶段,美股的跌幅还是不够,大幅度波动可能还会延续,企业债是高悬在美国经济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此外,疫情影响比金融危机影响大很多,目前的关键在于缩短疫情防控时间。

新冠肺炎病毒在全球迅速蔓延,疫情之下,全球金融危机是否已经爆发?A股能否走出独立行情?什么样的措施能够稳定全球的投资者的情绪?

3月27日周五晚间,腾讯财经与《复旦金融评论》、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推出“腾讯·复旦金融公开课”,邀请到上海证券交易所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施东辉,深圳证券交易所综合研究所所长何基报,新时代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等四位嘉宾,就国际资本市场、中国股市、美元走势、经济展望等热点话题展开讨论。

上交所施东辉

还没到金融危机的阶段 美股的跌幅还是不够

上海证券交易所资本市场研究所所长施东辉认为,美股的跌幅目前看来还是不够,后续还会又一波回调。美股目前下跌了30%多,而历史上看,与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超过45%的跌幅、以及2008年次贷危机时55%左右的跌幅。

施东辉谈到,目前应该还没到金融危机的阶段,但需警惕美国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杠杆。在2008年危机以来低利率和通胀的环境下,美国非金融企业的债务快速扩张,大量企业回购股票,企业部门的杠杆已经处于了历史的最高水平。如果疫情还将持续较长的时间,美国企业的现金流恶化上升会非常快,信用利差的上升也会非常快。

对于A股,施东辉谈到,在最近一个多月全球股市历史性的暴跌中,中国股市表现出了非常好的韧性。中国的微观和宏观环境都优于外围,而且疫情控制的更好、政策空间更大。目前的A股估值水平也是处于相对安全的区间。

施东辉还谈到了科创板目前的一些情况:已经累计有93家企业发行上市,市价总值1.2万亿左右。从效率来看,一家企业走完整个流程用时大致为122天,基本跟境外成熟市场注册制非常接近。

此外,从行业来看,主要分布在三大领域:信息技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这三大领域的公司数量占到已经受理企业的3/4。

深交所何基报

大幅度波动可能还会延续 企业债是高悬在美国经济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深圳证券交易所综合研究所所长何基报表示,大幅度波动可能还会延续,一是因为预计疫情不会那么快结束,恐慌情绪需要一段时间修复;二是因为美股暴跌对货币市场产生了溢出效应。

何基报认为,目前断定全球进入金融危机为时尚早,美国的情况比2008年、2009年更好。与08年次贷危机相比,当前美国银行资本抵抗风险的能力有所增强,且美国银行体系流动性管理的能力也大幅提高。

即使如此,此次美国市场的暴跌也暴露出美国金融体系的脆弱性。首先,美国经济高度依赖资本市场,股市、国债的盘子非常大,而银行体系的信贷比较小——这就导致了市场波动性特别大的时候,以市场为主的资本市场的巨大波动性可能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实体经济,也就是所谓的金融体系脆弱性。再者,美国的企业债是高悬在美国经济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由于长期大水漫灌,各部门的杠杆率处于较高水平,尤其是美国政府和企业的债务创下历史新高,家庭部门债务也处于次贷危机以来的高位。

总体来看,何基报认为,大幅度波动的情况可能仍会发生,短期取决于美联储的应对政策,长期则取决于美国疫情的应对,否则会影响到实体经济,尤其是全球供应链。

谈到A股,何基报谈到,近期北向资金的流入代表了市场对于大盘走势的判断:也就是相较于全球其他市场来说,国内疫情逐步稳定,全球新冠疫情情况下中国资本市场仍具有吸引力。叠加A股指数处在相对低位,韧性相对好于美国资本市场的指数。

对于美元汇率维持强势的原因,何基报认为,首先是赎回的压力导致美元流动性紧张,推动了美元汇率的上升;第二是避险情绪;第三是欧元英镑等其他主权货币产生的翘翘板效应;第四是美元流动性紧张反应了流动性错配的问题;第五是抄底资金流向美国市场,导致了美元汇率上升。

新时代证券潘向东

金融危机没爆发是因为全球央行的强势干预

新时代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则表示,目前金融危机尚未爆发是因为全球央行的强势干预;未来很有可能从经济危机演化为金融危机。

潘向东表示,随着美联储宣布无限量QE提供流动性,政策底应该是开始显现了,但至于市场底是什么时候,还需要看疫情如何演绎。他认为由于经济危机会演化到金融危机,未来的市场底应该会低于过去的政策底,也就是这波跌幅还未结束。

潘向东认为,A股短期不会像海外一样的大幅度调整,只是会跟着有所调整。中长期依然看好A股市场,一是因为中国已经基本控制了疫情,二是由于此前已经进行了实体经济和金融的去杠杆操作,提前释放了部分风险。

财信证券伍超明

疫情影响比金融危机影响大很多关键在于缩短疫情防控时间

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则用开车的比喻生动形象的描述了疫情影响和金融危机影响的不同,疫情的影响比金融危机的影响要大很多。

他谈到,就像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开车的速度都是120码。如果交警让你停下来检查,停下来检查的时候,这时候车速是120直接降到0——这就是像当前的疫情影响一样,原来是满负荷生产,很多生产活动一下子停滞了。

同样在高速公路上120公里的行驶,但是这个时候车子出现了问题,变成每个小时行驶60公里。毕竟120降到60公里,车子还是在运行的——这就像是金融危机产生的影响,金融危机期间生产和生活活动也是在进行的,只是活动和效率下降了而已。

而疫情带来的是休克式的停滞影响,直接从120公里的速度降到0,这比金融危机的120公里降到60公里的影响不是一个性质、不是一个量级的,所以疫情的影响是很严峻的。

伍超明谈到,目前暂时不会发生金融危机——金融危机的发生是企业、居民和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快速缩表。但是目前来看,美联储、英国、中国等全球的宏观鞠策都采取了一些措施,对家庭部门、企业部门、金融机构三大经济主体的资产负债表打了一道防火墙。

而这个防火墙能不能被攻破,最关键、最核心的因素是疫情影响的时间长短,如果疫情影响时间很长,这样防火墙再厚也被打破。因此,目前的关键是尽量把疫情防控时间缩短。

总体来看,全球的政府和央行在筑防火墙、灌水,不管是企业和家庭愿意不愿意消费、企业能不能复工、投资者的恐慌情绪会不会下降,根本点取决于疫情的防控。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