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春运车票背后的商机和对抗

作者:李甜 

来源: 中国经营报

“今年想把老客户的先弄到,新客户的顾不上”。作为一名老“黄牛”,张杨(化名)觉得今年抢票“有点难”。

“抢得到,只是现在官网(指12306网)封IP之类的太厉害”。2020年1月5日,张杨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因今年春运火车票难抢,他在近期拒绝了一些新客户。

与张杨相似,那些提供抢票服务的第三方平台,日子或许不好过。2020年新春将至,像往年一样,多家在线旅行公司上线火车票抢票服务。有媒体不完全统计,市面上运营的抢票软件近60家。

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12306技术部主任单杏花向媒体表示,由于抢票软件的使用会降低其他手动查询用户的速度,进而导致系统延迟,为了保障用户权益,12306网已经屏蔽了多个抢票软件的渠道。据悉,12306网在2019年上线的候补抢票功能,帮助一些用户抢到了车票。

增值服务的流量入口

根据记者观察,相比往年,OTA平台抢票的模式变化并不大,以往付费购买加速包的模式,和邀请好友助抢的模式,仍然存在于部分主流OTA平台中。相比之下,携程对抢票商业可能性的“开发”,引人注意。

携程的抢票服务分为6档。前5档分别是低速、快速、高速、极速、光速,分别收费0元、10元、20元、40元、50元。普通用户最多可购买光速档,而如果希望升级为最高速的“VIP”档,需以88元/年的价格开通携程“超级会员”。记者看到,超级会员享受3项火车权益和22项专属特权,其中,包含享受VIP抢票3次。

值得注意的是,这区别于携程曾经的VIP档使用门槛。2018年2月,本报曾就携程抢票服务有过报道,彼时,携程对于通过抢票,带动流量的导向较明显,用户希望从光速模式升级为VIP模式时,需要邀请朋友助抢,或不购买加速包完全求助于朋友也可达到VIP的模式。

2020年,携程在升级VIP这一步,鼓励用户升级为超级会员。记者在携程APP看到,关于升级“超级会员”的提示,出现于多个位置。

当用户点击“候补抢票”,并在填写包含出发日期、车次、坐席,抢票截止时间等抢票信息,紧接着会进入第二个界面。

在该界面中,最上部是对抢票成功率的预估,比如极速档次,显示出“中等”。在其下方,则是写着“超级会员,免费升级VIP抢票”的图片栏,较为醒目。在该页面靠下方,可设置“抢票速度”,默认为低速抢票,将按钮划到VIP时,便出现“立即开通”等字样。此外,若选择“极速抢票”档次后,进入“极速抢票中”界面,在该界面中,“超级会员,免费升级VIP抢票”显现于画面靠中部位置。

其实,在在线旅行行业中,向会员制探索,已形成趋势。

2019年,同样也是携程的会员升级之年。2019年1月,携程超级会员和爱奇艺VIP会员进行战略合作。双方一些权益打通,期限8个月。在5月,携程对超级会员进行升级,涵盖机票、酒店、火车票等8大类别;酒店免费早餐、免费房型升级、机票无忧退票服务等18项具体权益。9月6日,携程宣布其超级会员业务和京东PLUS战略合作,双方权益互通。目前,对京东PLUS,或爱奇艺联名特权二选一,互通已是超级会员22项专属特权中的一项。

据记者了解,在2019年8月30日,同程艺龙宣布全面升级付费会员产品,打造其“黑鲸会员”体系,会员以限时特惠99元的价格享受总价值超过2400元的年度会员服务产品。2019年12月19日,在马蜂窝新旅游电商大会上,马蜂窝高层谈及马蜂窝的会员较重视“极致体验”,消费能力较强,在2020年,马蜂窝将继续打造会员体系。飞猪则在近三年,持续联合旅行品牌,升级会员权益。

不仅仅是在线旅行业内,如今,在很多互联网领域中,都可以看到“联名会员”的身影,通过合作,将不同品牌的会员权益打包,吸引用户付费,以及提升用户“忠诚度”。

针对抢票业务是否也希望服务于会员体系的建设,携程公关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不便回复。

除了在抢票服务中设置付费会员,记者注意到,携程推出售价10元的“有票优先出”服务,当抢票速度相同时,购买了该服务的用户将优先得到票。

“从互联网运营的角度,流量已经很巨大,增长困难,春运确实是很好的一个时段。它还是有很大的机会能获得新的用户。”易观旅游领域分析师邢晓亮对记者说道。

除了流量机会以外,邢晓亮曾提到增值服务机会。

邢晓亮谈到,搭售现象引燃舆论,也倒逼这些厂商对于自身产品体系进行解构并重构,而增值服务对于厂商意味着利润的增长点,春运时做这种尝试,对于之后的增值服务及业务的开展、收入模型的改进都会有很大帮助。

让抢票“飞一会儿”

“今年的出票率不像去年那么高了,有时我们也说不准。”张杨对记者说道。

“说实话,今年是真的难,IP在20秒就封一次,12306网又要动态验证。”张杨如是说。

近年来,12306网为了方便旅客,在功能和支付方式方面都不断便民,网站稳定度亦有所提升。实名制、取消纸质车票、屏蔽抢票渠道、推出候补功能等手段,都在防范第三方抢票。

不难发现,OTA平台所设置的抢票服务,主要以速度区分。例如,携程的前5档抢票功能,分别对应:普通网络、独享20M、独享50M、独享100M、独享500M,同程艺龙则是以1倍速、40倍速、50倍速区分。

手机安全专家申利杰最近向央视新闻解释,目前市面上通行的这种抢票软件,实际上使用的原理是利用比较高的带宽,进行自动化、高频率的抢票请求,在有余票时,将余票尽快抢到手。

单杏花表示,抢票软件抢的都是其他用户的退票,系统没票的时候,即便花了钱也抢不到票。

据了解,除了屏蔽抢票渠道外,12306网在2019年所上线的“候补抢票”功能,发挥出作用。当用户退签,以及铁路根据列车能力情况加挂而增加车票时,将优先安排给提交候补需求的用户。

记者注意到,12306网不断提升技术能力,防范抢票行为,但同时,抢票软件在市场上继续年年运行,也未被采取强制禁止措施。

“基本上不可能立法禁止,不符合法理。”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对记者说道。

赵占领表示,之前工信部、铁路主管部门曾对抢票软件做过调查,但直到目前,还没有见到抢票软件被给予行政处罚。抢票软件的存在确实会扰乱正常的市场购票秩序,但抢票软件提供的服务属于在技术上通过计算机的方式代替人工购票,在软件内输入用户信息,然后连接到12306网,性质和黄牛倒票不同。

赵占领提到,近年来,通过抢票软件代抢火车票的行为,其性质一直备受关注,有些人认为它涉嫌构成倒卖车票罪,但也有很多人认为它并不涉嫌刑事犯罪,只是民事问题。具体来说,倒卖火车票罪是指囤积票源,或者利用优势控制票源,然后再加价向不同的人销售。而网上代抢火车票,并非以自己名义购进将车票囤积、再以高价出售给不特定人。实名制背景下,代抢人无法控制票源、囤积车票,只是利用技术手段在排队时优先于其他人。这是一种民事委托关系,可以是有偿的,也可以是无偿的,并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

赵占领表示,对于抢票软件,12306网可以通过技术方式去解决,比如屏蔽刷票行为、限制抢票软件的使用。12306网限制抢票方的IP,推出候补购票,应该就属于在这方面采取的一种举措。

也就是说,第三方抢票软件具有市场性,并非不合法理。这几年,12306网的技术升级,正是其应对这些市场软件,所做的优化。

单杏花对央视新闻表示,第三方抢票软件从某个角度迎合旅客的需求,但会导致12306系统服务瘫痪,消耗资源。此外,抢票软件退签处理规则上和铁路统一规范的社会标准不一致,存在多收旅客退票手续费和改签费。加之软件留存的旅客信息可能做了很多旅客并不知道的商业行为,这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在部分市场参与者及分析人士看来,供需矛盾待解决是根源。

一家OTA企业的管理人员曾对记者提道,“春运火车票这种潮汐式的流动没人能给出大家都满意的方案,但有个现象,自从互联网平台开展火车票业务后,民众的焦点就不再只盯着铁总了,负面都被平台担了。所以问题不在于平台卖票,铁路是垄断的,所以他们的惯常思路是有什么就卖什么,但用户需求是多样的,需要有不同的产品对应。只有利用市场机制,利用经济学规则去适应需求,也就是做供给侧改革才是出路。抢票的背后是运输能力的不均衡、不满足,买不到票只是个表象。不过这几年来铁路的提升是很大的,供需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