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特电机(002176.SZ)投30亿造车惨败,两年亏光10年利润

者:范建 

来源: 斑马消费

江特电机用巨额亏损认清了一个现实——新能源汽车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亏本甩卖九龙汽车,对江特电机来说,可能是最好的一个选择。

更明智的是九龙汽车前实控人俞洪泉夫妇,与江特电机的交易,20多亿现金落袋为安,亏损的窟窿留给股民们去填。

甩卖九龙汽车

4日,江特电机与扬州市江都区国资旗下仙女基建签署协议,拟以5.13亿元转让全资子公司九龙汽车100%股权。

江特电机(002176.SZ)表示,九龙汽车去年以来持续亏损,预计未来业绩难有好转,基于公司的战略规划及对新能源汽车行情的判断,公司决定出售资产。

总之,就是公司觉得已经在这个行业玩不转了。

数据显示,九龙汽车2018年营收9.57亿元,归母净利润-1.09亿元;今年1-7月,营收2.74亿元,净利润亏损1亿元。

九龙汽车的评估价值为11.50亿元,交易预计导致江特电机发生处置损失5.31亿元。

为何交易对价和估值存在如此大的差距?

公司表示,仙女基建收购九龙汽车并非一次常规的股权收购,其本身带有纾困目的,成交价是假定九龙汽车不能持续经营变卖相关资产而确定。

在双方的合约中,江特电机也给自己留了一个念想:4年内,如果仙女基建转让九龙汽车相关资产,所得收益由双方五五分成。

一朝亏光原始积累

江特电机原是一家以电机和锂盐及上下游产业为主业的公司,2007年登陆深交所。上市之后公司业绩一直不温不火。

早在2009年,公司就确立了“做强特种电机产业,拓展锂电新能源行业”的发展战略,在该战略目标指引之下,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并购看似顺理成章。

九龙汽车是国内一家集商用和乘用车开发销售于一体的汽车公司,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公司在新能源汽车的转型上,与江特电机一拍即合。

2015年和2016年,江特电机经过三次股权收购,以超过29亿元总对价收购了九龙汽车100%股权。

九龙汽车的并表,让江特电机业绩短期内飙升。

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29.8亿元,同比增长234.29%,归母净利润1.97亿元,同比增长400.91%。次年业绩登顶,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3.7亿元和2.81亿元。

实际上,并入江特电机之后,九龙汽车的发展就已出现明显的阶段性下挫。

按照业绩承诺,2015年-2017年,九龙汽车扣非净利润不低于2亿元、2.5亿元和3亿元,合计不少于7.5亿元。

2015年,九龙汽车势头凶猛,当年完成净利润3.55亿元,完成率高达177.33%。随后两年,完成率分别只有73.63%和76.31%,三年净利润合计7.68亿元,踩线完成业绩承诺。

2018年,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市场竞争加剧,九龙汽车经营情况急转直下,出现亏损。

当年,江特电机对收购九龙汽车所产生的10.98亿元商誉全额计提减值,直接导致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亏损16.6亿元。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公司上市11年,总共实现的净利润才刚过8亿元。2018年末,公司未分配利润-9.49亿元,上年末为7.44亿元。

今年前三季度,江特电机归母净利润648万元,此次转让九龙汽车股权的巨额损失,会让江特电机全年铁定亏损。

前实控人套现20多亿离场

在涉足汽车行业之前,江特电机虽业绩增长空间不大,但发展平稳。

2014年末公司手握超过5亿元现金,外部长短期借款仅有一千万元,公司资产负债率低至12.53%,日子过得应是相当舒坦。

2015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即达56.04%,之后一度突破60%。

今年三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5.96亿元,短期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超过23亿元。

九龙汽车再怎么亏,与该公司原实际控制人俞洪泉、赵银女夫妇已没有太大关系。

在与江特电机的三次交易中,俞、赵夫妇俩已合计获得现金对价已超过20亿元。企查查显示,此前夫妇俩合计持有九龙汽车92%股份。

2016年初,江特电机支付现金和发行股份收购九龙汽车剩余49%股权,俞洪泉成为仅次于控股股东江特集团的第二大股东。持有上市公司5925.06万股,占总股本的4.03%。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2017年三季度以来,俞洪泉不断减持所持江特电机股票,到2018年末已仅剩1300万股,退出前十大股东,累计套现数亿元。

赵银女原持有江特电机超过1200万股,一度位居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今年一季度减持后已退出前十。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