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杰:2020年的3个重要判断

作者:魏杰

来源:中信证券2020资本市场年会

导读:本文为魏杰先生11月19日在“中信证券2020资本市场年会”上所发表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纪要:

明年的第一个判断:

2020年仍是中国的还债高峰期

2014、2015、2016年这三年宽松的信贷政策,导致很多主体借债扩张,杠杆率过高;2018、2019、2020成为还债高峰期。因此一定要保证资金供给的正常,资金供给如果出现问题,就会出现大量债务违约,债务违约到一定程度就会引发金融风险,甚至所谓的金融危机。

从现在来看,最起码要做六件事:

第一件事:调整去杠杆政策。去杠杆调整的大致方向有两个:一个是控制好去杠杆的力度,明年的力度不能太大;二是要结构性去杠杆,不要再笼统讲去杠杆,谁的杠杆高就去谁的杠杆,杠杆率高的企业原则上不再讲去杠杆,稳杠杆就可以。

第二件事:控制好货币政策。最近全世界的央行都在放水,中国要不要跟,我觉得恐怕考虑中国的实际情况,这次我们不可能跟。货币政策仍然应强调所谓稳健的货币政策。稳健货币政策的主要做法就是货币的生产和财富生产要大幅持平,只有持平才能保证资金供给能够满足经济发展的需要,所以稳健货币政策实际是保证货币生产和财富生产大体持平。今年的货币政策是稳健的货币政策,这个政策既保证了政策资金供给满足了经济发展的需要,又防止货币太多会为未来带来货币风险的压力,明年应该继续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证在还债高峰期,资金供给能够满足经济发展的需求。

第三件事:要稳定汇率。汇率不稳定本币就不稳定,本币不稳定,资金供给就稳定不了。汇率是由外汇的供求关系决定的。所以一方面稳定外汇需求,另一方面稳定外汇供给,只有二者大致协调,才能实现汇率的稳定,稳住中国外汇需求有三方面:一个是稳住企业海外并购;二是稳住个人海外投资;三是一带一路投资中推进使用人民币。稳外汇供给,中国外汇供给量就是外汇储备量,从目前来看,基本上能满足外汇需求的要求。影响中国供给的两个因素:一个是贸易项目,另一个是资本项目,所以中国稳定外汇供给,实际要考虑到资本项目和贸易项目,估计明年贸易项目顺差可能还处于收紧的状态。所以明年恐怕在资本项目下,要做更多的事情,可能才能保证外汇供给的正常。

第四件事:稳定股市。中国的上市公司的股票基本都质押,质押之后通过债务方式,形成了资金供给,所以股市如果稳定不住,过度下跌,负面冲击比较大。

第五件事:稳定金融秩序。从这几年的经验和教训来看,中国稳定金融秩序要做两件事:一件事就是规范新技术进入金融以后的运作,要进行规范的,一个是互联网技术,它的最大贡献就是实现了金融的便利化和高效化,更加方便、便利、高效,这是互联网的贡献,但是混乱的技术不能解决金融风险的问题,第二种新技术就是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作为新一代互联网技术,对金融有巨大的贡献。但是有一条:区块链技术不能搞个人数字货币,这是原则。第二件事是推动金融体制改革,我们现在金融秩序混乱的原因,是我们的金融体制有短板、有缺陷。我们金融体制有四个缺陷:第一个是缺乏资本金融通的信用机构,第二个我们缺乏中长期信用机构,第三个是缺乏普惠性金融机构,第四缺乏金融监测机构。总体来说,我们国家的金融体制有着四大短板,中国应该加大这方面的改革。

第六件事:要稳定房地产产业。为什么考虑金融问题要稳定房地产,原因是房地产最近出现两化现象,一个是金融地产化,第二个是地产金融化,这两个化的最终结果是都会把有限的资金吸纳到房地产里面,所以短期内会使我们整个资金受到影响,使有限的资金基本倾向于房地产产业,影响整个社会的资金供给。

明年的第二个判断:

明年仍然是中国结构调整的艰难一年

首先,过去支持我们增长的三大产业,继续调整与收缩。我们国家过去支持增长的支柱性产业有三个:

第一个传统制造业,明年压力仍然很大。第二个产业是建筑业,现在随着基础设施目标的不断完善,它的规模在开始收缩。第三个产业是房地产业,现在面临泡沫的压力,我们开始调整政策,房地产自身也进入调整与收缩期。

未来代替他们的新的产业有三个:第一个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包括新能源、新材料、生命生物工程、信息技术与新一代信息技术、节能环保、新能源汽车、人工智能和高端装备制造。八个要点一旦启动,给我们提供的经济总量超过50万亿,我们去年GDP总量才90万亿,一个产业提供50万亿以上,绝对是极其重要的支持我们增长的产业,所以要大力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

第二个是服务业,明年下行压力很大,如果既不能动基建,也不动房地产的话,可能重要一条要对服务业进一步放宽,因为它对我们增长的贡献将是巨大的,其中包含四个细分产业,一是消费服务业,二是商务服务业,三是生产服务业,四是精神服务业。

第三个未来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产业是现代制造业。发展方式有六个要点,一是航天器制造与航空器制造,二是高铁制造,三是数控机床制造,四是核电装备制造,五是特高压输变电装备制造,六是现代船舶制造与海洋装备制造。这六个要点一旦启动,带动的GDP总量应该在30万亿以上。按照结构调整之后的产业推算出来的战略新型产业50万亿,服务业40万亿,现代制造业30万亿,加起来120万亿,加上别的产业,有可能超过美国,变成第一大经济主体,前提是结构调整必须完成。

第三个判断:

明年仍是中国调整开放格局的一年

过去我们的开放格局的特征就是高度依赖美国的开放格局。现在美国从过去的合作竞争走向遏制。明年仍然在继续调整之中,从过渡依赖美国的开放战略,要转向不再过度依赖美国的开放格局,这是我们调整的重点。大致上要做好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强化中国优势:制造和市场,这是我们两大优势。第一强化制造,第二强化市场。强化市场第一是要求开放服务业,金融、教育、医疗等等加速开放,像金融,国务院金融办推出了22条开放金融体系举措。强化市场第二是要求投资市场全方位开放,世界投资者对中国投资市场是看好的。

外资认为中国这个投资市场有五个特点:第一工业门类非常齐全,零部件配套都能解决;第二交通总体方便便利;第三社会治安总体比较好;第四没有民族宗教问题;第五没有像工会这么强的NGO组织。中国必须开放,中国准备开放投资市场,所以推出了新的外商投资法,新外商投资法里面有关键的两条:第一个就是对外商不再搞审批制,实现负面清单制,第二条就是外商国民待遇,不再强制要求外商转移技术、转移知识产权。形成新的开放格局要做的第二件事是构造新的贸易和投资体系。从国家来讲,做三个服务:第一个金融服务,第二个基础设施服务,第三个搞好法律服务。

总体来讲,目前开放格局的调整是从过渡依赖美国的开放格局转向更加多元化的开放格局,要减少对美国的过度依赖。

作者简介:魏杰,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经济学家。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