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奇单干折射出一个危险信号

作者:方浩

来源:接招

昨天,YC退出中国、其中国区负责人陆奇创立新基金的消息在创投圈和媒体圈引起热议。这家成立仅仅15个月的孵化器,以一种措手不及的方式结束了在中国的短暂命运。

去年8月份,YC中国区正式成立,陆奇担任老大,这也是他继离开百度之后,再一次回到中国。但不到两年时间,经历了两次职业变迁,这对于在雅虎和微软分别供职十年之久的陆奇来说应该都是意想不到的变数。

YC中国去年成立时,就引来一片争议,核心是中国创业大潮已经褪去,孵化器模式更是鲜有成功案例,陆奇凭什么?

从此次陆奇成立的新基金奇绩创坛(MiraclePlus)来看,除了继续针对种子轮项目的投资和孵化之外,还启动了面向A轮公司的投资计划。说明陆奇也间接否定了纯孵化器模式,十年前创新工场走过的路,陆奇用一年时间走完了。

据一位接近YC的人士向晚点LatePost透露,YC退出中国的背景是其美国总部对全球战略的调整。“考虑到全球局势,YC总部决定将战略重新聚焦硅谷,并把YC全球所有的创业营活动都回归并集中在美国运营。”

最重要的四个字是“全球局势”。陆奇在接受采访时提到,自己是从今年6月份开始为新基金募资的。也就是说,YC退出中国的决定也是在那之前作出的。

那么在此之前发生了什么呢?今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把华为及70家关联企业列入其所谓的实体清单:今后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批准,华为将无法向美国企业购买元器件。

这是2018年7月份中国贸易争端以来,美国政府首次针对具体的中国公司。所以说,YC美国总部所指的“全球局势”,不言而喻。

创投圈一直以来都是中美资本玩家的乐土。美国互联网公司几乎没有在中国成功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几乎也没有在美国成功的,但过去20年两国在创投领域找到的最大共识,即硅谷的资本流入中国并几乎投资了所有互联网明星公司,然后这些公司再奔赴华尔街上市。西海岸的资本在中国走了一圈之后,最终在东海岸获得增值和套现。

中国创业公司相当于美国东西海岸之间的桥梁,上面铺满的是美元。但在特朗普上台之后,原有的游戏规则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首先这位地产商从骨子里就不喜欢硅谷那些人和那些公司(反之亦然),其次,频繁地上纲上线导致美元LP不再像以往那么热切进入中国市场。

据《亚洲另类投资》报道,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部分美元基金LP的紧张度明显提升,有美元LP甚至开始要求所出资的基金对中国市场的一些领域进行回避。

同时,美元基金(VC/PE)的募资难度越来越大。据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行业完成募资规模为544亿美元,同比下降30%,环比下降25%。作为资本,美元越来越迫于美国国内形势的影响而无法积极地进入中国市场。陆奇说新基金的募资“太南了”,应该是感同身受。

就在YC宣布退出中国的前一天,另一则新闻刷遍中国创投圈:有消息称,美国将禁止采用可变利益实体(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VIE)架构的中国公司在美上市。如果说美元作为资本投资中国创业公司是游戏的开始,这些公司在美国上市则意味着游戏的结束。但现在,美国方面要对游戏的开始和结束都进行重新审视,等于是要推翻整个游戏规则。

众所周知,中国所有的互联网上市公司几乎都是VIE架构,这个由新浪始创并被其它公司发扬光大的资本处置模式,被认为见证并成就了中国互联网过去20年的崛起。如果说美国有关部门把华为列入所谓“实体清单”是拔网线,未来禁止VIE架构的公司赴美上市则是掀桌子、踢场子。

此次向国会提交相关报告的机构叫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 China Economic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USCC)。一年前,就是这家机构在报告中建议国会要特别关注在中国设计或制造的设备和服务带来的威胁;以及是否需要新的法定机构来保障国内5G网络的安全。随后美国商务部对华为下手。

我们很多看似“常识”的事情,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几年前看《晓松奇谈》。关于中美关系,矮大紧信誓旦旦地说,每年那么多中国商品要出口到美国,中国人每天要喝那么多星巴克、吃那么多麦当劳,那么多中国公司拿了美国VC的钱,两国关系怎么可能会出现问题呢?

我想当时不仅矮大紧,很多国人也会抱有同样的想法。我们总是惊叹于水面之上的美景,而忽视水面之下的暗流。YC中国的折戟,说明从美国西海岸驶向东海岸的资本之船已经遭遇暗流。这是陆奇左右不了的事情,但它折射出的危险信号,是我们不能忽视的。

我们所熟知的那个创投“常识”是:美国出资本和技术,中国出人才和市场,以中国为始、以美国为终。但如今它已经来到一个十字路口。美国不仅对资本和技术的管控会越来越严,而且还想插手最开始的创投机制和最后的退出机制。科创板推出、阿里重新在香港上市都不是偶然事件。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