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剧专业户”华夏视听IPO的底气在哪?

“金庸剧专业户”华夏视听上市前景又将如何呢?

 作者 | 史蒂芬老梦

来源 | IPO那点事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神雕侠侣》

去年10月,金庸先生驾鹤西去,别过了纷扰人间,却为华人世界留下了一个写意江湖。

有人说,世界上有华人存在的地方,就有金庸。

近日,马道长辞任阿里巴巴董事长,并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换个江湖再见”——实则上,这也是《神雕侠侣》里李莫愁的话,而她的后话是“他日江湖相见,必当把酒言欢。”

别号“风清扬”的马老师潇洒而去,颇有书中风清扬飘然离去的感觉。

在先生千古后,导演张纪中亦表示,“知己已殁,飞狐后,不会再拍金庸剧。”

即使张纪中之后不再拍金庸剧,但金庸剧还将会被一次又一次地被搬上荧幕。今年内,便有《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神雕侠侣》等三部金庸剧已播或即将播出。

与此同时,拍出内地第一部金庸剧《笑傲江湖》(李亚鹏版)及《神雕侠侣》(黄晓明版)、《天龙八部》(胡军、林志颖版)等观众所熟知的早年经典金庸武侠剧的华夏视听最近也在港交所递表上市了。

而今年已经播出的新《倚天屠龙记》(陈钰琪版)制作方同样是华夏视听。说它是金庸剧专业户丝毫不为过。

(图片来源:华夏视听官网)

值得留意的是,根据招股书显示,早年与公司合作拍出数部金庸剧(如上所提)的张纪中还是公司的独立非执行董事。而在非执行董事张纪中宣布不拍金庸剧后,“金庸剧专业户”华夏视听上市前景又将如何呢?

1

影视寒冬毅然上市的底气在哪?

据公开资料显示,华夏视听主要从事电影电视剧制作、电视栏目制作、艺人经纪、娱乐唱片、海外发行等业务。集团历史最早可追溯至蒲树林1998年参与制作的《影视同期声》节目。2001年,蒲树林出资成立华夏在线,开始集团电视制作业务。2005年12月27日,华夏视听成立并成为集团影视制作业务的营运实体。

截至今年6月30日,集团已制作或联合制作33部题材不同的电视剧,共计1279集。

除此之外,集团还于2004年6 月14日通过南京美亚出资成立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截至现时为止,南京美亚为学院举办者及唯一投资人。中传南广学院现有在校学生有12697名,为中国第二大民办行业传媒及艺术高等教育提供商。且按中国大学校友会统计,2019年,中传南广学院在全国传媒及艺术独立学院中排名第一。

在过去三年中,华夏视听在高等教育方面(即中传南广学院)收益一直较为稳定。学费收入由2016年的2.38亿元稳步增至去年的2.77亿元,而最新2019年中期收入则为1.65亿元,同比去年同期的1.50亿元增加10%。

但集团在影视制作方面收入状况则较不稳定。2016年,集团影视制作收入为134.9万元,仅占当年总收入的0.6%;2017年,影视制作收入为3亿元,占当年集团总收入的54%;2018年,集团影视制作收入下滑至9139.6万元,占总收入比例亦下滑至24.8%;但在今年上半年,集团影视制作收入则为4.3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54亿元大增182%。

(图片来源:公司招股书)

在过去三年中,集团在2016年及2018年的影视制作收入均出现较为大幅度的下滑,据集团解释,这是由于行业政策延迟使电视剧制作及交付延迟的原因。

如2016年,集团的便开始制作电视剧《封神》,但由于“行业政策意外变化”的原因,制作推迟至2018年。故该年内影视制作收入仅包括此前制作电视剧的一些授权费。而在2017年,集团交付了《凤囚凰》录得收益2.97亿元,令年内总收益同比大增。

至于有关“政策变化”的具体,网络上有推测是由于《封神》2015年杀青的时候,国内刚好实施“限韩令”,而剧中饰演“费仲”一角的演员恰好是韩国籍演员,故该剧只能在2016年推迟开播。

至于2018年,集团影视制作收入仅包括《封神》首轮播放权及此前库存版权的授权费。该年内同样未能交付新电视剧或电影。

虽然华夏并未披露该年内未能交付新电视剧的原因,但2018年由于演员“限薪令”和“限古令”等行业整顿政策带来电视剧销售难的问题,或是造成2018年集团影视制作业务业绩不佳的原因。

而去年一系列政策的实施亦一度令行业陷入了寒冬。

从去年几家有从事电视剧制作的上市公司来看,去年其归母净利无一例外产生下滑。降幅最大的华录百纳和唐德影视净利分别下跌了3201%和582%。

(图片来源:同花顺)

近日,再有消息传出,广电正在研究是否应推行“限集令”,并就此征求行业意见。而该潜在又一“行业政策变动”或会令华夏视听新电视剧交付再充满变数。

而一旦出现政策变动,华夏视听影视制作业务就有可能会受到重大影响,尤其是在华夏视听甚少有Plan B的情况下。

如果以去年华夏视听影视业务与A股几大电视制作公司相比,其在收益上显然不在同一量级:去年收入最低的唐德影视全年收益为3.7亿元,而华夏视听影视制作收益仅为9139.6万元。

这与华夏视听每年仅制作少量的电视剧有关。据公司披露,往绩记录期间集团影视制作业务总收入的98.4%来自《神雕侠侣》、《封神》、《凤囚凰》及《倚天屠龙记》四部电视剧。这种生产策略虽说也可以控制电视制作的成本,但是如果遇到行业内政策的“风吹草动”,就极易造成近年“穷一年富一年”的薛定谔不定态再现。

而再看今年上半年的业绩,在总营收上几大影视公司营收普遍依然出现比较大幅度的下滑,行业仍未可以说已经“解冻”。

(图片来源:同花顺)

在总营收上,华夏视听上半年影视制作收入(4.34亿元)已经超过了唐德影视、长城影视、欢瑞世纪等公司,原因是上半年《倚天屠龙记》首播及海外发行,及《封神》发行产生授权费收益让华夏视听“过上了好年”——但这波好日子未来能否持续,似乎谁也不能肯定。

至于说到华夏视听之所以有毅然在行业景气度不算太高之时上市的底气,可能最终还需要归结到其运营的中传南广学院能产生稳定的收益上。

另外,据集团官网披露,现时其手上仍有较充分的大IP翻拍储备,如金庸的射雕三部曲、二月河的帝王三部曲(《康熙皇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及梁晓声所有作品的影视改编权等。

其中,金庸武侠剧及二月河三部曲均是有前作珠玉在前,积累了较大的观众基础,未来如果要再翻拍,“翻车”的可能性可能相对较低。

当然,还有一个解释便是集团现时可能遇到一定融资困难,需要通过上市融资来投资新项目——毕竟按照招股书披露,上市所得款项有一部分会用于投资制作高质素内容,包括电视剧、电影、网络电影、网络电视剧及电视综艺节目等。

2

口碑崩坏迹象初现,上市前景如何?

娱乐圈就像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

但归根结底,还是想进去的人多。2018/2019学年,中传南广学院报考人数超过58000名,而最终的录取率仅为4.6%。作为全国传媒及艺术独立学院中排名前列的学院,南广也培养出了倪妮、白客、小爱、邬靖靖等明星,每年慕名而来的考生自然不会少。

据招股书显示,南广学院在2015/2016学年、2016/2017学年、2017/2018学年、2018/2019学年大学本科在读学生分别有12164人、12468人、13008人及13515人,而四个学年间学费保持在1.3万到1.8万之间。

趋之若鹜的考生,不断扩招的办学规模,似乎之后稳定产生现金流的问题不大。

然而,在今年8月28日,学院正式终止与中国传媒大学的合作协议,并计划在2021年更名Cathay University of Communication, Nanjing(南京传媒学院)。没有了中传的背书,不知道光靠“南京传媒学院”的招牌,学院能否维持现时的吸引力。

而在影视制作方面,华夏视听今年的作品也开始出现了口碑崩坏的迹象。

以《倚天屠龙记》为例,电视剧前半部分大致高度还原了原作中的剧情,而敏敏的出现更是让观众大呼“非其不娶”,俨然书中走出来“我偏要勉强”的赵郡主,对应的张无忌则是“渣男不得house”。但到了电视剧后期,剧情走向开始从小说本身转移到编剧自身天马行空的改编,倚天屠龙记亦变成了“抗元英雄传”。因此,在豆瓣上,该剧高开低走,最终仅收获5.7分。

(图片来源:豆瓣)

至于另外一部电视剧《封神》则魔改成了善良单纯妲己与纨绔子弟杨戬的多角虐恋。其宣传海报上亦写明“生而热血,为爱封神”——剧情上设定与原来设定完全背离。在豆瓣上,该电视剧最终只有3.3分评分。

剧情魔改开始成性的华夏视听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亦开始崩坏。

曾经的它,是拍出过林语堂的《京华烟云》(赵薇版)、朱德庸漫画改编的《粉红女郎》、以及以金庸蓝本,张纪中再加以发挥的《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神雕侠侣》等经典电视剧的影视公司。

它们曾给观众刘亦菲神仙姐姐、胡军“萧某人”及刘若英“结婚狂”等经典影视角色。但是,现在的华夏视听却似乎沉迷魔改,不能自拔。

观众的顾虑,自然会转化为采购方的顾虑。而影视剧采购方的顾虑,则有可能成为市场的顾虑。

从收益上看,今年上半年,华夏视听的两部作品“钱途”表现是不错,但是从其口碑带来的未来“前途”而言,却能言是成功。

作为一家影视制作公司而言,如此表现,可能亦会令其上市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3

结  语

作为在行业寒冬中勇敢选择上市的影视公司,华夏视听自有其的优势:如“现金奶牛”南广学院稳定的收入来源,过去拍过众多经典的电视剧以及较为丰富的大IP储备。

但是,未来南广与中传合作终止,经营将会少了中传的背书;集团精品化生产的经营策略令其影视制作业绩在行业政策频变中充满不确定性;还有近期电视剧魔改令集团在观众中的口碑开始崩坏;最后还有目前行业景气度不高,政策整顿后充满未知的客观背景——在这个时候选择上市,很难说华夏视听是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免责声明:内容仅供参考,请读者谨慎依此进行投资决策。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