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断臂求生后“卷土重来”? 万达体育开启IPO之路

作者:周琦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6月7日(美国当地时间),万达体育集团有限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申请文件,股票代码为“WSG”,简称“万达体育”,欲登陆纳斯达克,拟融资5亿美元。

万达最近大动作频频。在此前的5月15日,万达集团与沈阳市政府签订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在沈阳再投资800亿元;5月9日,万达宣告在广东潮州投资“五个一”项目,其中文旅项目方案出资200亿元;4月11日,王健林在甘肃省招商引资暨陇商大会上称,未来3年将在甘肃继续出资450亿元……

经历了2017年、2018年的“艰难岁月”之后,低调许久的昔日首富王健林再次“卷土重来”,开始频繁活跃于公众的视线中,和各地政府及生意伙伴相谈甚欢。

 

万达体育瞄准冬奥会提速上市

万达体育开启IPO并非毫无征兆。

今年1月12日的万达集团2018年年会上,王健林就曾透露:“万达在资本市场上有望取得突破,包括加速万达体育IPO等。”同时,万达集团2018年年度报告也明确表示,“万达体育要开展资本运作,今年要出成绩”。

5个月后,万达体育IPO正式开启。

截至上市前,万达文化产业集团间接持有万达体育96.34%股权,剩余的3.66%则由IDG资本、东方明珠传媒体育控股有限公司等资本共同持有。

招股书数据显示,近3年期间,万达体育2017和2018年连续两年扭亏为盈后,2019年一季度再度陷入亏损,不过其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5%。

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一季度,万达体育营业收入分别为8.77亿欧元、9.55亿欧元、11.29亿欧元和2.46亿欧元;净利润分别为-2924.5万欧元、7879万欧元、5401万欧元、-864万欧元。

万达集团官网显示,万达体育下属有盈方体育传媒、世界铁人公司、中国杯国际足球锦标赛、环广西公路自行车世界巡回赛等。

业内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说,在以上企业和赛事中,盈方体育传媒、世界铁人公司都是一流体育产业公司,尤其是盈方体育传媒,在世界体育产业中占有较大的话语权。

公开信息显示,盈方体育传媒是全球最大的体育电视内容制作及转播公司、第二大体育市场营销公司,拥有至2022年的世界杯亚洲26个国家及地区足球赛事转播的独家销售权,冬奥会项目所归属的7个国际体育协会中,盈方体育传媒代理了6个。

上述业内人士称,万达体育在国内的知名度虽不是很高,但其实已经跻身全球最大的体育公司之一。“主要是因为万达体育大多数的业务都在海外开展,其中95%的业务营收都来自海外市场。而且,万达体育想做的是拥有国际赛事产权以及出售转播权的体育产业上游组织,一线的消费者对其的感受不是非常明显。”

据万达集团内部人士透露,万达将体育产业分为三端:A端是体育赛事产权方或国际性组织;B端是A端组织转播权、营销权或品牌赛事的代理企业;C端则是具体的单项赛或俱乐部。“A端才是整个体育产业的核心,盈利能力最强。万达并购盈方体育、世界铁人公司都是出于这样的考量。”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万达体育提速上市,是看中了冬奥带来的巨大市场前景。北京大学国家体育产业研究基地秘书长郭斌说:“万达集团单独将体育业务拆分上市,可以使万达体育有更充足的资金运作,从而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分得一杯羹。”

不过,看似庞大的“体育帝国”,也藏有不少“隐忧”。

截至2018年时,万达体育的总资产为18.83亿欧元,总负债为18.92亿欧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00%。2019年一季度,其资产负债率下降至84%,但有息负债仍高达10亿欧元。

万达体育的招股书称,其预计融资5亿美元,拟将所募集款项用于偿还与集团重组有关的贷款、战略投资和一般企业用途。

此外,由于前期的大手笔收购,万达体育留下了巨额商誉。2019年一季度时,万达体育的商誉为7.97亿欧元,占总资产的比例近40%。

 

两年出售上千亿资产艰难转型中

此次万达体育提交上市申请的背后,是万达战略转型的布局。

2018年,文化板块成为万达集团收入贡献大户,实现营收692.4亿元,占集团比重达32.3%。

在2018年万达集团工作总结中,王健林表示,万达目标是2020年完成企业转型。预计10年左右,服务消费将超过商品消费,今后万达将紧抓住服务消费、体验消费产业,将这些产业做大做强。同时,万达转型战略调整的另一重点就是梳理现有产业,聚焦国际、国内的竞争优势,或能很快形成竞争优势的产业。

在企业转型过程中,万达曾遭遇过巨大的困境。

2017年6月,包括万达在内的多家企业,因为此前在海外投资上比较凶猛,在授信及风险分析上遭到多家银行排查。债务压顶之际,王健林迅速断臂求生,开启了“卖卖卖”模式,他把这年称为“史上难忘的一年”。

2017年7月,王健林出售13个文旅项目转让给融创孙宏斌,套现438亿元,将旗下的77家酒店打包卖给了富力,套现199亿元。

2018年1月,又将万达商业14%股份作价340亿元卖给了腾讯、京东、苏宁和融创等共同组成的财团。

2018年2月,万达电影出售12.77%的股权,作价78亿元,引入了阿里巴巴、文投控股。

随后,万达陆续清空了英国、澳大利亚、美国、西班牙等多处海外资产,包括马德里竞技俱乐部17%股权。

2018年10月,万达以62.81亿元的价格转让了万达文化管理100%股权,收购方则是“老朋友”融创中国。

2018年12月,万达卖掉了手上唯一的一张保险牌照——百年人寿9亿股股份,价值27.18亿元,收购方是绿城中国。

2019年2月12日,万达百货旗下所有的37家门店转让给了苏宁易购,双方均未公布价格,不过有媒体称,此次交易价格不超过80亿元。

也就是说,除去清空的海外资产和转让万达百货门店,万达两年来回血就超过千亿元。

万达回笼资金但并未全面收缩战线。

 

西北东北文旅产业不断加仓

在这一系列的“卖卖卖”中,尤以出售文旅项目的酒店项目引人注目。坊间一度传言,万达将放弃文旅,回归商业地产的主业。融创收购万达文化管理后,还一度传出“融创将全部接盘万达文旅”的消息。

万达集团对此则予以否认,称一直看好中国文化旅游行业的发展前景,今后将继续投资文旅产业,旗下文旅集团将继续作为万达的重要产业集团永续发展。

声明否认退出文旅产业的一个月后,即2018年11月,万达宣布在兰州投资300亿元打造兰州万达城项目;2018年12月,万达又与延安市政府签约,宣布投资120亿元打造延安万达城。2019年4月,王健林宣布继续加码兰州项目,新增投资约450亿元。

一边大举投资祖国的大西北,且大有一路向西的节奏;一边则转身拥抱万达的老家东北,重现建设家乡的节奏。

如本文开头所述万达在沈阳1050亿元的投资。

再加上当周与潮州市政府签订的全面战略合作协议,万达集团一周内在文旅项目上投资过千亿元。

据万达方面的表述,这些新增的项目中,万达的主要投资将集中大型的文旅项目、万达广场以及星级酒店等,此外还将涉足医疗、教育和体育等。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原旅游科学研究所所长王兴斌认为,万达强化文旅版图之心已非常明确,“此前万达走的是在城市核心区,布局商业加文旅的路线,商业地产在项目中占比更高一些,如今看来,万达还是下定决心走向文旅的战局之中。”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分析说,此前,万达积极转让各类项目,本身资金就比较充裕,尤其互联网、百货等业务整合后,业务会更为聚焦。同时,对比以往,重回跑道的万达文旅已经有了和以往不同的发展思路。“比如,万达在沈阳的投资有两大特点:首先,不是单一项目,而是一揽子投资;其次是聚焦现代服务业,补齐沈阳服务业短板。同时万达还特别提及建设医院和学校,这明显与此前万达极力强化‘万达城’在文旅项目中的角色有着一定的区别。”

严跃进认为,现阶段,万达在文旅产业的投资上明显更加务实,可以预测,未来健康、教育、体育,都会被导入文旅项目之中。

 

融创、恒大几乎两分天下万达卷土重来胜算几何

不过,如今的文旅界也是诸多地产巨头们争夺的重点,万达在出售大量文旅资产后,还能否在文旅市场上重新占据优势,还是未知数。

业内人士分析,在万达出售文旅资产后的两年时间内,恒大、融创等均在文旅市场有所建树,如今市场已经呈现新的格局。

融创在吸纳了万达此前的文旅资产后,加快了布局文旅的步伐,目前已经布局10座文旅城、4个旅游度假区、9个文旅小镇、39个乐园、24个商业、70家星级酒店。

恒大早在2017年就明确了旗下业务整合成“地产、金融、健康、文化旅游”四大产业,目前已布局完成15个 “恒大童世界” 项目,恒大水世界未来2~3年也将布局20~30个项目,投资1600亿元的文化旅游综合体项目“中国海南海花岛”将于2020年开业。

在严跃进看来,众多集团相继布局后,万达面临的挑战不言而喻,“如何将文旅项目规划得更具消费吸引力也成为他们必须要思考的问题。另外,一些海外的文旅项目进入内地后,其市场影响力也要比国内的品牌企业更强。”

除了文化集团面临的种种困难外,王健林还有另一块压在心头上的大山——迟迟未能回归A股的万达商管集团。今年2月15日,万达商业地产IPO变成“中止审查”状态后,至今已近4个月,仍未能恢复正常审核。

在“卷土重来”之际,王健林和万达能否重现往日之姿,还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