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股市

作者: 孙骁骥

来源:大家

自晚清至民国结束,中国的股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兵荒马乱中度过。尤其是从抗战到解放战争时代,各种战乱与动荡似乎无休无止。但是,股市却在这段时期呈现“繁荣”的景象,似乎再乱的局势也阻挡不了中国人投资的热情。可见,股市的繁荣,不一定是建立在社会安定繁荣的基础上,有时候,时局越是乱,股市越是涨。

经济学家希勒在《非理性繁荣》中提过一个著名的观点,所有的股票定价都是情绪定价。不过,让股市上涨的情绪不一定都是乐观情绪。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恐惧和悲观的情绪也能推动股市上涨。由此带来的股市繁荣,恐怕只能称之为“悲剧性的繁荣”了。

image.png

避险的游资促成股市的虚假繁荣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国民政府抗战的决心虽然坚定,但怎奈技不如人。装备与训练水平远弱于日军的中国军队节节败退,到1937年11月,金融中心上海被日本军队占领。

image.png

有句话说得好,市场厌恶真空。随着战火的蔓延,大量的期货公司和债券公司关闭或撤退,上海的投资市场出现了短暂的“真空”。但很快,上海大量股票交易公司、证券商纷纷开业成立,迅速填补了市场的“真空”。上海的股票交易公司猛然间增加到七十多家。1937年,上海股票市场的交易总额为58亿元,到1941年,交易总额已经上升到153亿元。股票生意进入了繁荣的大道。

尤其是在1939 年欧战爆发后,国内外局势更为紧张,大量来自内地其他地区的避险资金逃向自由之港上海,使上海成为了当时的游资汇聚之地。

1940年一、二月间,上海的外商股票投机可以说是达到空前狂热,各公司股票的市价扶摇直上。根据该年二月出版的《经济统计月志》记述:“今年一月四日开市以后,证券成交额大量扩增,致全月成交总数已突破一千万股之大关。同时新丰洋行所编之证券市价指数复超出基期指数之上,蓬勃之气慨,尤为前所未有。”

据当时股票交易所的统计,1940年年初每股28元的怡和纱厂股票,在四五月间上涨到82元左右,又如上海的地产股,在1939年9月价格仅仅只有5元,在12月的股价已经上涨到15元,到1940年5月股价已经上涨到40元左右。此外,之前曾经坑苦了中国投资者的外国橡胶股票价格又开始上涨,一两个月内股价翻倍的事情并不新鲜。

南京《中报》1940年6月28日文章评论道,“沪市已无形成为一般富有者避难之乐园,资金麇集,金融活动、各项事业均呈畸形之繁荣。迨欧战爆发,南洋、香港各地之华侨,复以大批资金向沪市逃避,至去年底止,据估计竟达30 万万元之巨。最近两周间,欧战局势急转直下,华商各大小银行活期存款骤增,其存户以外商银行转入华商银行者居多,约其有60 万万元之巨。”

image.png

股价的暴涨,使得越来越多的游资聚集上海,而讽刺的是,在抗战爆发之时,中国内地的实业却苦于缺乏资金,难以为继。由于对战争的恐惧以及国家前途的忧虑,当时的游资已经不打算继续投资内地的实业,而选择大量集中到上海的投机市场,在牟取短期利益后外逃他国。两相对比,令人唏嘘。

1941年太平洋战事爆发后,英美等国与日本之间不再是中立关系,外商股票随之没落,继之而起的是华商股票。

image.png

自1942年2月起,华资股票纷纷复业,3月以后即先后回升,到了5月涨风大盛,各股均直线上升。6月,上海当局宣布旧法币在沪宁两市区及公共租界、法租界全部禁止使用,一律改用中央储备银行发行的所谓“中储券”。但是当时沦陷区的老百姓对“中储券”并不信任,为了防止手里的货币进一步贬值,人们决定把钱投入到股票市场增值。于是,币制的新政刚宣布,股市就再次迎来了上涨的风潮。image.png

我们以1942年上海的几家纺织公司的股票为例。大部分纺织公司股票的平均市场超过了票面价的两到三倍,最为夸张的是永安、庆丰、达丰三家染织公司,其票面100元的股价分别溢价了33倍、18倍和16倍……炒股获暴利的消息在市场不胫而走,老百姓对此更是趋之若鹜。

为了吸引投资者购买股票,当时的增资扩股可谓花样翻新。1942年11月出版的《华股研究周报》曾撰文披露当时华资企业融资的方法:不少之前因经营亏损而停业的公司改换名字之后“老店新开”,投资者不明就里,也便购入公司股票。还有不少公司凭空杜撰出扩大经营的计划,用以招揽投资。更有甚者,一些上海富商出资豢养多位“公司董事”。这些所谓的董事,每个人手下都有数家至十几家股份公司不等,每家公司除了炒股基本没有别的业务可言。

image.png

大量的“皮包公司”充斥于市场。对于投资者而言,所有这些新增的创业计划和股份公司愈加面目模糊、真假难分,但在当时大市上升的趋势之下,无论何种垃圾股票,价格仿佛都能扶摇直上。投资者于是便不管那么多,大方地拿出自己的积蓄,把血汗钱交给这个坐落在“孤岛”之上的投机市场,渴望坐收其利。

在上海这座战争的“孤岛”,股市成为了游资的“避难所”。在当时特殊的时局之下,这个纯粹投机的市场却为毫无其他投资管道的民众创造了一个财富博弈的平台,也让乱世之中的老百姓继续做着投机发财的迷梦。

股价涨不过物价,股市终被投资者抛弃

1945年日本投降后,作为胜利方的国民政府重新接管上海。国民政府全面接收日占时期设立、经营的股票交易所,并对交易所进行全面的清查,华商交易所的理事长和常务理事也都被以汉奸罪扣押。

image.png

与此同时,在华商证券交易所被取缔后,上海的股票交易转入地下。这是因为市场上游资没有出路的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游资缺乏正当管道,投机客们操纵的黑市股票买卖自然是屡禁不止。

与其堵塞,不如疏导,只有进一步开放正规市场,才能进一步遏制黑市买卖。这点智慧,国民政府还是有的。1946年6月,政府重新筹建上海证券交易所,以杜绝黑市交易、活跃华商市场。9月16日交易所正式开业,买卖的证券包括股票和公债两大类,上市股票一共26种。

1946年6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重新筹建的同时,国民党的军队也开始向GCD的军队发动进攻,彻底撕毁了之前签署的和平协议。在内战的硝烟之中,上证交易所建立起来了,但民众对股市的信心也随之建立起来了吗?

为了让证券交易看上去比过去更加“规范”,交易所在“经纪人资格审查”、“上市证券标准”、“审定上市证券”等等方面,都做了看似更为严格的规定。

交易所还在1946年11月特别增加了上市公司的数量,此外,还修改了交易规则。之前的交易规则一直是做现货交易,即是当天交易、第二天交割,相当于现在股市的“T+1”制度。11月14日,证交所推出开拍便期交割的股票交易规则,同时还新开办了套利交易,允许在现货和期货中套利。

各种改革之后,股票的成交量开始有了起色。在证交所实行新政策之前,股票成交量为每月2.6亿股,新政之后的一个月成交量上升到5亿股以上。12月11日,有二十种股票全部涨停,此后股市一路飘红,迎来上涨期。股价上涨的速度,终于暂时追上了物价上涨的速度。

image.png

1947年2月以后,股价的持续上涨逐渐成为了上海股市的“常态”。但是物价的上涨也越来越快。随着国共两党在战场上正面交锋,国统区内开始有些人心惶惶、躁动不安的态势,这种不安的情绪进一步推动了物价的加速上涨。

“因为恐惧而投机”的心态又一次出现在股市当中。当时,美元和黄金的买卖被国民政府加以限制,面对越来越快的通货膨胀,普通人能最有效地避免财富贬值的方法就是购买不断上涨的股票。仅仅统计1947年的2月到5月期间,法币的发行量几乎增长了100%,但物价却只增长了63%。超发的货币为什么没有体现在物价之中呢?这是因为人们蜂拥投资股市,让股市成为了吸收货币的“蓄水池”,超发的货币也就没有全部进入流通环节,全面推高物价。

股价和物价之间,就好像是上演着一场激烈的“赛跑”。不投资股市,就只能坐等财富被超发的货币稀释,而如果投资股市,人们一定是蜂拥抢购那些最受追捧的、涨幅最高的股票。

恐慌情绪下入市的大笔资金推动股价不停上涨,上海证券交易所汇编的股市报告里写道:“中国水泥的价格指数在2月份第2周是127,5月份第2周即增至1577,增涨了12倍以上,超过了同时期物价上涨率的20倍。再如中国丝业,超过物价上涨率的18倍,中法药业超过物价上涨率17.5倍,商务印书馆超过了物价上涨率15倍……”

image.png

假如股价能永远跑赢物价,那么这样的模式就能够持续玩下去,不过,这段时期国民政府滥发的货币数量实在是太大,以至于股价上涨的速度无论有多快,也赶不上已经突破底线的货币发行量。

据历史学者的统计,上海地区的平均物价在1945年到1949年之间上涨了35036倍。米价由每石3725元法币上涨到1.75亿元金圆券,上涨47069倍。如果我们再算上法币和金圆券300万比1的比率,那么在这短短四年多的时间里,物价实际上涨了超过1000亿倍,最为疯狂的涨价集中于1948年之后。这种匪夷所思的货币贬值,创造了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通货膨胀,也让一切形式的投资在其面前都显得非常的愚蠢和荒诞。

image.png

这时候,继续疯狂投资股市的依然大有人在,但也有不少聪明人开始通过各种非法手段秘密搞来美元和黄金,抛弃掉了越来越像废纸的本国货币和以此货币结算的一切金融资产。国民政府发行的股票,自然也在其中之列。

1948年9月,解放军开始向国民党军发起大规模的战略反攻。几乎在同一时间,国民政府为了进一步提振人们对股市投资的信心,特意将中国纺织建设公司、轮船招商局等多家国有企业改组为面向大众的股份公司,将这些改组后的公司股票,按比例委托银行向社会公开出售。但已经没有什么人对这些国有企业股票感兴趣了,国企的股票问者寥寥。

实际上,人们当时已经很清楚:自己很难再凭借股票来盈利了。人们更关心的是内战的战局,以及国民政府还能撑多久。

时间进入1949年,国民党已丢失了中国北方大部分地区。到4月份,长江防线也被突破,金融中心上海直接暴露在了解放军面前。解放上海的战役自1949年5月中打响直至结束,历时仅仅十六天。国民党军一溃千里的速度,真是比大股灾来临时股价崩盘的速度还要快。

上海市民在5月25日清晨醒来的时候,意外发现窗外的马路上安静地睡满了解放军士兵。这些冒着枪林弹雨攻进城里的兵士严格执行了上级“不准扰民”的命令,进城后坚持露宿街头。这种与国民党军队迥然不同的军纪,预示着未来中国的新政权将带来一种全新的文化与社会规则。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数月之后,新中国宣告建立。

image.png

随着社会主义新政权登上历史舞台,民国时代欺诈横行、黑幕重重的股票市场,被政府视为资本主义的象征并遭到取缔。上海解放后的第十五天,上海市军管会联合人民政府等部门派人查封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这座位于汉口路422号的证券交易大楼,从此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成为遗留在中国金融史中的一纸残篇断简,而股市“悲剧性的繁荣”,也随之画上了句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