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的生命周期 需要关注“非基本面因素”!

导 读
深处市场预期不断波动的漩涡中,我们试图抛开所谓“基本面”的束缚,仅仅关注短期市场以及投资者预期本身,因为“在长期我们都死了”。若纯粹看时间相关性的话,进入2015年以来,与中国相关的一些“非基本面”指标正在发生显著变化

作者:央行观察专栏作家

但凡大跌之后才警示市场风险的,投资者讥笑之为事后诸葛亮;大跌之后尚谈政策机遇(降息降准)的,投资者鄙视之为资本代言。

各国股市都经历过股灾和经济衰退,唯有中国经济与股市屡屡呈现倒挂之势:经济下行却迎来罕见牛市;增长趋稳却屡遭股市巨震。

怎样的分析框架才能需找A股牛熊转换的逻辑?

“测不准原理”: 基本面分析框架的局限

对中国资本市场而言,这种基本面分析的解释框架的副作用恐怕比“事后诸葛亮”还要严重的多。

放眼全球,资本市场的发展的从来都是震荡式,基本上也很少有主流分析能够预测准确股市;一次又一次的股灾,美国市场亦不能幸免。

事实证明,以基本面为标杆的股市分析,无论是对于个股还是指数,其实都很不准。

现在看来,基本面分析能解释的其实不过是羊群效应而已——暴跌则悲观、暴涨则乐观的动物性冲动,这至少不是一种成熟的投资理念。

因此,对全球市场的流行观点我们持保留的意见。

“非基本面分析”:关注短期预期

若纯粹看时间相关性的话,进入2015年以来,与中国相关的一些“非基本面”指标正在发生显著变化,从风险的角度看很可能暗示了A股市场的某些趋势。

下面列举了一些成熟资本市场上的职业投资者非常关注的指标和方法,希望能够对我国投资者有所助益。

全球顶级职业投资人的视角一:亚洲对冲基金规模(MSCI中国指数)

对冲基金的投资规模是反应资本市场预期(泡沫程度)的一个很有趣的外围指标。
因为对冲基金自由度相对较高,监管约束较松也较难,外加其处于资本市场食物链顶端,自身存活率较低,然而进入2015年,依靠中国市场(A股),跑赢MSCI亚太指数的亚洲对冲基金比比皆是。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加速的今天,对冲基金的投资规模算是一个较为特殊的领先性指标,某些特定是时候,它也可以帮助提示金融危机爆发的风险。

对大陆资本市场而言,对应的指标是亚洲对冲基金的规模。

此前纪录是1660亿美元,由2007年10月创下,此后受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深度波及,这一指标不断走低;巧合的是,同期的A股市场表现惊人的相似:也是在2007年10月见顶,然后一路下滑,到2008年6月市值损失超过30%。

究竟是对冲基金资金流向导致股指变化,还是反过来,留待金融经济学去研究吧。

可以肯定的是,七年前这种相关性是客观存在的。

如今的问题是,危机爆发的七年后,这个相关性是否存在并且强化了?

如果是,那么近期的A股的下行风险就相当可观了:因为按照彭博的最新数据,2015年5月亚洲对冲基金的规模刷新纪录,达到1770亿美元;如果不是,那么牛市则远远没有见顶,这个指标也可能轻易刷新2000亿美元的关口。

然而目前情况有些不妙,五月份的MSCI中国指数自去年九月以来第一次下降,我们当然都还记得2007年10月之后大陆资本市场发生的事情(中国大陆股指表现见图),至少对冲基金的职业投资者是不会忽视这种级别的信号的。

全球顶级职业投资人的看法:牛市的生命周期与对冲

顶级职业投资人的最大特点不是聪明而是冷静,他们不会忽视最基本的事实。
对于当前牛市最基本的事实就是,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长的一轮牛市了。

按照通行的统计口径,自2012年12月以来,直到端午节前的周五,这一轮牛市已经持续了982天,回报率均值超过120%,这意味着什么呢?

对比此前的A股三轮大牛市:

2005年6月-2007年10月,牛市持续827天,平均回报率超过500%;
2003年1月-2004年4月,牛市持续459天,平均回报率35%;
1999年12月-2001年6月,牛市持续534天,平均回报率67%。

我们清晰的看见,截至目前,这轮牛市比此前最长的牛市要长155天;比均值长接近300天。

任何事情都是有始有终,这就是生命周期,牛市也不例外。

职业投资者的冷静投资思维反映在操作上就是对牛市持续时间的理性估计,显然我们都还记得上次的一轮大牛市之后,股市距离峰值损失了49%的事实。(跟我读研报)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