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关注的股市“黑嘴”

作者:GAA

蹭个刘主席的头条,有同学问我,平常读哪些人的文章报告,下面是我follow的市场观察家,欢迎底下留言补充。

Howard Marks,大名顶顶的橡树资本创始人,他的Oak Tree Memo不定期发布一些对投资哲学的感悟,时有金句。我觉得这个好像不用推荐了,因为我发现某一天所有的财经微信公众号都在翻译这位大爷的文章了。

但他近期越写越玄幻了,去年底还跑到国内走穴,还是看看他以前的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吧。

Ray Dalio,更不用介绍了,桥水创始人。有一段时间仿佛所有做宏观的都到了三句话不离桥水的地步,但我以前也说过Ray公开发布的How Economic Machine Works非常抽象,缺乏细节和数学推导,没法直接用。即使他们发给客户的桥水每日观察也不是九阴真经,基本套路还是总结过去发生的现象,但不会涉及投资含义,更不会教你怎么monetize。但是,隐藏观点容易,逻辑思路很难掩盖。

所以看桥水报告应该主要把注意力应该放在他的推理,然后去reverse engineering他家的分析框架,这才是有意义的。

Clifford Asness,Antti Ilmanen,两位大佬来自AQR,非常欣赏的fund,很有学术追求。

Clifford是Fama的学生,所以he still feels guilty when trying to beat market…Ilmanen更是超级大牛,他的Expected Return是资产配置的圣经,没看过三遍请不要说自己是做资产配置的,seriously,经典的Understanding the yield curve也是出自他手,其他获奖论文无数。

Jeremy Gratham,Ben Inker, James Montier, 三位GMO的老干部,作为deep value和contrarian的代表,GMO最近几年很难过,AUM缩减得很厉害,被迫裁员还破天荒招了quant,但GMO的quaterly letter还是值得看的。

另外,Montier对行为金融很有研究,写的几本书都很经典。

Bill Gross和Jeffrey Gundlach,水火不容的新老债王。

Gundlach是当红炸子鸡,这两年节奏神准,前两年紧紧抓住了原油泡沫破灭,强势美元这两个最大deflation driver,一路做多,去年Brexit之后多翻空timing也很好。前两天公开说Gross是second tier bond trader,也是个耿直boy…不过老Bill这两年真是背,不但被老东家fire,老婆还闹离婚,去Janus之后写得东西老有勤奋的研究员在翻译,但有时我真是看不懂他想说什么。老债王有的见地还是非常犀利的,比如15年4月call Shen Zhen Equity once in a lifetime short,可惜据说他看空没做空。

Jan Hatzius,Charels Himmelberg,Jeffrey Currie,高盛宏观,信用,商品三巨头。

Hatzius是偶像级,宏观分析极为intuitive,写作也很到位。印象中,Himmelberg这几年信用观点正确率非常高,关键大趋势看得很准,老司机毕竟cycle经历多了,遇事不会慌乱。Currie15年初说油价要跌到25美元时很多人都觉得可不思议。

马骏,徐小庆,国内宏观研究必看。

马骏不必说,央行的传声筒,而且我发现他以前在DB时候写的很多理念,现在已经成为了实际决策,比如他早就提出人民币盯住一揽子货币,说明他的话确实carry some weight,不是摆设。

徐小庆风格跟Hatzius很像,胜在观点很有洞察力,逻辑性强善于多方面找数据cross check,如果还有些缺点就是量化、模型化做得不够,我感觉国内宏观研究普遍有这个问题,如果换个人没他有这么强的逻辑和经验把控,就容易出现cognitive bias。以前陆挺还在美林的时候有的研究也不错,可惜现在到华泰不做研究了。

还有一些买方和独立研究机构/人士也可以看看,比如Rick Reider(Blackrock),BCA,James Bianco,Rob Arnott(Research Affiliates),Ed Hyman(Evercore ISI),Grant's Interest Rate Observer,Tyler Durden (Zero Hedge),Paul Brodsky (MAI)等等,不一而足。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