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医疗转型 三大模型重塑价值链

重点提示:

凤凰医疗已经显露出多方面的转型迹象,包括增强综合医院服务,调整业务结构;向京外地区扩展,增加市场份额;从单体医疗机构管理,转向区域化、体系化运营;以医疗基础向养老产业拓展,探索医养结合。而且凤凰医疗已经不再仅仅是轻资产的托管模式,重资产的医院改制成为新近合作项目的突出特点。

率先上市的凤凰医疗在新年伊始抛出的转型布局,将带来怎样的结果?而这是否也是医疗服务市场某种新趋势的表现?



“你是不是要走?”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保安徒手将横在通道上的车推开。还顾不上安顿它,保安转身对着刚刚迫不及待开进院子的司机喊道,“就停这!”很快,刚刚空出来的车位就被填上了。

煤炭总医院位于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南里,四周分布着柳芳、西坝河、光熙门、和平里等几个社区,在北京五环内不再允许新建大型公立医院的大背景下,这个三环内的位置是个标准的“黄金地段”。上午10点,在医院门诊楼前的院子里已停满了来看病的车。

看起来,就诊的患者中道远的还不少,医院四层高的门诊楼就在眼前,开车看病的却仍然要等。这是新年过后的第一个工作周,医院则已然在全力运转。

从外面看,门诊楼门口挂着的牌子特别显眼,应该是近期刚刚更换的。与有着22年历史的建筑相比,显得特别新。当然,煤炭总医院的大楼22年前刚刚落成的时候也曾“青春焕发”过,医院的建设工程获得了当时煤炭部优秀设计的二等奖。

不过,如今的煤炭总医院也有值得骄傲的地方。院长王明晓在2015年的新年贺词中就提到,煤炭总医院2014年各项医疗工作指标均创建院以来最好水平,而2015年的目标则是成为一所现代化的三级精品医院。

在顶尖医疗机构云集的京城,煤炭总医院的这个目标可能并不显眼。但直到2015年1月6日凤凰医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称“凤凰医疗”)的公告发布,人们才发现,煤炭总医院实现新目标的路径可能将有所不同。

凤凰医疗在公告中称,公司已经与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称“安监总局”)及中信信托订立了合作共建框架协议,设立合营公司“中安康医疗产业投资(北京)有限公司(暂定,以下称‘中安康’)”。而在合作共建初期,中安康将对安监总局下属的煤炭总医院和石龙医院实施资产改制,并以ROT模式(重组-运营-移交)与两家医院合作共建。

改制是当下公立医院改革领域的焦点话题之一,因触及深层次的体制、利益问题而显得错综复杂。虽然公立医院改制正在逐渐成为趋势,但依然阻力重重。正因如此,包括煤炭总医院在内的安监总局下属两家医院的改制便迅即成为焦点。

另一方面,于2013年11月份成功在香港上市的凤凰医疗,在度过了相对安静的大半年之后,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连续发布了若干合作项目。除了安监总局的合作外,还包括门头沟区妇幼保健院的托管、京煤集团总医院的改制以及与河北省保定市达成的合作共建协议。

凤凰医疗的成功上市,证明了其“托管+供应链”的商业模式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但从近期连续公布的几项新合作来看,凤凰医疗突破了轻资产托管的模式,向改制等深度、重资产领域延伸,并在业务结构、服务范围、养老产业等方面试图做出调整或新探索。

凤凰医疗的改变能否成功?在2015新年伊始,凤凰医疗便给医疗市场留下了一个悬念。

1、“重量级”的煤炭总医院

有着22年历史的煤炭总医院,无论在硬件还是软件上,都需要改善。



在凤凰医疗新一轮扩张中,煤炭总医院无疑是重量级的新成员。

以最受关注的医疗人才为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资料获悉,煤炭总医院现有职工988人,其中高级职称211人,博士74人,硕士138人。而且煤炭总医院是国家安监总局的直属事业单位,是全国矿难事故医疗救援的中坚力量。

2002年,煤炭总医院正式成为国家矿山医疗中心,主管全国煤矿矿难的医疗救护工作。院长兼任中心主任。中心下设42个省级分中心。2010年山西王家岭矿透水事故当中,王明晓就作为医疗专家组组长奔赴现场,并组织协调晋城分中心、汾西企业分中心开展医疗救援。

从1993年正式开诊至今,煤炭总医院已有22年的经营历史。而早在1987年,原国家计委就已经批准兴建煤炭总医院,总投资2.39亿,建筑面积33万平方米,占地面积28亩。这样的规模,在当时已经不小。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煤炭总医院的医疗工作指标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但医院在管理上仍然面临一些问题。

2014年12月,煤炭总医院因为存在申报项目与实际发生项目不符等问题,被北京市医保中心处以黄牌警示。而同是去年3月份,石龙医院因存在不合理检查治疗等问题,被北京市医保中心解除了医疗保险服务协议。

在公立医院改革破解以药补医、改变筹资渠道、提高运营效率等趋势下,医保必将在费用控制、精细化管理的力度上大大加强。黄牌警告则意味着,煤炭总医院在医院管理方面需要做出改善。

改革也不仅仅局限于管理这样的软件。煤炭总医院的硬件设施在过去二十多年中,几乎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以直接关系医院服务能力的床位数为例,煤炭总医院最初的设计规模为500张病床,而目前,医院拥有的编制床位约515张,开放床位约509张。

虽然煤炭总医院的硬件没有改变,但近年的服务量则在快速增长。

《健康智汇》查阅2012版的北京朝阳年鉴统计数据发现,2011年煤炭总医院门急诊(包括体检)总数约63万人次,当年的业务收入则将近4.8亿。然而在凤凰医疗的公告中可以看到,2013年,煤炭总医院的服务总量已有约80万人次,未经审计的营业收入约为8亿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王明晓谈及建设三级精品医院时所列举的十个措施中,第一条便是“抓好医院改扩建,硬件设施上台阶”。

近年,北京市在重新调整医疗资源布局,构建五环医疗带。然而,在医改政策严格限制公立医院规模扩张的背景下,不少外迁、新建的医疗机构中很多都出现了社会资本、民营医院的身影,混合所有制、特许经营等新模式频频出现。

作为煤炭总医院的主管部门,国家安监总局也积极加入了引进社会资本的这个趋势当中。在其与凤凰医疗、中信信托达成的三方协议中,合作共建初步安排中的六项内容有一半与改扩建有关。这其中也包括石龙医院。

按照三方的协议,中安康承担对两家医院全部资本投入义务,所投入资本用于改造建设和运营管理;中安康对煤炭总医院现有设施进行改造扩建,两年内将医院运营床位增至700张,并在三年内于北京市朝阳区建设煤炭总医院分院,规模约为800张。

实际上,公私合作的PPP模式所解决的主要问题之一,正是政府举办公共事务资金不足的问题。

2、凤凰医疗的三种合作模型

成立新的公司并通过其来承担合作共建任务,是凤凰医疗近期三项合作的通行模式。



承担对煤炭总医院、石龙医院投资责任的中安康,是凤凰医疗、安监总局、中信信托三家共同成立的合营公司。

成立新的公司(合营或独资)并通过其来承担合作共建任务,是凤凰医疗近期三项合作的通行模式。不同的只是在新的公司中,凤凰医疗所占的股份有所不同。

凤凰医疗、安监总局、中信信托三家共同成立的中安康计划注册资本人民币10亿元,三方持股比分别为35%、40%及25%。安监总局将透过煤炭总医院以煤炭总医院资产值的90%对合营公司注资;而凤凰医疗及中信信托将对合营公司进行现金注资。

另一个合营公司北京京煤集团总医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京煤公司”),则是凤凰医疗与北京京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京煤集团”)共同设立,双方的持股比例是70%和30%。

在与河北省保定市达成的框架协议中,凤凰医疗将于保定市设立全资子公司“凤凰医疗(保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保定凤凰”)。保定凤凰注册资本1亿美元,全部来自凤凰医疗。而且在2021年以前,凤凰医疗对保定凤凰的投入预计不低于3亿美元。

凤凰医疗新成立的三家公司有所不同,也是基于三个合作项目内容上的差异。

中安康的主要职责是对煤炭总医院和石龙医院进行资产改制和ROT模式的合作共建,中长期的目标是构建医疗、医养及救护服务的“医养护”医疗网络。

社会资本改制现有公立医院或企业医院,最为关注的是人事权分配问题。

中安康的董事会由7名成员组成,其中2名将由凤凰医疗提名,3名将由安监总局提名,其余2名将由中信提名。值得注意的是,凤凰医疗和中信信托在董事会当中的票数不足三分之二。中安康董事会主席将由安监总局提名,合营公司董事会副主席将由中信提名,而合营公司总经理则将由凤凰医疗提名。

京煤公司的任务则是对京煤集团总医院进行整体改制。京煤公司董事会同样由7名成员组成,不过其中2名由北京京煤提名,其余5名成员由凤凰医疗提名。而且董事会主席由凤凰医疗提名,并将为京煤集团总医院的法人代表,而董事会的副主席由京煤集团提名。

值得注意的,在凤凰医疗与京煤集团达成的框架协议中有一条特别的内容,即在合营公司取得营业执照的首个周年日起计一年内,京煤集团可选择随时向凤凰医疗出售其所持有的30%股权。这也将意味着,京煤公司未来有可能成为凤凰医疗全资控股机构。

保定凤凰则主要是通过公私合作的PPP模式,与保定政府举办的公立医疗机构及医疗教育机构合作,参与未来规划的重点医疗项目。根据协议,合作共建初期,将以保定市具有代表性的公立医院试点改革为核心,随后逐步将合作范围扩大至保定市的其他医疗机构。

不过,凤凰医疗最新达成的三个协议均尚不具有约束力,仍需要相关政府部门、公司董事会或医院职代会的审批,因此仍然存在变数。

3、转型重资产改制模式?

通过三项合作,凤凰医疗的业务结构、服务范围、商业模式都在发生调整。



无论结果成败,近期连续三个合作项目表明,此时的凤凰医疗,明显处于向外扩张阶段。这也是凤凰医疗在专注经营北京地区医疗市场十年后,重新开始向外扩张的步伐。


到2005年的时候,凤凰医疗在北京地区之外,还在吉林、辽宁、江苏、广东等地拥有医疗机构。但在相继完成健宫医院、燕化医院改制、托管以后,凤凰医疗于2005年决定退出全部京外医疗机构,专注于北京地区。

梁洪泽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正是这次在困难时期的收缩,为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后来”的故事已经为人们所熟知,凤凰医疗获得了参与门头沟区医院公立医院改革的机会,并以此为基础最终实现了在香港上市。

到2014年中期,凤凰医疗旗下拥有健宫医院以及按照IOT模式(投资-营运-移交)运营管理的10家综合医院、1家中医院以及28家社区诊所。2014年9月,凤凰医疗与门头沟区政府达成IOT协议,又托管了该区的妇幼保健院。

到此时,凤凰医疗的业务和收益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健宫医院及北京益生的综合医院服务、IOT医院及诊所的医院管理服务以及供应链业务。尤其是药品、器械、耗材等供应链业务,在凤凰医疗的收益结构中占到47%左右。

供应链业务收益丰厚、模式简明,很多社会资本、医药企业都看中了这块业务。但供应链收益主要基于当下医药采购当中所存在的水分,而随着医改的深入、水分的减少,来自供应链业务的收益也将随之减少。这也是业界一直认为凤凰医疗存在风险的地方。

从2014年末和2015年初达成的三项合作可以看到,凤凰医疗正在对其现有的业务结构和模式进行调整。

首先,凤凰医疗医院网络进一步扩大,预计于2015年,管理床位将约达1,000张,2017年之前通过新建及扩建另增加管理床位1,000张。而京煤集团总医院若实现改制,其将从凤凰医疗现有的IOT医院业务部分转变成为综合医院服务业务部分,这将进一步扩展凤凰医疗在综合医院服务业务的规模。

与保定市政府的合作,则使凤凰医疗业务范围重新跨出了北京地区。实际上,凤凰医疗对于向京外扩张的计划思虑已久。2014年年终,梁洪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在累积相当的经验后,计划向其他省市拓展,继续扩展医院及诊所网络规模,以增加市场份额。

值得注意的是,与保定市的合作并不局限于单独一家医疗机构。凤凰医疗方面认为,这将帮助其实现其业务策略,从专注于服务单体医院向建立整体医疗服务系统转型。

在凤凰医疗的规划,与安监总局的合作还将帮助其实现业务领域的跨越。除医疗机构外,安监总局下属还有一些工人疗养院。按照框架协议,在完成初期的改制和托管后,中安康将与安监总局下属其他医疗机构和疗养设施进一步探讨合作共建机会。

因此,凤凰医疗认为,这次合作将奠定了其向疗养及养老产业拓展的良好基础。此外,凤凰医疗、煤炭总医院及中信之间的合作聚集了疗养及养老产业最核心的资源(平台、医疗、金融和客户),有助于探索“医养结合”产业发展的新模式。

通过三个合作,凤凰医疗已经显露出多方面的转型迹象,包括增强综合医院服务,调整业务结构;向京外地区扩展,增加市场份额;从单体医疗机构管理,转向区域化、体系化运营;以医疗基础向养老产业拓展,探索医养结合。而且凤凰医疗已经不再仅仅是轻资产的托管模式,重资产的医院改制成为新近合作项目的突出特点。

率先上市的凤凰医疗在新年伊始抛出的转型布局,将带来怎样的结果?而这是否也是医疗服务市场某种新趋势的表现?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