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能源互联网:风来!站稳扶好!

【深度】能源互联网:风来!站稳扶好!
作者:李少君

能源互联网顶层设计将于6月提交国务院,在环保、国企改革、价格改革等多重政策密集催化下,能源互联网有望成为2015年下半年最大的风口之一。

此次会议,民生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李少君特邀国网能源研究院首席专家冯庆东博士,以及民生证券相关分析师为您解读能源互联网投资主线。

一、能源互联网顶层设计脉络与亮点

李少君于:据相关报道,能源互联网顶层设计将于6月上报国务院。市场很关注这一次的顶层设计,冯博士能否就此次顶层设计政策发展脉络和亮点和投资者做一个交流?

冯庆东:好的,我想大家都注意到今年3月份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出,能源能源互联网+的行动计划之后,国家能源局包括工信部等政府部门行动非常迅速。

国家能源局正在起草互联网+这个行动计划,主要定位到互联网+智慧能源这个方向,此外还涉及到发展的目标和功能,以及一些配套的政策建立。

但是需要说明的是,尽管这是一个顶层设计的行动计划,但是还不是能源互联网发展的全部,顶多是目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内的行动计划。因为能源互联网是一个长期的复杂的系统工程,我们要建设的能源互联网是要建设一个复杂交互式网络系统,所以未来的路还很长。

从能源互联网发展走向来讲,第一是要实现多种能源的优化互补,多种能源就含冷热气包括电等等多种能源形式的互补,提高能源的利用效率;第二是要在纵向上,对于能源的生产,能源的运输,能源的消费,包括运营管理这个层面的,采用互联网手段来进行优化。第三是要以开放的心态,调动全社会的资源,大家积极参与,包括创新,也包括社会资本的参与,大家注意到可能最近像PPP这种模式,这个可能是未来作为能源互联网参与的主要模式。

这样可能会带来一些新的机会,和一些新的增值的服务,这个我想可能是企业比较关心的。从顶层设计来讲,一个是互联网售电,第二个就是可再生能源的交易,风电、光伏发电等等一些存在什么样的交易。第三个方面就是碳交易,第四个方面就是储能,储能要进入能源互联网市场,对储能要有一些政策。第五个方面就是电动汽车,第六个方面就是各种分布式的能量管理系统,包括工厂能量管理系统,建筑楼宇能量管理系统,家庭能量管理系统,还有像区域能量管理系统,还有社区能量管理系统等等,分布式能量管理系统它是一个重要的发展方向。

我们说能源互联网的发展,它是一个需要能源行业、通信行业、互联网行业、法律包括金融、资本等等各个方面的领域融合的一个过程。所以我们说能源互联网的发展刚刚开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后的机会也会很多,所以大家坚定信心。

二、新能源的发展与障碍

李少君:您觉得从能量的利用效率来说,是传统的能源,比如说化石能源更高更经济,还是可再生能源更高更经济呢?

冯庆东: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概念,一个是实现能源的梯级利用,所谓梯级利用就是在有一些用户当中,有的用户在用电的过程当中,它会产生很多热能,比如说热水和热气,还有就是像我们用天然气发电,或者热电联产的过程当中,它也会产生很多热能,也包括产生电能,那么主要目的还是看它的利用效率。那么在这个问题上,我个人建议,就是冷热电联产或者CHP这种方式是可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目前比较好的方向,它的效率能够达到78%左右,这个效率还是比较高的,另外它实现了多种能源的梯级利用。

第二个,比如说像风电或者是光伏发电,这些所谓可再生能源,那么它的能源利用效率,这个我没有作过分析和统计,但是它一个是看光伏发电的成本还是比较高,尽管有下降的趋势,但是很多企业都靠补贴在支撑,如果没有补贴支撑,确实还是很难以维持,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讲,它一个是刨除天气的因素,随机性的因素,比如说风电的风,或者光伏发电的光,或者是阴天的情况,那么它在利用效率上来讲,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那么等到发出来的电,电再到负荷去用电做功的过程当中,如果是就地消纳可能损耗会小一些,如果是通过电网传输,可能会有网损、线损,也包括有一些发热的损耗,还有就是电能变换过程当中的损耗,比如说通过逆变器,或者通过电力电子设备整流、滤波、逆变以后还会带来很多的损耗,应该说它们之间也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那么从提高能源利用效率来讲,热电联产CHP这种方式是比较好的方向。

李少君:现在CHP了解,北京京能在海淀那边有一个电厂,为什么发电效率能够提升,能源的效率能够提升,但是做的范围并不是很广呢?这个原因在什么地方?

冯庆东:这个我想不在于技术层面,一个是CHP发电技术上是一个成熟的技术,另一方面从能源利用效率来讲,它能源的利用效率还是比较高的,发展遇到的一些问题可能有这么几个方面:一个方面就是天然气的资源是不是充足,那么有一些地方天然气资源是不充足的,再一个我们国家整体上天然气资源是比较少的,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可能还看能源的需求和消纳,是不是有这种用户确实需要,既需要电能,又需要热水热气,这还要看具体用户的需求。第三个方面,可能就是价格和政策方面的问题,就是我们的一些设备,比如说是进口的,可能成本会比较高,或者用美国GE的,用这种燃气轮机可能成本会比较高,那么这个必然会带来它的发电和供热成本比较高,因为它要从银行贷款,要还贷,那么进口设备成本会比较高。

另一方面,如果是选择国产设备,那么国产设备我们目前还有运行不稳定,不可靠,故障率比较高的问题,所以这些都是制约的因素。

三、能源互联网受益企业与主要障碍

李少君:现在看很多公司都积极地拥抱互联网,而且很多跟能源互联网相关的这些公司有的是像设备制造类的,有的是比如说电站运维类的,也都在积极地拥抱能源互联网。冯博士您认为从将来的这些公司来看,具有哪些特点或者什么样的公司,可能在这次拥抱的过程中,更有优势,或者更提前一步呢?

冯庆东:我们建议或者判断在未来能源互联网的建设过程当中,受益的企业主要有三类:

一类是能源基础设施类,从事能源基础设施类的企业比如说做分布式能源设备的,或者做微网的,或者做测控终端的,也包括做储能的,做电动汽车的这类企业,会有比较好的发展机会。

第二类,从事电子及信息类的企业,比如说做传感器的,或者做信息物理系统的,或者做电力电子的,包括做微电子、信息通信还有移动互联网,还有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等这类企业也会有比较好的发展机会。

第三类,就是平台类,平台类里面我们更看好的是分布式能量管理系统平台,这里面就包括我刚才讲过的家庭能量管理系统平台,楼宇能量管理系统平台,还有工厂能量管理系统平台以及社区能量管理系统平台。

最近,我们也注意到国家能源局发改委发的文件,提出要加强需求管理平台的建设等等,这方面我们认为都有比较好的市场发展前景。

李少君:刚才您提的其实就是这三大类,第一大类就是能源基础设施类的,主要是做硬件这一块的,第二大类是电子和信息类的,实际上就是类似于更多接近于网络端这块,第三大类是平台类,您觉得将来可能最快的能够先拥抱上的是哪一块呢,或者是每一类制约它拥抱的最大的障碍分别是什么?

冯庆东:基础设施类目前像分布式发电已经有很多开展这方面的业务,包括分布式的光伏发电,分布式的燃气发电等等,这个其实在没有正式启动能源互联网行动之前,这些业务都已经在开展了。第二个就是做微网或者做微电网,这个也已经是在开展了。能源互联网提出以后,一个是各种测控终端,还有就是移动客户端就是APP这种方式,这个是会有比较快的发展。

从技术发展上可能遇到挑战的,一个就是能量路由器,就是现在大家比较关注的能量路由器,我们认为叫能量路由器比较准确一些,它是需要跨领域跨专业的很多技术的融合才能实现,这里面涉及到电力电子器件的突破,也包括储能技术的突破,也包括控制策略的研发,这个应该说可能还会遇到很多挑战,还有就是储能,储能最大的挑战在于它的安全性,成本和可靠性,这方面还是需要做很多的工作,也会遇到很多挑战和技术方面的一些障碍。

四、电力改革

李少君:过去我们所有的用电和发电都必须要经过电网,那就是说作为发电端,它电网的价格可能是给定的,在用电端它的售电价格是给定的,将来这一块其实这个尺度能不能放开,或者说能放到多大,可能还是在国网这一端看看能够放出多少量来,因为轮毕竟在上一轮2002年电改的时候也提了送配分离,这一次也提了,冯博士您觉得今年和上一次的这轮电改,哪些层面可能会再突破一些?

冯庆东:应该说我们是欢迎和支撑电力体制改革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讲,电力体制改革更多主要的目的,一个是提高能源的效率,还有一个是释放更多的活力,从用户端更多的是欢迎用户积极的参与,首先无论是从智能电网建设的目标还是能源互联网建设的目标,它都有一个引导用户通过信息的对等互动的方式,来积极的选择用电的时间和用电的策略,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方向和目标。

跟以往不同的是,一要给用户提供更多的参与机会。第二,要给用户更多的选择机会,所以在这方面,一方面是采用互联网的手段,给用户传递更多的信息,另一方面从交易的市场上来讲,从电价方面要有更多的变化,比如说以前电力市场研究当中提到的,短期的交易,包括实时的电价等等,这方面应该说往市场交易方面,应该是一种逐渐的突破,逐渐的往前走的一个方向。

李少君:因为现在包括配电,包括售电和发电,这一块基本是国网和南网两大电网,包括内蒙它们自己专门在做,那也就涉及到了一个既得利益这么一个情况,这块放开还是比较为难吧?

冯庆东:这个应该说这种超高压,或者是这种配电网当中来讲,它有很强的专业性,而且它对于电网的安全来讲起着很大,很关键性的作用,用户参与来讲,主要还是在配电网中低压层面,参与的机会会比较多一些。像高压和超高压来讲,它确实从运行、调度包括能量平衡来讲,这是要求非常高的。我们对电力系统的理解,它是一种发电、输电、配电、用电,实时平衡的这样一个过程,所以在这个方面来讲,首先还是要保证电网的安全与稳定,我们说的安全稳定最重要的一个前提,就是保持功率的实时的平衡,所以用户主要参与的机遇还是在中低压这端。

当然,也有机会,比如说大的用户直接向发电厂购电,大用户跟发电厂直接交易,也也是用户参与的一个方面,所以在这方面也会有很多的机会。

李少君:您刚才所说的大用户,说白了就是直购电那块,但是直购电还有一个问题,它还是要通过电网来进行传输,如果是这样的话,将来的电费组成的形式和现在会有差别吗

冯庆东:这个问题非常复杂,一个是大用户跟电厂直接购电,如果横跨的距离比较远,那么包括潮流的传播方式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那么在电价的计算方面,确实它是一个很专业、很复杂的一个问题。那么这个问题就是以往也做过实验,那么应该说对于调动市场的积极性,从力度上来讲还是不够,但是这里面确实有这样一个问题,就是电能在交易的过程当中,事实上就是潮流在流动的过程当中,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所以从电价的计算来讲,这个还需要做很多的实践探索,实践的总结,才能够总结出一些比较符合实际的价格政策,这方面确实还需要做很多的探索。

李少君:今年特高压包括超特高压这一块,好像政策也在鼓励,然后在中低压和局域网、微网这一块政府也在鼓励,咱们做一个展望,将来电力传输的格局是什么样的呢?

冯庆东:应该说电力系统或者电网的建设应该是不断地向两极来延伸的,一方面就是说从变压等级来讲会不断提高,根据实际的需求会不断地提高。当然变压等级的提高也有很多的优势,也会带来很多的好处。另一方面就是在用户这一端会给用户更多的选择机会,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国家的用能和能源利用效率的水平很低,实际上我们是低于国际平均水平的,这个理念在用户用能这一端,也包括用电这一端来讲,我们的主要目标还是提高用能的效率,这样的话,就是一方面开源,另一方面是节流,应该是在能源的问题上,我们国家要选择这样两手,一手是抓开源,尽可能地增加能源的来源,第二个就是要节能,节能主要还是有一个精细化管理和精确计量,选择性地控制,多种能源优化互补,是这样一个发展方向。

李少君:我们做一个政策节奏的展望,您觉得可能今年,尤其下半年来说,有哪些政策有可能会出来呢?

冯庆东:现在是国家在电力体制的改革方面发了三个文件,后续可能还会有一些文件陆续出台,那么出台的时候可能要考虑鼓励互联网售电,鼓励可再生能源的交易,鼓励储能的应用等等,那么这些方面会有一个政策。

五、深圳电改与售电牌照发放

李少君那这样的话,可能会有一个问题,第一个,深圳的试点实际上如果想扩展到全国的话,有一个售电牌照什么时候发的问题。第二个,深圳的这种试点方式,什么时候能推到全国,就这个问题您有什么判断没有?

冯庆东:我们说深圳试点的意义之一在于它打开了电力体制改革,售电新增业务放开的一个窗口;意义之二,就是它才用了PPP模式,鼓励民间资本,或者你们所说的社会资本进入,这也是一个重要的进步。

像牌照等等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可能还需要有待后期的一些政策方面的支撑,比如说电力法的修改,比如说一些审批程序的简化,现在关于说是不是要发牌照,可能未来我想不会管理的那么还像以前审批手续那么繁琐,甚至层层去跑,层层去批,一定要拿到牌照才能放行,我想从政府来讲,改革它是要减少审批手续的,如果电力法的配套修改以后,可能就是到工商局办一个注册的执照,有条件的话就可以开展业务,我想这个可能还期待于从法律层面有一些支撑。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