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灏最新发声:下一个百年变局还是从货币体系发生,黄金冉冉升起

本文来自格隆汇专栏:六里投资报

要赌国运吗?你就买国债就好了。

12月8日下午,思睿集团首席经济学家洪灏,在思睿集团2024年度投资策略会上,分享了自己对2024年经济与市场的展望。

洪灏表示,今年出现的一个从未发生过的现象在于,货币供应与中证全A之间出现了显著分歧。

在过往来讲,股市往往跟随货币供应的脚步,但在今年,由于风险偏好的下降,印出来的钱更多地淤积在了货基与存款中。

这导致了我们所见到的,股票市场与货币供应之间出现历史性的分歧。

而洪灏也将今年中国股市遇到的问题总结为四点,

即周期的阻力,风险偏好的趋势,制度设计的不完善,以及汇率的阻力。

向明年来看,洪灏表示,明年的市况很有可能继续延续今年的交易区间,即

A股在略低于3000点到3500点之间;

港股在16000点到23000点左右。

从当前我们所处的2900多点与16300点来看,应该这就是这一轮行情的底部阶段。

而从全球变局来看,洪灏认为下一个重大变局,或会从货币体系发生,

包括一个新的储备货币冉冉升起,包括一个老的储备货币重新进入各位的视野——一定是黄金。

而在这个分化的世界里,西方居然在通胀,中国反没有通胀。

所以,中国的国债绝对要买,就这么简单。

要赌国运吗?你就买国债就好了

投资报(liulishidian)整理精选了洪灏分享的精华内容如下:


每一个市场的低波

都是我们改变资产配置机会


今年,我们经历了疫情的洗礼之后,市场重新进入了一个高波的周期。

这一个高波的阶段相当于我们看到的2001年 - 2002年、2008年 - 2010 年。

所以我们可以比较负责任地说,虽然市场看着风平浪静、波澜不惊,但是,在G2的其中一个国家发生这么大的产业结构变化的时候,

我们要期待全球经济进入低波动的阶段,基本是不太可能的。

我们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我们正在处于一个高波的阶段。

而现在我们看到的每一个市场的低波,都是我们改变以前资产配置的机会,就这么简单。


股市与货币供应间出现历史性的分歧


今年最难做的就是股票,因为房地产如果你不挂出去,你也不知道价格跌了多少,

反正我们就看着2021年最高价,觉得自己房子没跌就可以了,反正我也不卖。

股票不是。

我有中国股票的仓位,我买了很多中概股,表现很一般。

很有意思的事情是,今年货币的增加与股市的相关性。

一直以来,我们有数据以来,中证全A一直都是跟货币的供应一起往上走。

一般来说,我们只要印钱,大家的风险偏好就会上升,然后把这个钱梭哈进入股票市场。

但是你看,今年出现了一个以前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就是我们一边印钱,股票一边跌。

钱去哪了?请问。

因为风险偏好的原因,

当收入中消费剩下的储蓄进行再分配的时候,我们可以投存款、信托、债券、股票和房地产。

今年,由于风险偏好的压抑,我们不再投股票,不再投房地产,因此全部淤积在了货基或者存款余额里。

所以,我们的中证全A出现了一个历史性的分歧。

但是,也不妨碍北交所疯涨,也不妨碍一些小妖股疯涨,也不妨碍一些量化基金割韭菜。

因为我们都知道,北交所有些公司它要转主板,

所以北交所手上的东西都是有限供给的,因此在供给非常有限,每天盘子流通量只有5亿成交额的时候,

非常非常容易做起来,就这么简单,而且还没有涨跌停板。

我们中国股市面临的问题——

不仅仅有周期的阻力,有风险偏好的趋势,有制度设计的不完善,还有汇率的阻力。

尤其是对于一个海外投资者。


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

正处在周期底部


我们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的周期,和中证全A波动的周期,基本上就是每3.5年波动一次,两个3.5年形成一个7年的周期。

人民币2016年是上一个低点,那个时候5000点泡沫破灭;

2008年,第一个低点,这个是全球次贷危机。

这一切都是有数可循的,不是我们信口开河的。

我们现在正好处在一个周期性的底部。

所以我觉得,明年随着大家对于房地产的预期逐渐现实化,重新修正,而不再期望一夜之间出奇迹;

同时,明年至少汇率负面的因素消除,

因此明年的市况,很可能延续今年交易的这个区间。


明年继续延续今年交易区间

A股在略低于3000-3500点


今年的交易区间,我们在去年的11月份的时候,在没有人买的时候,我们说上证波动的区间略低于3000点,到3500点。

今年实际走出来就是这样——最高是3418点。

港股我们说16000-23000,最高我们去到22800,现在我们在16300。

明年如果我们交易的设计是比较现实的,

我们会看到,明年交易的区间基本上延续今年的交易的区间,

大概也在略低于3000点到3500点,

港股也是在16000到23000左右。

因此,现在我们所处的这2900多点,恒指的16300点,应该就是我们这一轮行情的底部阶段。


问答部分


下一个百年变局,

一定还是从货币体系发生

问:在全球资产配置这方面,你的观点是怎样的?

洪灏:现在增长的形态变化的很快。

今年年初,ChatGPT横空出世,人家已经搞了很多年了,只是今年真的让大家都用上了。

所以我在想,未来的这个世界,投资怎么样去增值。

比如说我们投一个公司,是跟着公司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作为一个股东获得了回报。

那么现在这个世界,不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尤其是我们中国这里,其实所谓的增值就是量化基金交易比你快。

以前是宁波的敢死队最厉害了,现在也被干翻了。

所以你说这样的投机,它是否能够增值?其实是没有的。

它只是在割对手的韭菜而已。

但是,它并没有为这个公司的成长做出更多的贡献。

所以,我们一定要反着做。

你看在过去20年、10年,尤其是在过去10年,有一种基金,它是越来越不受大家的关注,就是宏观对冲。

10年前大家还在讲索罗斯,现在根本就没人讲。

现在讲的都是Renaissance,都是这些量化交易员。

他们是交易员,他们不是投资大师。

投资大师本身,他就是为整个社会创造价值的。

所以我觉得,下一个阶段,真正给各位增加价值的,也给整个社会增加价值的,可能并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堆搞量化的交易员。

他一定是从哲学的角度,站在一个百年变局的点上头,为各位构思未来的人。

大家一想要投资,我就去买股票,可能不一定。

因为如果真的是百年变局的话,

上一个百年的变局出现在1970年代初,就是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的时候,这个绝对是一个百年的变局。

而下一个百年的变局,它一定还是从货币体系发生的。

这个货币体系包括一个新的储备货币冉冉升起,包括一个老的储备货币重新进入各位的视野——一定是黄金。

还有,这个分化的世界里,西方居然在通胀,中国反没有通胀。

所以,中国的国债绝对要买,就这么简单。

要赌国运吗?

你就买国债就好了。

未来不一定要买股票

改变思维方式最重要

问:中国的投资机会到底有没有?有没有可能中国的经济还能够复苏起来?

洪灏: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很显然的,它只能够只可以有一个答案。

中国有一个竞争模式,它就是卷。

在下一个十年,它一定会比上一个十年更卷,

因为在价格压力不断走低的时候,它一定会让人更卷。

而大的公司、大的财团,它对于资源的把控和聚合,会越来越成功。

在未来,你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大东西,它可能都不需要让你通过股票的形式参与。

这些大的国有集团,它要发展,融资的时候很可能发债就可以了,不需要发股票。

或者说,它把收益截留上缴就可以了。

所以我觉得,要跳出股票看。

不要老是觉得我们要发财,我们就要买股票。

其实不是的!

这么多年都 3000 点,这不就是一个债券吗?有什么区别?保本嘛!

3000 点,然后还给你分点红。

所以我觉得改变思维最重要。

除了这些,还有就是有些细分的领域也会做得很好。

比如说瑞贝庭公寓酒店,我们很便宜买回来,现在装修完了再卖出,可以直接卖出去,这个投资就翻倍了,就这么简单。

所以它是通过专业人士不断发现机会、不断深耕,去做细分行业的龙头,这也是一个机会。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