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高度兴奋的中国版马歇尔计划:高瞻远瞩的战略大手笔

南北车停牌合并,中国中铁(390HK)、中国铁建(1186HK)、中国交建(1800HK)、中国机械工程(1829HK)等专营建设和工程的公司筑涨势如虹,沉寂已久的中联重科(1157HK)等工程机械公司旱地拔葱……以上这些看似不算关联的事件,大背景其实都是一个国家层面高瞻远瞩的大手笔:中国版“马歇尔计划”:提供资金,并以高铁、核电、基建等中国的优势项目为着力点,去帮助那些在这些方面有极大需求的国家。

之所以说这是一个需要高度重视的战略大手笔,是因为一旦该计划顺利实施:
  • 于国家层面,中国跨出国门的支援带来的不单是受援国家的感谢,更极大增加中国崛起在全球的战略腾挪空间于支持度;
  • 于经济层面,中国传统经济体系积累的严重过剩产能与庞大存货,转变成对相关国家的债权,包袱变金矿,经济结构调整自然可以顺利实施;
  • 于金融层面,人民币借道名正言顺出海并国际化;
  • 于资本市场投资层面,有技术优势的高铁、核电的机会自不待言,就算过去那些怎么看怎么不舒服的,严重过剩的钢铁、机械等原材料、资本品也突然变得有了足够想象空间与弹性

要知道,机械、钢铁这些典型的过剩行业已经饿得皮包骨头了,突然冒出一堆需求,能不弹性吗?

原版的马歇尔计划
马歇尔计划,官方名称为欧洲复兴计划,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
  • 积累了巨额黄金储备;
  • 同时庞大的战时产能无法利用。
    与之对应的是,遭战火破坏的欧洲则满目苍夷,基建设施与工业产能都近乎于无。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出台马歇尔计划,对西欧各国进行经济援助、协助重建的计划。该计划于1947年7月正式启动,并整整持续了4个财政年度之久。该计划对欧洲国家的发展和整个世界政治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马歇尔计划”具体做法是美国拿出其黄金储备的三分之二(约130亿美金)借给受援国,让欧洲买美国的东西,把美国过剩的产能转化成美国政府对受援国的债权。之后,美国再确立布雷顿森林体系,把美元和黄金挂钩,欧洲要么还美元,要么还黄金,也让美元成为了无可争议的全球储备货币。1948年至1952年是欧洲历史上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期。工业生产增长了35%,农业生产实际上已经超过的战前的水平。战后前几年的贫穷和饥饿已不复存在,西欧经济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空前发展。

美国马歇尔计划非常漂亮地达到了如下几个目的:
  • 欧洲活了过来,经济迅速恢复,并反过来成为美国最大需求市场;
  • 美国战时形成的庞大过剩产能得以消化使用,并顺利转型为民用;
  • 美元成为全球储备货币;
  • 美国成为当之无愧的全球老大,并在这个位置上一直坐到现在。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背景与原理和美国如出一辙,中国目前典型的双高:高额外汇储备,高得过剩的传统产能。中国手上的美元外汇储备就类似当年美国的黄金,中国把美元借给援助国,因为要购买中国过剩的产能,援助国需要把美元兑换成人民币,在美国退出QE之后,放出美元外汇储备购买人民币,可以对冲或确保人民币和美元汇率的稳定,类似当年美国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最后可以要求援助国偿还人民币的方法,加速人民币国际化。最近新加坡元和人民币可直接兑换加上新成立的亚洲基建银行就可以看出这一趋势。也许人民币无法成为大国的主要储备货币,但如果能在于中国贸易来往频繁的中小国家成为储备货币,走当年农村包围城市,小国包围美国的道路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

当然,最最关键的是:我们处在经济转型的攻坚阶段,传统经济庞大的过剩产能不能成为转型的拖累。走出国门消耗产能,无疑类似一笔漂亮的货币掉期交易:大家各取所需,其乐融融!所以我们看到了“一路一带”,我们看到了总理亲自当推销员全球推销高铁。

当然,中国一路一带计划于马歇尔计划还是有很大不同,毕竟如今的东南亚,西亚、非洲和当年的欧洲完全不一样。二战后欧洲满目疮痍,所以虽然是美国人获益更多,但实际上欧洲更需要马歇尔计划来改变人们的生活。而如今中国周边各国,虽然基础建设相对落后,但人民也过着小康乃至富裕的生活,所以马歇尔计划虽然是各取所需,但某种程度上对中国益处更大。而且美国版马歇尔计划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中国版的基本没有类似色彩。


“一路一带”:中国版马歇尔计划的路径
“一路一带”即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决定提出了适应经济全球化新形势,以开放促改革的战略级规划。一路一带正在全方位的展开。

一带:丝绸之路经济带
中国和中亚的各国应该说是关系相对较好的,很少发生不愉快的事件,如今已经在经济上密不可分。从经济上看,中亚地区与中国有着共同的利益。对于中亚资源国而言,中国是最理想的市场。中亚以北与俄罗斯接壤,西部为里海,南部与阿富汗和伊朗接壤,东部则与中国新疆接壤。中亚地区经济除了农业以外,主要以采矿、冶金业等重工业为主,多为资源富国,而中亚周围国家要么经济结构都相似,要么就是经济或政治处在不稳定状态,因此难以找到理想的下游市场,唯中国的需求最为旺盛和稳定,大片接壤的土地也为油气运输提供了良好条件。

从中亚再往西走,便可直达欧洲复地与莫斯科。而中国与欧洲的合作更是硕果累累,从3月份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欧洲四国,到6月份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问英国和希腊,再到10月份李克强再次访问欧洲三国。今年中国国家领导人到访欧洲的频率的确有些频繁。尤其,每次中国国家领导人到访欧洲就意味着多项大手笔订单和多项合作的文件。

一路:海上丝绸之路
中国和东盟已建成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自由贸易区,中国连续四年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特别是1997年金融危机后,中国以人民币不贬值的巨大代价,换来了亚太区域货币锚的地位,并在实质上取代日本成为亚太雁型模式的引导者。最近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则进一步强调,向南推进孟中印缅、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向东北推进中韩自贸区建设,向中东推进与海湾合作委员会等自贸区合作。

不仅是一路一带
其实中国还与非洲和美洲保持着深入的合作,中国目前的基建项目多在非洲与美洲。比如今天中国铁建刚得到的墨西哥高铁项目。

南北车整合和华龙一号
高铁和核电是中国出口的重头项目,因为这两个方面国内产业链齐全,出口基本可以一条龙服务,顺带解决产业下游钢材、机械等的产能过剩。但作为打着国家牌子的出口项目,不能兄弟相残,更需要齐心合力。南北车和核电双头,在国内相互压价,无论如何都是把利润留在国内,而海外相互压价,就变成了亏损留在国内,利润留在国外。虽然中国人民是热情好客的,但没有亏欠的买卖。

如今南北车的整合基本已经确定,可以告别过去海外互相压价抢购的尴尬局面。核电双雄也联合开发了代表中国核电的华龙一号。高铁核电正式出海已具备雏形。我们甚至可以大胆猜测,为了中国走出去的大局,相关建设类公司比如中铁、铁建也完全可能合并。


21世纪:是枪炮管用还是经济管用?
即将召开的APEC会议作为环太平洋国家的一次盛宴,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战场,美国重返亚太战略正好撞上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这次会议中美两国必然会有足够的角力。

但对于其他国家来说是乐见其成:一个军事援助,一个经济援助,最后看谁的诚意最大。

最后我们来看看,21世纪是枪炮管用,还是经济管用。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新增需求,就意味着收入与利润,就意味着弹性,就意味着投资机会!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