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开车与港股A股投资文化差异

编者按:近期港股那点事陆续讨论了港股中的老千股、港股实战中不得不防的风险等内容(以上内容发布在港股那点事格隆汇话题中),也得到了众多会员的响应,今天我们把格隆在5月初写的一篇文章再度拿出来分享,希望大家有所收获。

沪港通后,一些朋友问格隆能否依据多年经验最简单概括一下两地投资文化的异同。我回问了一个问题:在香港开过车吗?有两个关于开车逆行的笑话。其中一个是夫妻之间的对话。妻:“老公,我刚听到报道说高速路上有一辆车在逆行,你要小心!”。夫:“一辆?我看一百辆都不止!”另一个是一次我坐一个大陆师傅的车。师傅过去长期在大陆开车,大陆车辆方向盘的位置以及路上行驶的方位与香港都是相反的。我问司机在香港开车的感觉,他回答:很别扭,总感觉自己在逆行!

如果以开车来描述香港与大陆资本市场投资文化的差异,简单而言就是在香港必须守规矩,老老实实挣实在的钱。如果试图走邪门歪道,抄近路,甚至逆行,罚你没商量。首先从投资机构角度看,香港市场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市场,美国人、法国人、印度人乃至阿拉伯人,全球资金都能在这里觅到其身影。各路资金有其各自的偏好、口味与习惯,但最终大家一定会统一到一个驱动力上面来,那就是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或者说价值。任何机构如果胆敢偏离投资价值这个主线,而使用其他考量因素选股,最终结果多半会死得很惨。最可怕的是,在香港市场选错股票的纠错成本极高,买入后卖不出来一路被闸蟹而下的情况比比皆是。有时候市场甚至不给你纠错机会,一些有治理结构瑕疵的公司可能干脆被直接停牌、退市或者清盘。组合中遇到一只这样的股票,足以把你整个组合辛辛苦苦赚的钱全部抹掉。在这里,选择好人举手的好公司,老老实实与好公司站在一起是最基本的盈利模式。大陆则不同。A股市场本质上是一个博弈市场,赚钱靠的是博弈而非价值。A股因为历史遗留等各种原因,整体估值始终高高在上,这种估值水平本身是谈不上什么投资价值的。既然没有投资价值,唯一的盈利路径自然是博弈。换句话说,就是人与人斗,讲故事,画馅饼,挖坑让人跳,内幕信息,资金操纵等等,大家比拼的是内幕信息优势、资金实力、讲故事以及包装的技巧等,那些原本应该处在投资中心的标的——上市公司,反而沦为一个可有可无的击鼓传花工具。想在这种环境里赚钱,必须削尖脑袋且敢于撞线,敢于违规。这个如同开车。在香港,很少看到有司机频繁变道,如果地上画了实线,更是无人敢越。但在内地城市,像鱼一样游来游去的车子随处可见,跨越实线基本没有心理障碍。内地司机把交通线当作一条线,香港司机当它是一堵墙。这种胡乱变道肆意违规的开车方法,表面看似乎是讨到了便宜,别人40分钟才能到达目的地,你可能20分钟就到了。但更多的情况是,因为更多的人加入违规占道、变道、抢道、加塞的队伍里,整个道路上已无规矩可讲,再宽的道路也会在短时间内变得狭窄而拥挤,最终无人能从这种不守规矩中获得额外收益。本质上,人人都更希望呆在一个公平有序的环境里,因为没有人能永远强势。有规矩、守规矩、公平才能有持续收益的土壤。这也是为什么香港街道普遍不宽,但车速普遍很快,也很少见到拥堵的原因。

其次投资标的,也就是上市公司也必须老老实实走正道,敢超速敢撞线敢加塞,多半会收到罚单。这种罚单可能来自监管机构,但更多会来自市场,而香港的做空机制让这种市场的惩罚力量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香港市场对于正邪的处置是泾渭分明的。香港市场是典型的辩方举证,任何公司要证明自己是好公司,靠讲故事是没有用的,必须用足够长的时间用实际经营数据来证明自己持续而且稳健的盈利能力——在香港可以接受故事一个月不兑现,也可以接受三个月不兑现,但如果超过4个月,杀你没商量。而一旦证明了自己,市场也会毫不吝啬地给予远高于同业、也远高于市场平均的估值水平。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海外能长期以十倍以上的市盈率水平交易,而其他诸多地产股长期只能趴在五倍以下的估值水平的原因,也是恒安、康师傅、百丽这些公司一度拥有远高于同业估值水平的原因。相反,有任何公司胆敢使坏,无论是欺骗市场还是弄虚作假,哪怕一次,都会被市场打入冷宫,从此被边缘化。在谁曾经骗过市场这点上,香港市场拥有无比惊人的记忆力。所以不少新入港股市场的朋友不明就里,看到一些公司看似行业地位、市场空间、盈利能力、估值水平似乎都不错,但却以很低的交易价格仍乏人问津,忍不住就冲进去,结果就会中了“价值陷阱”的套:在香港市场遇到“便宜”公司,一定要查其有无犯罪前科,是咎由自取还是真被冤杀。A股就不同了。没有做空机制,股票涨起来有恃无恐,一个故事讲个五年、十年不兑现都非常正常;坏公司三五年退不了市,中间能炒几个回合,即使退市最后也必定能咸鱼翻身。这种没有罚单风险的道路,实际等于在鼓励和纵容欺骗和违规,最终结果必然是劣币驱逐良币。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