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进扩张遗祸 浙商银行遭亿元重罚

三十一项业务违规

起家于杭州的浙商银行(2016.HK/ 601916.SH)过去为实现增长,利用同业业务及表外平台激进扩张。但随着监管趋严,浙商银行如今饱尝风控换业绩的苦果。

9月4日,银保监会披露,浙商银行因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实现资产虚假出表、同业投资接受金融机构回购承诺等三十一项违法违规行为,被处罚款1.012亿元,同时浙商银行7名负责人被给予警告并罚款30万的处罚。

针对上述处罚,浙商银行回应称,原银监会于2017年对其展开为期三个月的现场检查,在监管机构指导下,浙商银行处罚所涉问题已整改完毕。

2017年以来,原银监会开展治理市场乱象、防范金融风险等各项检查工作,浙商银行成为重点被查银行之一,近年来浙商银行更是屡吃罚单。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至今,浙商银行被境内监管部门处罚50笔以上。

值得关注的是,浙商银行的历次被罚案由多涉及出表、理财、同业业务等。在此次处罚中,浙商银行处罚事项就包括将存放同业款项倒存为一般性存款、通过同业票据不当交易规避信贷规模管控、以存放同业质押相关操作实现资产虚假出表、不良资产虚假出表、上海分行理财授权混乱、违规发售理财产品实现资产虚假出表等,这与浙商银行近几年的业务风格也颇有吻合。

浙商银行从一家地方小银行成长为全国12家股份制银行之一,主要是靠同业资产实现扩张,有新一代“同业之王”的称号。

浙商银行前身浙江商业银行成立于1993年,经重组后2004年左右成为现在的浙商银行。2016年浙商银行在港交所上市,2019年底登陆A股。

长期以来,浙商银行股权分散,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截至今年二季度,浙江财政厅旗下浙江金控持股12.49%,大家保险(前安邦保险)旗下的旅行者汽车持股6.33%,横店集团持股5.84%,浙江国资能源集团持股3.96%,万向集团通过民生人寿产品持股3.78%。

值得一提的是,大家保险通过旅行者汽车持有的浙商银行股权正在被处置。近年来由于安邦集团被处置,其名下资产也在加速清理。但安邦持有的浙商银行6.33%的股权自去年底被挂牌出售,但至今未有接盘方。今年五月,浙商银行6.33%的股权流拍后再次在上海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底价61.8亿,每股约4.6元,较浙商银行今日收盘价溢价11%。

同业激进

浙商银行虽起步晚,规模小,但其一直处于高速发展中。

数据显示,2014年,浙商银行总资产6699亿元,2015年其总资产以54%的增速突破万亿;2016-2018年,浙商银行总资产每年递增,分别为1.3万亿、1.5万亿、1.6万亿和1.8万亿。到今年二季末,虽然浙商银行总资产在A股九家上市股份行中仍排名最末,但仍达到1.99亿,较上年末增长10.54%。

浙商银行近几年快速增长背后,始于管理层风格的变化。2014-2018年,农行系统出身的刘晓春赴浙商银行任副董事长、行长等职,并为浙商银行提出“全资产经营”战略。据浙商银行年报,刘晓春的全资产经营战略主要是在发展传统信贷的同时,加强与银行同业、非银行金融机构和类金融机构的合作,实现其“同业扩张、投贷联动”策略。

从资产产端来看,商业银行资产主要包括贷款业务和投资、存放央行款项等,其中贷款一般是银行资产主要来源。不过在浙商银行发展过程中,投资一度超过贷款成为其最主要的资产来源。

2015年,浙商银行资产破万亿时,投资资产以127%的增速达到逾4300亿元,占总资产比重超50%。投资资产中,超过80%的投资来自于应收款类的同业投资。2016年,浙商银行以同样的发展势头实现资产的增长。

长期以来,同业投资一直是银行绕开监管的主要手段,但到2017年后,金融去杠杆及资产新规等严监管下,靠同业投资做大资产的“财技”不再有效。

与多数银行类似,浙商银行也随之降低投资资产的配置力度。2017年,浙商银行投资类资产占比从上年的49%降低至39.6%,投资资产中的应收款类投资占比从81%降低至56%。到2019年,浙商银行的资产来源依旧调整为:客户贷款占55%,同业投资占比29%。

浙商银行依靠同业投资的高速扩张也体现在负债端。数据显示,2015年浙商银行同业存款、金融负债占比达45%,随着2017年后不断降低同业投资比例,到2019年,浙商银行同业负债占总负债的比重为35%。

同业投资降低后,浙商银行的经营业绩也出现大幅下滑。由于同业负债成本较低,浙商银行2015年、2016年收入和净利保持高位增长,其中营收增速分别为38%、33%,利润增速分别为38%、44%。2017年浙商银行业务进入调整期后,收入增速骤降,浙商银行净息差降低至1.8%,当年营收增速仅为1.2%,利润增速为7.8%。

高速发展期间,浙商银行收入来源主要为公司业务和同业资金业务。但在近年来的业务转型中,浙商银行也赶上零售大潮,进入零售业务竞争赛道。数据显示,2015-2019年,浙商银行的同业资金业务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从39%降低至21%,同期零售业务收入占比从9%增至18%。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浙江银行曾踩雷乐视网、康美药业和盾安股份,但不良率一直保持较低水平。2015年之前,浙商银行不良率不足1%;开始同业投资扩张后,浙商银行2015年不良率攀升至1.2%,之后不良率一直保持在1.3%左右,在上市股份行中保持较低水平。截止六月末,浙商银行不良率为1.4%,拨备覆盖率208.76%。

不过,浙商银行的银行资本仍处于行业较低水平。截至六月末,浙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43%、10.26%和9.05%,低于银保监公布的商业银行平均水平。

影子平台

除了多年以来同业扩张埋下的业绩隐患,浙商银行表外影子平台也是外界关注的重点。

浙商银行表外业务主导人主要是与刘晓春同期搭档的张长弓。入职浙商银行前,张长弓曾在招商银行、长江证券、兴业银行、陆金所等处任职,2014-2018年间担任浙商银行副行长。

外界认为的浙商银行的影子平台即现在的浙商产融,其前身为浙银资本,成立于2015年。浙商银行通过五矿信托等资金通道控制浙银资本,张长弓为浙银资本首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浙银资本主要因“宝万之争”时为宝能隐秘提供资金而出名。

2017年,浙银资本升级为浙商产融,多家浙江民营企业参股,但其仍有浙商银行的影子隐匿其中。浙商银行两大股东中浙商产融股权合伙企业背后是新湖中宝、盾安集团、永利实业、泰禾集团、康美药业等民企,这些民企中部分是浙商银行股东;浙商产融另一股东宁波新业涌金投资背后的股东主要为浙商银行高管。目前,浙商产融董事长王卫华为浙商银行杭州分行原行长。

浙商银行风险暴露后,管理层开始了新一轮洗牌。2018年下半年,刘晓春和张长弓先后离职浙商银行,现任行长为央行出身的徐仁艳,董事长仍为政务出身的沈仁康。沈徐搭档下,浙商银行不再提全资产经营战略,而是提出了“推创新、调结构、稳发展,强管理、纾风险、提质效”的工作要求。

2019年,浙商银行实现营收464亿元,同比增19%,净利润129亿,同比增12.5%。今年上半年,浙商银行营收251亿元,同比增11%,净利68亿元,同比降10%。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