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钱的生意有两种

作者:老喻

来源:孤独大脑

愤怒可以点燃思考,但不能成为思考的燃料。

声称自己心软的人,正在预谋下一次作恶。

两个对立的“阴谋论”摆在一起,比较喧嚣的那个更可能是假的。

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好事,几乎都不会发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坏事,却几乎总在发生。

谜之自信的迷底是极度不自信。

给别人讲明白某个道理,和让别人觉得自己明白了某个道理,是两种不同的能力。

当你下决心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已经把一部分决心消耗在“下决心”这件事上了。

岁月是一件事挨着一件事发生的,记忆则是各个事情彼此跳跃着发生着。所以不必在现实中为了维护记忆并不需要的连贯性,而在遇到一件坏事时因为惯性便忽略相邻的那件好事。

圣人要让自己的逻辑即使按照强盗的标准也是赢的。

处于遗忘状态的“彼此不想忘”无法被验证,但却是最真实的存在。

我们要交织地生活,却要剥离才能感知。

当你衷心期待自己的前任过得更幸福时,你才是真正忘记Ta了。

自我的连续性,是一种奇特的幻觉,亦令人厌倦。于是我们总去追寻陌生,但恰是这些陌生让自我的连续性显得更加惊险而难忘,并因此更加前后一致。

我工作上的偶像是“拖延症最后时刻的我”。

收音机里的音乐,好在不可快进,不能点赞,不知其名。以及不能重放。

蠢而不自知,大多是对蠢人的惩罚;聪明而不自知,大多是对聪明人的保护。

自私者的自责倾向于自恋。

我们在意的不是他人的评判,而是我们自己对他人评判的评判。

你是在竭力向别人证明自己的过程中变成别人的。

牛市或熊市对韭菜而言只是一把锯的左右拉动。

那些感叹自己被命运击垮的人的悲剧是,他们甚至未曾被命运看过一眼。

生意分为两种:廉价地讨好很多人,昂贵地讨好很少人。

有钱任性是指他可买的对象较多,有思想任性是指他不用讨好的对象较多。

乐观并非是一种情绪,而是一种理性选择。

对创业者而言,杀手本能比杀手级应用更重要。

中年危机,是一场被推迟的成人礼。

智慧可以支持耐心,但耐心却很少支持智慧。

当一个人打算做命运的旁观者时,就会对命运动太多感情。

随机性有自己的惯性,但用的不是牛顿那个公式。

精神病主题文艺作品的流行,说明人们为了证明自己的独特性而愿意妄想自己是精神病患者。

当你无法在无人旁观的状况下独自享用某样东西时,说明你并未真正拥有那样东西。

永恒本身并不需要“永恒”这个词来形容,但人们目前还没想到更接近的词汇。

当人们无法保持个体的独特性时,就会实现平庸的统一性。

一心找寻成功导师的人们最后得到的实际是赤脚心理医生。

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驯兽师,但训的是不同的野兽。所以,“自我主宰”不应单以野兽的驯服程度来评判,因为有的人分了一头狮子,有的人分了一只绵羊。

杠杆不会让一个坏策略变成好策略。

你较长时间与之无法和解的那段岁月,也许是被你亏欠较多的岁月。

“永恒”为了证明自己,而让绝大多数人的生活还没开始便要结束。

人最显著的才能之一是在任何难受的状况下都能迅速找到自己最舒服的姿势。

号称自己为了让更多人理解真知而对真知改头换面,是对真知最大的亵渎。

夏日尚未开始,但夏日的即将结束已经开始。

很少有美食经得起外卖,很少有名人经得起见面。

时间的自我组织不依赖于完美的材料。

四十岁前缺的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四十岁之后缺的是”小心假设、大胆求证”。

人类对群居的偏好大于对真理的偏好。

真是奇怪,人们对植物的赞美是因为其先天的样子,对人的赞美却是因为其社会化整形后的样子。

以每分每秒来计算自己价值的商务人士,一辈子都只能创造出计算器能按得出的价值。

正式对话追求达成一致,非正式对话则应该寻求差异。

拉到一千年长度的智慧对一百年长度的现实可能是残忍的,而拉到宇宙尺度的世界观不该因此失去对蚂蚁的关怀。

最危险的是那些蠢得不稳定的人。

虚无主义是无所作为者的自我标榜。

夹生的聪明人有额外的魅力,夹生的蠢货令人束手无策。

教育的残缺,需要几代人来承受代价。所以完整的教育,也需要几代人来耕耘。

绝望是人生的空白实验,帮助你去除干扰要素,以发现最关键的变量。

幼稚的聪明人经常会高估别人的聪明。

煞费苦心的投降或者极不情愿的投降依然是投降。

逻辑强大的一只狮子,抵不过逻辑混乱的一群野牛。

逻辑依赖于强弱,不依赖于正误。

你年轻时提前消费过的那些虚拟的伤感,早晚会来到现实中来。

有些人随地大小便只是为了找到原始的存在感。

假如一个人像疯子似的不厌其烦反复讲一件事,他要么快疯了,要么快成功了。

别和不愿意为观点下注的人辩论。

怀疑是信仰的前奏。

青春的长度介于煎熬和转瞬即逝之间。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