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贬值的背后

来源:房东经济学

进入五月下旬,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脱离7.0至7.1这一拉锯了两个月的区间,开始贬值。在5月27日,在岸人民币跌破了7.17,离岸人民币则跌破7.19,逼近2019年9月的大约7.2一线,如果突破这一水平,那么将刷新2008年以来最弱。

2012年以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走势

另外,作为央行指导价的中间价,比市场走得更远,在5月26日,中间价报出7.1293,创2008年2月28日以来最低,虽然在一天之后的27日央行将中间价上调201点至7.1092,以表达逆周期调节的意图,但市场没有买账,加上投资者心态受部分消息影响,短期看人民币汇率可能会继续在波动中走弱。

后文的部分,我们会从“金砖”成色、人民币是否高估、贬值的影响以及个人的应对方法这几个重点展开分享观点。


金砖的成色


谈到汇率,我们先从“金砖国家”说起。

由于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南非经济发展迅速,而且各自国家英文首字母正好可以组成“BRICS”一词,这五个国家被市场成为“金砖国家”,但近五年来,除了中国和印度经济相对比较好,其他三个“金砖国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我们可以从他们这几年的汇率看出端倪。

金砖国家

五年多以来:

美元兑俄罗斯卢布从2015年初的1:58.0贬到现在的1:71.1,贬值超过20%;

美元兑巴西雷尔从2015年初的1:2.65贬至现在的1:5.34,贬值了一半;

美元对南非兰特从2015年初的1:11.55贬至现在的1:17.50,贬值三分之一。

而人民币汇率在同期从6.2贬值到7.15,幅度比较小。从数据来看,过去五年主要货币里也只有美元比人民币走势更强,人民币对其他货币都有不同幅度的升值。所以说人民币并不弱,只是美元太强了,所以相对美元来说人民币出现了贬值。

在过去几年央行常说:人民币没有持续贬值的基础。

这句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因为决定汇率的最主要因素不是短时间内的某个事件或某个利空消息,而是整个国家的国际收支状况。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以及世界数一数二的外商投资目的地,我们的国际收支常年都是盈余的,即常年获得大量贸易顺差、来华投资的外资数额巨大。这是其他四个“金砖国家”都不具备的,也是中国这块“金砖”在五个国家中含金量最高的原因。

虽然一切都在发生变化,但只要我们沿着开放和发展的路前进,不用担心人民币出现大幅贬值。


高估还是低估?


一个常见的争议:人民币到底是被低估了还是被高估了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要从可贸易品和资产价格两个角度衡量,因为这两个角度带来的答案截然不同。

从可贸易品(以及日常消费品)来看,中国人力成本低于欧美国家、产业链成熟高效,很多商品和服务在中国的成本都很低,正是因为这样,苹果才把大多数产品都放在中国组装,一个在中国只要10人民币的手机套在美国要卖到10美元甚至更贵。

结合各类消费品价格以及权重,联合国国际统计委员会得出了基于购买力平价的汇率,根据这个汇率,目前1美元在美国的购买力大约相当于4人民币在中国的购买力,这样看,人民币在现在7.17的汇率上是被低估了很多的,看几个我自己比较熟悉的例子:

3人民币起步的北京地铁 VS 2.75美元的纽约地铁,

30元人民币的理发 VS 15美元的理发,

100元人民币的北京滴滴快车 VS 45美元的纽约优步(相同里程),

洛杉矶分时计算电费,平均约0.3美元/度  VS 北京根据用量计费,平均约0.55元/度,

不过美国在能源、农产品方面的物价低于中国。

名义汇率的低估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要高于那些人均GDP和中国差不多的国家(如墨西哥)。

可是,从资产价格来看结论是不一样的,这时候人民币就变得高估了。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中国不少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比纽约和东京还高,中国科技股的平均估值(市盈率)超过50倍,美国纳斯达克指数整体估值只有20多倍。

由于房价多年来以远超租金的速度上涨,住宅的租售比已经非常扭曲,在最极端的厦门,1000万市场价格的房子月租金只有六七千而且还不一定租得出去,同样价值的房产,东京的租金是厦门的8倍、纽约的租金是厦门的6倍,至于房产税,拿两个月租金来交就够了。在香港,按揭利率2%出头、平均租金回报率3%就被说成是房价“大泡沫”,你可以想象一下厦门这类城市的房价已经高到了什么程度。如果业主熟悉了外面的世界,会不会心动呢?如果会,那他们就成了人民币的潜在空头。

房价和人民币汇率有关联吗?有。

随着房价的上涨,一个不需要太富裕的中产家庭,可能只需要卖一套房就可以换得上百万甚至几百万美元的外汇,推升房价相当于是送子弹给这些外流资金来做空自己。

资本外流可以从经常账户的收支结构看出端倪,过去中国凭借世界工厂的地位赚取顺差,积累了大量外汇。但这几年开始,货物贸易顺差见顶下降,而外汇支出却在大幅增加,其中大部分是以“旅游”名义流出的,如果趋势维持下去,经常账户收支不久将会由正转负。

在银行购汇过的朋友都知道,无论是真的旅游,还是在境外买房、投资股票,“旅游”都是一个万用借口。过去几年,在有大量经常账户顺差作补充的情况下,中国外汇储备从峰值的4万亿美元下降到3万亿出头,可推测资本外流规模超过了1万亿美元。

中国经常账户收支情况  2000-2018

可以很肯定地说:按生产效率和可贸易品价格来看,人民币不但没有被高估,反而被低估了;但如果从资产价格来看,人民币被高估了。

过去我们的财富价值还没有现在这么高时,投资和移居海外对我们来说不太实际、也没什么吸引力,因为你就算有了身份,但还总是要养家糊口的吧,不然过去之后能干什么呢?但现在情况有些不同,1000万人民币的房子在一线城市司空见惯,只算得上改善型住房,但这个数字已经足够在美加澳的热点城市无负债买下三套像模像样的房子了,由于他们的租金高而房价不高,自住一套出租两套也足够生活了,连工作都免了... 这种情况真的不会有人心动吗?这种心动就是做空人民币的力量来源。

好在中国并没有完全开放资本项目的可兑换,所以一般人卖了房也换不到美元;与此同时,中国可以继续凭借世界工厂的地位和强大的出口能力赚取顺差,积累更多外汇储备。

留给我们的时间是有限的,资产泡沫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最大阻力,没有之一。除了资产价格以外,在可贸易品上中国仍然具有显著优势,如果泡沫去除,人民币的国际化之路将会非常轻松。国家早就意识到这些问题了,所以用“房住不炒”来抑制泡沫被进一步吹大、用减税降费来尽可能强化我们的成本优势。


有何影响?


很多人认为本币贬值对经济有好处,因为可以刺激出口进而拉动经济。但欧洲和日本已经证明,在没有技术突破和需求增长的背景下即使大力度地贬值本币也是无济于事的。

因为本币贬值不能解决需求不足或生产技术等根本问题,还可能惹来贸易伙伴的竞争性贬值和关税报复,而且贬值虽然看上去加强了出口的竞争力,却打击了进口,现在很多行业的发展都是一边进口原材料、一边出口制成品。

比如钢铁,中国从海外进口铁矿石,我们自己炼出钢材后再出口给海外市场;比如手机,中国从海外进口芯片、屏幕等组件,再把完整的手机出口到海外市场;又比如水产品,中国进口生鱼,然后通过加工剔骨,再将无骨的鱼肉出口到海外... 对于无数行业而言,如果贬值造成进口成本提升,也会带来严重损害。

可以预料,这次贬值并不会刺激我们的出口,未来一段时间的出口表现取决于海外国家疫情的恢复进度,毕竟订单比什么都重要。

中国从来没有通过让人民币贬值的方法来促进出口,相反,我们追求稳定的汇率,相比升值,反而更不愿意看到贬值。所以在贬值的压力下,未来一段时间国内货币宽松的空间可能被束缚(进一步宽松货币会给本币带来更大贬值压力),这这将利空股市和房地产的表现,而且会减少通胀的压力。

今年3月-4月,物价环比出现显著下降,下半年可能出现通缩


普通人的对策


大多数人不用对人民币贬值感到恐慌,因为绝大多数人的收入和消费都是以人民币计价的。

但如果你要在未来使用美元,或是在人民币贬值背景下希望优化自己的资产配置,不妨考虑一些美元计价的资产,配置美元计价资产不一定要用美元去买,我们用人民币也可以实现。

比如我们可以通过QDII基金用人民币买入标普500或纳指100基金,他们在龙头公司优异的业绩推动下长期表现非常不错,也是对放水最敏感的资产;黄金ETF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钱可以印,但黄金总不能要多少有多少把,所以它也具有防通胀和受益于放水的特点。

在以人民币计价的体系下,人民币贬值会进一步利好这些美元资产,假设某天纳指100跌了0.3%,但人民币在当天贬值了0.5%,那么以人民币计价的纳指100基金净值将在这一天上涨0.2%。

我们之前谈到过纳指100 + 黄金ETF的组合,它在过去这段时间表现很不错,因为纳指100是指数基金,它属于最优秀的风险资产之一,而黄金是典型的避险资产,两者之间常常反向波动,有很好的风险对冲功能,与此同时它们都受益于全球放水和人民币贬值,易涨难跌。

说到放水,最近美国放水比我们可猛多了,零利率+无限量化宽松,在这个背景下美国两个月内就增加了20%的M2。最近这些天人民币贬值主要是市场情绪影响的,我希望也相信这个趋势是短期的。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