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事件和去美国化的思考

作者 | 数羊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华为这张图片,我已经是第二次见了。

(5月17日华为心声社区图片)

第一次是在19年年中华为业绩会上,当时美国的技术禁令已经让华为压力很大,日夜备货不敢休息。而这次是在禁令升级之后,华为便用这张图片做了回应。

另外一张图片,是2019年华为年报封面。

(华为2019年报封面)

从这两张图,多少能看出来华为这两年经历了什么,看着有些悲壮,之前华为无法从海外进口美国技术含量高于25%的产品,而这次的禁令却直接跳过10%,直接变成0。

(EAR规则更加严厉)

这种大国之间的博弈战场,峭壁边缘的重压,由单个公司来承担,的确是太悲壮了。


任何博弈都只是利益问题


资本无国界,但每张票子上面都印着明晃晃的国名。所以当你抢了别人的市场,限制措施自然就会出现,这是一个怎么分票子的问题

华为只是被摆上台面的引子。

全球化的过程中,美国收获了利润,扩大了企业海外版图,旧格局下美国的蛋糕一样增长很快,美国企业赚的也是盆满钵满。谁要信美国只是受损者,脑子肯定有泡。

同样中国在外贸方面,从2001到2020年出口总额增长10倍,外储最高到4万亿美元,创收颇多。出口占全球出口贸易量的比重从2000年的3.9%提升至2018年的12.8%,也达到2.5万亿美元。

看起来是双赢。

只是全球市场这么大块蛋糕摆在那,论谁都想多抢点。

从2008年开始,全球化的产业分工基本就已经见顶了(2009年数据属于异常情况),之后反而是供应链开始朝着区域化和地方化发展。上中下游到底是全球化还是本地化,得看自己国家有多少本事留住供应链,留不住的产业自然消退,后面的失业问题只能内部消化。

所以说来说去并没有那么难理解,原有的蛋糕美国最大,谁动了蛋糕,自然就要干谁,不仅要干,还得上砍刀干,干到你头破血流为止。

现在大家都还有饭吃,不饿到头晕眼花,难有战事。经贸上千丝万缕,也极难完全脱钩,但涉及核心技术的,大概率会脱钩会限制,让你不得不低头。

大到的人民币升贬,小到中芯国际的走势,各方面都是中外博弈颇多。

这其中最核心手段自然是去中国供应链,减少中国企业参与分享世界经济的利益蛋糕——撤回企业,禁止技术使用,增加准入门槛,让你加速退出全球供应链,你有招吗?

华为是极其国际化的公司,虽然美国持续封杀华为,去年依旧从美国采购187亿美元。所以在我们看起来是双输的政策,但是美国依旧是用的不少。

也就是说即使少赚钱,也要把你打残了。


什么才是真正的反制?


现在问题的核心在于如何解决这个困境。

找几个公司反制回去当然可以,但并非解决困境的关键,因为现在是华为,之后还可能就会有其他公司。

说到底,核心终究是解决敢不敢限制的问题。排除军事上的影响力,总结看的是经济产业的控制力。

从实力来看,华为是试金石,是我们的代表,已经是班上最能打的。

但从中美博弈的宏大历史背景来看,即使强如华为,也只能是时代的注脚,今天分析师大会上,华为自己也承认技术限制会影响很多业务,我们底层技术的东西,太匮乏了。

就像全球前5大科技公司,四个在美国,微软、苹果、亚马逊、google。你能想到的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手里用的,一切电子产品,涉及的ICT技术的,底层核心专利美国都有,商用方面大多还是独供,CPU、GPU、Windows、android、GPS…命脉都在美国手上。

这还只是冰山上的,消费者不常见的科技领域,美国实力一样强。

这些公司在全球化中获得了巨大的利润,以至于英国、欧盟、韩国等国家都计划对其征收“数字税”、反垄断罚款。

但能做的反抗也仅此而已,要不然还能做啥呢?禁了你准备用啥?

该收割照样收割,中国在这方面的对外依存度同样也很高。

再来看看其他行业。

粮食方面,美国ADM、美国邦吉、美国嘉吉、法国路易达孚,粮食行业全产业链高度垄断。能源方面,美国页岩油从2008年之后开始份额逐年上升,现在占据全球原油总产量15%。

我们参与全球产业链赚的是辛苦钱,而美国是要控制全球产业链,这就不是同一级别的游戏。

反思下,我们有多少这样的国际巨头产业?包含了多少产值?对世界供应链的控制力有多强?

2019年财富500名单,中国129家,美国121家,数据很靓。但中国银行+地产(地产本质是金融的触手),拿走了所有行业利润总额的51%。在美国,这个数据只有15%,真正赚大头的行业,是计算机、互联网、制药、半导体

我们这种地产银行的占大头的利润结构,除了吸引资金不停往地产里走,增加地方政府税收以外,放到世界竞争格局中,和中高端产业齐全的美国直接对线,准备怎么打?请他们来北上广深买房贡献税收?

产业结构的变化看10年,房价只用看1年,拿地方的追求来考虑大国间的竞争?

格局低了。

国与国的竞争,永远看的是各自阵营公司的竞争力,尤其是跨国公司的数量和竞争力。这些公司的产品和服务是全世界经济运转的必需品,是全球经济的发动机,他们对全世界的实际控制力远比政府组织要强。

我们的产业链,从企业竞争力来算,在之前的格局中,我们只是参与方,对全球复杂供应链产业的掌控能力太差。

现在勉强有了消费电子和新能源汽车强势的中游产业集群,但上游和下游依旧是刚起步,核心标准的制定方依旧不是我们,道阻且艰。


并非只是华为问题


华为2019年1300亿的营收增量都来自国内市场,海外市场营收基本没增长,压力已经很大。徐直军(轮值董事长)在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说,2020年是华为公司最艰难的一年,“2020年我们力争活下来,希望明年还能发布年报。”,我并不觉得夸张。

扛到何时才能胜利,这不能只看华为,需要看的是我们的科技产业究竟有多少硬核底蕴,

现在人家已打上门了,能做的只有结硬塞打呆仗,一步都不能退。

支持并祝福我们的企业吧。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