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 | 疫情下的纽约:城市几乎冻结,有人失业离开,有人坚守等待

作者:丽莎·贝尔法斯

来源:《巴伦周刊》

翻译 | 小彩

一个月之内,纽约市成为美国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中心。纽约市五个行政区和郊区正在发生的事情,不仅对全国其他都会区防御病毒的传播提供了信息,而且预示着美国经济将如何度过大面积的商业停摆和其他问题。

三月下旬,安迪·亨德森(Andy Henderson)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工作——百老汇摄影师。几个月前,他刚刚和妻子从得克萨斯州的罗克沃尔——达拉斯外的一个小城,搬到了纽约哈林区的一个小公寓里。然而只过了两天和一次拍摄之后,一切都结束了。

新型冠状病毒危机降临纽约市,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表示,所有非必要企业都必须关闭,以抗击这场大流行病。24岁的亨德森不仅失去了他在百老汇的工作以及另一份经营照相馆的工作,他的自由职业工作机会也枯竭了。他的妻子,23岁的肯齐(Kenzie),失去了她在排练室的工作。

“一周之内,一切都崩溃了。我们失去了所有的收入来源。我们不确定我们将如何支付租金,”亨德森表示。为安全度过这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这对夫妇租了一辆车,前往德克萨斯州的家人那里避难。他们希望自己还能够回到纽约,但是他们却不确定什么时候回来,回来干什么。“我们终于实现了我们的梦想,我们不想放弃,”他说。“但我们真的不确定。”

一个月之内,纽约市成为美国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中心。这个占美国经济总产出的近十分之一、拥有800多万人口的城市几乎冻结了,街道两旁的餐馆和商店都关闭了。汽车和出租车都空了,百老汇的灯也熄灭了。甚至连纽约证券交易所,这个美国金融实力的象征,也关闭了交易大厅。

近日,只有一位乘客搭乘的纽约地铁

图片来源:Jeenah Moon,Bloomberg

纽约市五个行政区和郊区正在发生的事情,不仅对全国其他都会区防御病毒的传播提供了信息,而且预示着美国经济将如何度过大面积的商业停摆和其他问题。

仲量联行(Jones Lang LaSalle)首席经济学家瑞安·塞韦里诺(Ryan Severino)说,美国经济在大都会地区的集中程度通常并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他说:“如果你开始把洛杉矶、芝加哥和其他主要城市加上纽约市,很快你就会得到美国经济的大部分。”

关于这一点,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去年12月指出,2018年,美国六个最大的都会区创造了5.1万亿美元的经济产出,相当于GDP总量的四分之一,加在一起,它们可以成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2018年,24个都会区的经济产出占美国GDP的大约一半。

虽然现在评估纽约市受到的经济冲击还为时过早,但迄今为止的经验表明,让传染源蔓延时间过长才采取严厉措施是有风险的。在一些地方,如加利福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疫情爆发时居家隔离的命令下达得更早,而且更为严格。

塞韦里诺说,纽约的优势在于,疫情爆发得相对较早。尽管经济损失将是严重的,但这座城市可能会比美国其他地区更早恢复。但这取决于封城的效果和持续时间,而到目前为止,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

塞韦里诺说,随着病毒的继续传播,具有类似特征的城市,即使程度较轻,也可以从纽约吸取教训。“在前期就着手处理尽管痛苦,从长远来看可能会有所帮助。”

尽管纽约有在逆境中坚韧不拔的历史,例如9·11恐怖袭击后的复苏和飓风“桑迪”(Sandy)造成的破坏等近期的例子,但有一些城市生活因素使得这种冠状病毒的打击更加残酷,无论是从健康还是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与其他美国城市不同,曼哈顿的人口密度和对公共交通的依赖程度很大,而且贫富差距比其他任何城市都悬殊:根据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的数据,最富有的1%人群的收入是底层99%人群收入的113倍。

在一场时间不确定的非常危机中,解决问题的能力是有限的。有多少企业能在危机中幸存下来,又有多少失业人口能被其他行业吸收,这些都还有待观察。“机会总是存在的,”塞韦里诺说,但是考虑到再培训和潜在的工作流动带来的成本,“问题是,人们有能力做出改变吗?”

像纽约其它非生活必需品零售店一样,位于第五大道的香奈儿零售店在疫情期间闭店了

图片来源:Angela Weiss/AFP/Getty Images

卢卡·迪·彼得罗(Luca Di Pietro)是纽约市五家小型社区餐厅的老板。3月16日,餐厅被勒令关闭常规服务时,他解雇了95名员工——这几乎是他所有的员工。他和妻子开始为他们准备的餐食募捐,并把餐食分发给医院的工作人员。他们重新雇佣了30名员工,现在每天供应1000份餐食。

“这一措施是出于必要。我们之前一直在亏损,这让灯一直亮着,也是一个生存下来的机会,”迪·彼得罗谈到自己的应急措施时说。“但如果这种情况持续数月,我也不会感到惊讶。”他已经在处理一个关门的面包供应商(带来的问题),而蔬菜的送货次数也已经缩减到每周两次。他餐馆的租金从每月1.3万美元到3.5万美元不等,他说,“我们不知道这之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根据纽约州主计长的最新数据,从上次金融危机结束到2018年,纽约市的就业增长每年都超过全国。这繁荣的背后是休闲和酒店业,这一增长最快的行业占了在这一时期新增就业的五分之一。这些通常是低薪工作,受新型冠状病毒的打击最严重,也最快,但痛苦正在迅速蔓延。

最近几周,超过1000万的美国人被解雇,这还不包括那些因为州政府办公室不堪重负而仍无法申请到救济金的人。摄影师亨德森说,在纽约网站崩溃几天后,他拨打了96个电话才找到一个能够提供帮助的人。

28岁的布鲁克林居民加比·唐切斯(Gabi Donchez)由于2月份开始的活动取消,丢掉了她的营销工作。之后,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拿到失业救济金。

经济学家预计,到4月底,与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裁员人数将至少达到2000万人,这一数字史无前例,而且会毫无疑问地导致许多美国人在病毒消退后仍面临失业。

联邦政府正在努力提供帮助,上个月底通过了一项2万亿美元的商业和职工一揽子救助计划,但计划的实施一直混乱不堪。一些小企业主表示,很难了解救助计划条款的细节,其中包括向不足500人的企业提供近3500亿美元的两年期贷款,也(很难)获得资金。

餐馆老板迪·彼得罗(Di Pietro)表示,他一直无法找到税务会计师或其他专业人士就美国小企业管理局(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的新型冠状病毒救助计划为他提供建议。与此同时,他补充说,“我宁愿继续工作,也不愿等待政府可能有、也可能没有的资金。”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