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开始“不务正业”?消费电子巨头跨界生产口罩或为“求生”

隔夜美股的暴涨着实让人振奋。

在这一势头之下,美国大型科技股全线走高也是令人瞩目,其中,苹果大涨8.72%,收于262.47美元,最新市值为11484亿美元。

在疫情以来,苹果的股价也跟随大市坐着过山车,本次涨势确实较为扎眼,而究其原因,则是在这一特殊时期这一家消费电子巨头毅然决然选择跨界,投身于口罩这项伟大的事业之中。

跨界口罩不是偶然

此前,苹果CEO库克通过推特称,为了支援全球疫情的防御工作,苹果与供应商合作筹备的口罩生产线目前已正式开工,现捐赠总数已超2000万个,致力于为全球一线医护人员提供专业设计的口罩产品。此外,公司也与政府方面达成合作,在生产完毕之后会将口罩尽快提供给紧缺地区,且计划周末之前出货100万个,此后每周出货超过100万个口罩。

来源于:推特

“生产的面罩每箱可装100个,仅需两分钟即可组装完成...我们全公司都在努力,我们聚集了一批设计师、工程师、运营和包装团队以及供应商,我们将会为医护人员共同设计、生产和运送面罩....第一批货物已于过去一周交付给圣塔克拉拉谷的凯瑟医院,医生的反馈很积极。”

——库克

事实上,苹果选择“跨界”生产口罩不难理解,可以说是在情理之中,毕竟目前全球疫情的严峻性依旧叫人喘不过气,目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超过135万例,其中,美国是目前世界上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

相对于指数级增长的确诊病例,医疗物资的缺口却越来越大,供不应求,无法满足“战疫“时期医疗人员以及普通民众的基本需求,再加上疫情使得各大企业无法正常经营而“闲来无事”,这也就是为什么各个行业的大型厂商相继官宣生产防疫产品的原因。

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与一家医疗设备公司合作,生产呼吸机的相关配件;

意大利汽车公司兰博基尼公司将在其位于博洛尼亚附近的工厂为当地一家医院生产手术口罩;

奢侈品牌Prada响应意大利托斯卡纳政府,已投入生产8万件医用防护服和11万个口罩;

古驰的母公司法国开云集团日前宣布在收到政府的相关许可之后,将立即投入口罩生产;

美国百年运动品牌 New Balance此前社交媒体宣布将“改行”生产口罩;

酒精饮料制造商百加得宣布与另一家化工企业进行合作,开始生产免洗洗手液的主要原料乙醇。

来源于:NB官网(翻译:昨日造鞋,今日造口罩)

“这是一次真正的全球性努力,我们正在与各级政府持续不断地紧密合作,以确保将口罩捐赠给最需要的地方。”

——库克

除了出于对防疫做出贡献的心态之外,这也或将为以苹果为首的相关企业开辟新的业务链带来新的思路。

疫情阴云笼罩之下,危机与机遇彼此互为表里,企业可以在经历了这一病痛的苦难之后而获得对经营生产的思维升华。

就拿防疫产品的“C位”——口罩来说,事实上,这一产品的技术门槛并不高,尤其是对于具有一定规模优势和资源优势的巨头企业而言,原材料采购、生产规范、产品检测等方面规范化也得到了一定的保证,因此,跨界于此的难度不大,但或许它们可以通过这一特殊时期的特殊需求而看到了医疗器械这一大市场的蓝海红利,毕竟随着人口老龄化不断加剧,人们生活水平提高显著,再加上疫情所带来的“创伤后遗症”,医疗需求的增加是必然之势,进而会进一步释放医疗器械市场板块的潜力。

2019年全球医疗器械市场规模已达到4519亿美元,同比增长率5.63%,预计2020年全球医疗器械市场规模或将达4774亿美元,同比增长5.64%。

——艾瑞报告

手机产业链供应受限?

本次苹果官宣生产口罩较为高调,而这在一定程度上也间接反映了其本职业务的不如意,即主业或陷入颓靡,“副业”便提上日程。

显然,全球疫情的蔓延使得全球供应链中断或是停滞的风险预期不断提升,其发展不确定性使得相关厂商的供给端压力倍增,其中,消费电子的产业承重较多,以智能手机为首的产品出货量更是表现不佳。根据Strategy 提供的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2月,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6180万台,同比下降大约38%,出货量跌幅创出新高。

2018年/2019年 苹果全球200家核心供应商数量分布

来源于:东莞证券

而在其中,苹果受到的冲击可不是一星半点。

苹果2020年第一财季营收构成

来源于:推特

“所有办公室将维持灵活的工作安排,美国境内所有零售店都将保持关闭状态,直至5月初。”

——苹果公司负责零售和人才的高级副总裁Deirdre O’Brien

为了最大化减少传染,再加上人们“被动”宅家使得市场需求被压抑,苹果不得不选择关门闭店。

就目前来说,苹果在全球24个国家拥有约500家零售店,其中,美洲地区和欧洲是苹果最大的市场(约占公司净销售额的70%),而基于海外疫情的不断激化,此前苹果宣布暂时关闭大中华区以外所有零售店至3月27日,但这一时间随后被无限期推迟。

除了“闭店潮”之外,近期苹果产品系列掀起的降价潮也是引人关注。

一般而言,苹果开启“降价大门”是为了给即将面市的自家新品铺路,同时,基于本次新冠疫情的突发,这一大幅降价而带来销量提振的举措倒显得更为关键,毕竟随着线下体验店的停业,用户的消费体验减弱的同时,会使得消费意愿压制明显,进而使得销售端面临较为严峻的挑战。

苹果营业总收入

来源于:Wind

基于此,尽管苹果在第一季度的表现超出市场预期(第一财季净营收为918.19亿美元,同比增长9%,创下纪录新高),但闭店的负面作用使得苹果对第二财季营收展望区间扩大至40亿美元,而这一较大的波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公司对业绩表现的不确定性。

同时,市场对其短期的前景展望自然也是不会那么好看。

德意志银行此前发布研报,把苹果股票评级从“持有”上调至“买入”,但把目标股价从295美元下调至270美元;

摩根士丹利表示,基于公告卫生危机造成的影响,将苹果的目标价从328美元下调至298美元;

大摩分析师Katy Huberty重申苹果股票“增持”评级,但将目标价从328美元降到298美元,预计未来12个月内,选择升级iPhone的用户数量低于此前预期;

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将苹果目标价从335美元降到247.74美元,担心5G iPhone 12可能会推迟上市;

Cowen分析师克里斯·桑卡尔,保持“跑赢大盘”评级但将苹果目标价从370美元降到335美元。

2020年五款苹果新品渲染图

来源于:东莞证券

然而,必须要说的是,疫情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依旧具有有限性,虽然近来闪着明星光芒的科技股跟随美股大起大落叫人心惊胆战,其中,苹果的大涨大跌也成了日常,这也便是考虑到其波动性下调目标价的缘由。但作为消费电子的先行者,基于自身固有的客户留存率以及业绩基底,再加上市场对新品的期许,其盈利水平存有一定的保障,反弹后劲还是较为可期的。

结语

对于全人类而言,新冠疫情的爆发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流行,当病痛在全世界蔓延之时,也给予了置身于全球化浪潮之下的所有企业一击重拳。

不得不说,这一时刻极具挑战性。

疫情时期,像苹果为首的电子巨头而言,体面的存活是易事,但如何在短期内使得存有停滞风险的业务焕发生机,又或是通过其他途径去加强消费者对其的信任黏性才是难点,要知道对苹果的看多始终要回到以产品服务为驱动力的价值投资上。

而在现阶段,口罩生产或许是趋势下的一时兴起,也或许是一次新领域的尝试,毕竟在市场需求恢复之前,在供应链协同合作回归生产正轨之前,通过多元化手段提振市场投资者的信心也颇为重要。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