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水达里奥最新访谈:美国公司大概损失4万亿美元,全球大概有12万亿美元损失

作者:慧羊羊 王译 

来源: 聪明投资者

美国时间3月19日,达里奥接受了CNBC的采访,采访中他坦言,现在经历的,是非常典型的,中央银行无力以正常的方式刺激货币政策(的局面)。

他表示,对于这次影响,估计在美国,公司层面的损失大约在4万亿美元左右,全球大概有12万亿。

同日,达里奥也公开发文,“我相信冠状病毒对健康,经济和市场的影响将比现在大多数人在讨论的,要大得多。

“因此直升机式撒钱正在发生,例如特朗普向人们提供的1000美元支票。

实际上,过去市场大幅下跌这段时间,达里奥频频出来发声。就在他这次接受访谈的前一天,有消息称,桥水基金或已“爆仓”。

不过,达里奥很快出来公开回应:“我保证:桥水一切安好。”

在同一天的早些时候,桥水基金中国区总裁王沿也作出回应称:假的,今天所有的传言都是假的。

在这场史诗级的市场暴跌前,有人就开始质疑,桥水基金的操作水平与其地位不符合。达里奥在上世纪90年代率先提出风险平价策略似乎失灵,桥水和AQR旗下的风险平价基金上周大度下跌。

达里奥接受CNBC访谈时称:

美国公司将损失4万亿美元

全球大概有12万亿美元损失

美国时间3月19日,达里奥接受了CNBC的采访,聪明投资者全文翻译如下:

达里奥:我想强调的是,我们正处于经济低迷之中,这是一场包含了(公共)健康、经济、财政货币的危机。我们正在走向零利率。

所以你现在经历的,是非常典型的,中央银行无力以正常的方式刺激货币政策(的局面)。换句话说,在一个不正常的周期中,央行按下了按钮去刺激人们,给他们资金——刺激人们更多的消费,提振经济。

但当触及零利率,当货币政策不再起作用时——推动利率不会降低债券收益率;购买债券不会压低债券收益率。

接下来,我们就会经历利率下降带来的损失,经历已经不再起作用的QE,来送钱给有需要的人。

联邦政府已经没有能力创造货币和信用,他们花了更多的钱,而且还远远不够。我们现在估计,在美国,公司层面的损失(corporate losses)大约在4万亿美元左右,全球大概有12万亿。

主持人:美国有4万亿美元,全球有12万亿美元(损失)?

达里奥:这的。因此将会有巨大的损失,而这些都是公司(层面的损失)。还会有一些个人层面的巨额损失,也会有一些人无法承受即将到来的冲击。

所以政府需要花更多的钱,多得多的钱。

主持人:还要多少?

达里奥:这取决于它(政府)是作为贷款担保,还是信用担保或类似其他的。

我想说,至少在1.5万亿美元到2万亿美元之间。

那么政府从哪里获得资金呢? 现在谁是贷款人呢? 几乎每个人都到了损失。

历史的运作方式,几乎都是从美联储获得资金。所以, 我们现在就在这个历史的节点上——历史上,在20世纪30年代也是如此运作的——(政府)将会在这些项目上花费巨大,这意味着他们需要出售债券(来融资)。

那么,谁来买这些债券呢? 很多人已经陷入麻烦,比如这些养老基金或其它的捐赠基金。

谁有资金来买这些债券呢? 从历史上看,这些钱只能来自美联储。

你现在看到了。当你看到一个像这样的大项目被宣布时,债券(国债)收益率就会上升。现在,如果中央银行不去购买这些债券——中央银行现在处于两难的境地——利率等方面会发生什么?

如果这些利率上升是因为供求失衡,那么你将面临下一波危机,因为利率上升将导致资产价格再次下跌。

这也意味着债务紧缩将成为一个问题,同时信贷息差也将扩大。其中的原理就是这样。(访谈内容由王译女士翻译)

货币合作需要大幅度的财政刺激

最有针对性的政策来自中国

3月19日,达里奥在领英上公开发文表示,“我相信冠状病毒对健康,经济和市场的影响将比现在大多数人在讨论的,要大得多。”

“因此直升机式撒钱正在发生,例如特朗普总统向人们提供的1000美元支票。

3月16日,美联储宣布再次大幅降息,正式进入零利率时代。当天,达里奥在领英上发表文章。他表示,货币合作需要大幅度的财政刺激,低风险,但尚未发生。

但是,有迹象表明,一些重要的决策者可能会采取不管采取什么措施的姿态。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将不得不考虑在上述情况如此有限的情况下工作是否可行。简而言之,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

在美国:迄今为止,财政和货币方面的反应还为时过晚,但有迹象表明,一些政党正在进入“不惜一切代价”的模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仍在研究中。

我并不是说什么也没做,因为对中小企业的SBA补贴贷款有所增加,为受影响的人提供了病假,覆盖了未投保人(可能利用FEMA)的大部分病毒治疗费用。

并增加了资金用于州和地方医疗保健服务(通过FEMA及其灾难救济基金动用紧急和灾难相关资金),扩大失业救济金以及增加其他直接转移的资金,例如为重灾区的人们提供食品券。

众议院上周就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措施进行了投票(包括免费检测病毒、扩大了失业保险并为受影响者提供了带薪病假、为有资格享受免费学校午餐的学生提供餐费补贴)。但这些措施力度相对较小。

尽管特朗普总统已呼吁国会批准通过SBA为中小企业提供500亿美元的额外补贴,但到目前为止,对那些因此次冲击而面临破产的企业富有意义的债务支持还没有出现。

或许最好的办法,是让财政政策制定者保证银行的新贷款安全,这是政府对新贷款的保护所必需的(这是一项具有政治挑战性的举措)。

我的怀疑是,我们将看到更多我称之为保护性贷款计划的东西,就像欧洲央行(如TLTRO)所做的那样,即美联储向放贷的银行提供超廉价的资金和保护。

所有控制财政杠杆的人所要做的就是保护银行免于破产。尽管如此,并非所有受到挤压的公司都有预先存在的信贷额度,因此很可能仍然存在巨大的缺口,而且它们将伴随着巨大的成本。

至于美联储,它只是尽其所能的刺激经济,而没有采取我所说的货币政策3(即与财政政策制定者合作,将赤字货币化)。第一种货币政策(MP1)主要是以利率作为控制机制。

当这种方法停止工作时,他们开始印刷货币,购买金融资产,我称之为MP2。当这种做法不再奏效时,中央政府必须背负巨额赤字,并将由此产生的债券出售给中央银行(我称之为MP3)。

我们现在正处于长期债务周期的那个阶段,我们必须看看财政和货币政策制定者是否能够协调一致,这样做,然后再看看它是如何运作的。

没什么别的办法了。从理论上讲,美联储可以购买股票等其他资产,但这不会成功,因为根据《联邦储备法》(Federal Reserve Act)(可能需要国会批准)这项法案争议很大,充其量也值得怀疑,而且无论如何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中国有更大的能力协调财政和货币政策

在这篇文章中,达里奥还提到了中国,他认为,最有针对性和规模适当的财政和货币对策来自中国。这是因为,中国有更大的能力协调财政和货币政策,更快地解决政治争端,而且有非常聪明的经济决策者。

迄今为止,已宣布的一系列财政措施,不包括基础设施投资,约占GDP的1.2%。这些措施包括免除和减少社会费用(如企业养老金、失业和工伤保险)、减少医疗保险缴费、降低一些企业的增值税、降低企业用户的电费和煤气费等。

地方一级还宣布了一系列规模较小的财政支持措施(包括补贴)。在国家一级,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来支持某些行业,以及监管方面的宽容(比如延迟确认一些银行的不良贷款)。

中国人民银行有更大的回旋余地,因为利率在哪里,它有更多的拉动杠杆来使贷款增加或减少。

其最近已经降低了利率,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提供了流动性,并启动了一项790亿美元的一揽子支持计划,帮助受疫情影响的公司。

此外,中国政府已将官方立场转变为“谨慎且适当灵活”,并出台了30项措施,支持受疫情影响的企业(重点是中小企业),例如为银行提供再贷款和再贴现。从全局来看,我认为这是适当的。

总体上,达里奥认为:利率下限为0%、而且缺乏其他有效的中央银行工具,这意味着需要直接瞄准痛点的更大财政刺激,同时中央银行要维持利率下行通道,并提供充裕的流动性。迄今为止,各国的应对措施在规模、重点和协调性上都不充分,差异很大。

反击爆仓传闻

达里奥:我们一切安好

在达里奥屡次公开露面后,市场出现了对达里奥的质疑声。3月18日,有传闻称,桥水基金爆仓

当天晚上,达里奥回应称,我保证:桥水一切安好。

今天中国国内有传言桥水“崩了”、“遇上麻烦了”。我向你们保证这完全是错误的,桥水一切安好。桥水的财务状况非常稳定,既没有出现在目前情况下与我们预期不符的投资亏损,也没有出现与我们过去45年来做投资的常态不符的损失。我附上了我昨天发给客户的信件来说明事实情况。希望你能阅读来了解目前的事实是如何。

你要知道有不善的人会试图传播谣言来造成伤害、制造恐慌。他们让危险的境况(如新冠病毒疫情)变得更加致命。他们应该被找出来并受到严惩。我想或许我们已经找到了谣言的传播人,可能的话,我们会采取法律手段并向大众公布。

为了证明所谓的爆仓是传闻,达里奥直接抛出了旗下基金今年的净表现,反驳关于该基金遭遇生存危机的猜测。

All Weather (10%波动率)下跌约12%。
All Weather (12%波动率)下降了约14%。
All Weather China RMB已经下跌了约9%。
Pure Alpha (12%的波动率)下跌了约14%。
Pure Alpha (18%波动率)下跌了约21%。
Pure Alpha Major Markets (14%的波动率)下跌了约7%。
Pure Alpha Major Markets (21%的波动率)下跌了约11%。
Optimal portfolio (10%的波动性)下跌了约18%。

“不要认定这就是我们的确切数字,因为在这种动荡环境中没有确切数字,”达里奥在一封发给客户的信件中表示。“虽然这不是我想要的,但它符合我在这种形势下的预期。”

早在今年早些时候,达里奥还曾敦促投资者不要错过从强劲市场中获利的机会。但他在此次的信件中写道,疫情来得非常不是时候,因为桥水的仓位配置是准备迎接市场上涨的。

桥水从1月开始跟踪该病毒,并讨论了是否应改写系统以改变交易方式。他的团队决定不这么做。达里奥还试图安抚投资者,称这些投资组合保持流动性,且能够为客户提供“流动性而不是阻止”他们获得流动性。

“虽然这是一场狂野之旅,但大家要知道,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经历牛仔竞技。这只是桥水45年历史和之前我做业余投资者的15年中经历的许多巨大冲击之一,”他在3月18日的信中说。

达里奥还表达了对未来的信心,称“过去,我们从这些(表现最差的)时期中汲取经验并走了出来,未来预计还会这样。例如,我们正在按照公司和部门来深入研究病毒的影响、以及评估病毒在疫情爆发地区影响的方法,从而在病毒从一个地方传播到另一个地方、乃至其或者另外一种病毒日后卷土重来之时,我们就能拥有优势。这就是我们学习的方式,并将我们的学习嵌入到我们的系统中,这个系统永远不会忘记,而且能比我们更快、更准确、更冷静的处理信息。”

2月11日,达里奥曾在阿布扎比的一次会议上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市场的影响被夸大,而且相关影响可能是短暂的。投资者对疫情的担忧“在资产价格上反映出的影响可能略微夸大,因为疫情影响是暂时的,因此我预计会有更多反弹。”

达里奥说,投资者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财富和政治差距、中国的崛起及其对竞争格局的意义、技术和环境等问题上。

3月17日,据有关报道,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已建立140亿美元空头头寸,押注欧洲公司股票因新冠疫情恶化而持续暴跌。桥水做空公司中,法国最多有16家,持仓52.4亿美元,其次是德国有12家,仓位48.8亿美元,荷兰和西班牙各有5家,仓位分别为17.2亿美元和1.1亿美元,意大利3家,仓位8.55亿美元。这些国家都是疫情较为严重的欧洲国家。

2018年桥水基金也进行过类似的押注。而彭博数据显示,3月9日至12日,桥水对德国软件巨头SAP的10亿美元空仓,对英国半导体设备制造商ASML控股的7.15亿美元空仓。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