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鄂复工人员自述:回武汉上班,要先飞合肥,再由公司包车接回去

作者:苏舒 林美余 

来源: 猎云网 

公司在湖北,我想回去上班

3月11日,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最新通告:分区分级有时有序推进企业复工复产。

3月10日的通告称,中低风险地区持绿码人员可全省通行。据通告,健康码由个人用手机通过“鄂汇办”APP、国家“互联网+监管”小程序、支付宝小程序、“鄂汇办”微信小程序申领,经与全省防疫数据库比对核验后,生成专属二维码。健康码作为个人出行的电子凭证,在疫情防控期间全省通用,也是疫情防控查验的依据。

近期,湖北各州市开始逐渐撤销卡点、打通乡镇、市区内的交通道路,荆州、十堰、仙桃等县级市都陆陆续续筹备着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

虽然湖北的老百姓迫切希望回到曾经的生活和工作中,来鄂务工人员也迫切的希望湖北能够逐渐复工复产,但作为疫情重灾区的湖北,企业复工复产的标准和人员“自由出入”的条件,比其他地区要严格得多。

近日,猎云网采访了3位与湖北复工复产息息相关的人,他们或是湖北人,或是来鄂复工人员,为了复工,面临社区申请、健康证明、交通障碍等等问题,以下是三位受访者的自述,略经整理。

从海口回武汉,要先飞合肥,再搭乘公司包的班车

讲述人林峰,上市公司京东方的一名普通工程师

我是京东方公司的一名员工,负责消防安全管理的,我们公司是上市公司,股票名称叫京东方A,武汉的分公司主要是生产65寸75寸4k至8k的电视屏幕。由于我们公司被定为国计民生企业,所以很早就要求复工了。武汉公司员工有2000多人,目前有一半人留守。

三月初,公司在微信群里下发复工通知,不同地区不同级别的复工要求不一样,我们工程师是5~9号为第一批复工,13~14号第二批,全是志愿申请的。湖北省外的员工无法直接回到武汉,要先到合肥,公司再统一安排班车接送,直达武汉宿舍,但出发前要办理好相关手续,需要去村委会开健康证明和返汉申请表,并进行盖章。

去公司的话福利还是挺高的!回到公司后要求进行14天的隔离观察,期间每天补贴100块钱;正常上岗工作每天补贴200块,此外还有无限加班补贴,即超过正常工作8小时每小时补50块钱。这个政策只是疫情特殊时期才这样的,工资每天加了将近三倍,当初我要知道情况,或者过年就不回来了。

我是计划9号去复工的,当时海南还没有飞机飞去武汉,于是我便买了飞往合肥的航班,搭乘公司安排从合肥到武汉的班车。

7号,我去准备相关材料,复工盖章什么的在海南弄还是非常快的,一下午两个章就弄好。因为海南有健康码的原因,只要是绿码卫生院就可以开纸质版健康证明,村委会也愿意盖章,我们卫生院的医生因为知道我要去武汉,还特地送了我一包口罩,并嘱咐我注意安全。但个别没有健康码的省份就没我们这么方便了,审批流程太过复杂,会造成了佷多人很难盖到章。

刚接到通知时,家人有点反对,但现在也差不多好了,基本不需要说服,该去我就得去。其他的基本上都没太大什么问题,每天都要向公司上报身体情况,做好防护措施。我们是工厂,好多工作必须要现场才能完成的,另一个方面我们公司的办公都是有自己的区域网的,除了公司的电脑,其他电脑是不能办公的,后期公司也会发放一些防护用品,所以需要准备的东西也不是特别多。

没想到,8号下午,航班起飞前一天临时被取消的,原因是公共安全,就只有这几个字的原因,没有其他的解释了。航班被取消了,就只能等公司下一批的安排,因为接送班车并不是每天都有。还好,刚刚公司通知可以在13—14号可以回去,去合肥转班车到武汉,我现在准备再一次购买复工的机票。

现在复工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交通问题。我们公司在武汉市的郊区,平时去市里玩坐车也要俩个小时。如今复工,我要从家坐动车到机场,坐飞机到合肥机场,接着打车到大巴集合点,从安徽合肥坐大巴到湖北武汉,一整天绕来绕去的,还是挺麻烦的,但没办法,公司复工需要,我就得回去,很多工作还等着我回去做呢。

我的健康码绿了,但单位还没有复工通知

讲诉人玲玲,荆州某旅游园区工作人员

我在荆州一家旅游园区工作,平常的工作几乎都是在户外进行的,在外面风吹日晒久了,在家待的时间长了,反而不习惯了。

过年前两天我回到了荆州下面的一个小乡镇,本计划过年完就去工作,因为园区在年后开园后也是一次人流量高峰时期。但是没想到,疫情成了拦路虎,公共交通停运、禁止人员流动,道路封闭。我就这样被隔在了老家,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有把我在城内的猫带回来,把它放在朋友家了,可是疫情期间,连人吃饭都有一定的困难,更何况猫呢?

疫情期间,我曾经有过冲动步行回城,但是老家距离城内出租屋将近30公里,路上还有层层关卡。我和一个妹妹在群里面抱怨,要么我们一起走回去,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可能还没出村,就被劝返了。

最近看到荆州有复工复产的通知了,我高兴的几乎蹦起来。我发微信询问领导相关消息,但是没想到园区暂时还没有收到复工通知,领导建议我开始打卡“荆州健康码”,说以后会用到。

我几乎每天起床后的第一时间就是打卡,填写每天的健康状态,并承诺信息的真实性。我天天盼着自己的健康码能变绿。昨天,朋友圈已经有同事和朋友在晒自己的绿码照片,可是看着自己每天灰色的二维码,只得悻悻不已。

3月11号晚上,我看到我的健康码变绿了。我又开始问在朋友圈里面问怎么复工,怎么才能回到工作地,但是几乎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我跟我嫂子打听到,想回公司复工,除了村里面开证明,单位也得出具接收证明才能返回。但是现在单位还没有复工通知,我也只能等消息。

等了10几天,等来了绿码,但还是不能复工。在家憋久了,整个人都变得很压抑,无所事事,我甚至怀疑自己能不能在4月份复工。那时候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园区的花肯定也开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到。

之前都是户外的工作,习惯了每天在户外东奔西走的,现在在家,家里面的油菜花都开了,也可以出去看看,但是没有那种充实感觉,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目标。每到晚上,我都在想,自己要不要打给荆州免费开放的心理咨询热线,但是好在,有妹妹陪着我,每天晚上和我说说话,心里面会好受一点。

等园区有了开园通知,我应该就可以复工了。我刷新闻的时候,看到荆州计划开始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公共交通也会逐渐开放,心里面感觉有块石头落地了。

我已经快两个月没有收入了,园区不开园,我连基本工资都拿不到。工作两年,我几乎一分钱没有存到,没有收入和存款的我,几乎陷入了焦虑的死循环。猫还寄存在朋友那里,我却连买猫粮的几百块钱都拿不出来,全靠朋友暂时帮忙。

现在我只想快点复工,如果公共交通恢复了,我应该会第一时间会赶回工作地。我也希望园区赶紧开园吧,我还是很享受那种忙碌而充实的日子。

可以去复工了,我却因为孩子只能继续留在家里,继续请事假

讲诉人晓兰,荆州某物业公司员工

我在荆州市一个物业公司工作,除了是公司的一员之外,我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两个不同的身份平常我都会尽可能的处理好,但没想到这次疫情复工,让我不得不有所偏重,有所选择。

大年三十,我大女儿的奶奶爷爷带孩子回到了我老公的老家,我和我老公还有出生刚过半岁的小女儿打算在我老家过年,打算初一就回到大女儿身边。没想到,初一刚起来,就被村委会通知封村了,不允许再外出。这一封,让我和我大女儿分开快50多天了,这是第一次和他分开这么长的时间。

前几天,我看到荆州官方通知撤销乡镇片区的管制,我开始逐渐恢复信心,我以为离解封不远了,我可以把大女儿接上,回到市内的房子,一家团聚,我也可以正常上班了。

但是没想到,通知和政策落地还有一定的时间差。

公司从2月10号就开始通知复工了,但是那个时候,村里根本不放人,证明也不会给开,基本上就是不让人员流动。我出不去,即使可以在线上办公,但因为我们属于物业公司,过年期间留在当地的人员本来就少,公司要求我们必须回到工作岗位上,到一线去。

公司这边对不能返岗的员工提出了要求,如果2月10号不能返岗,就开始按年假、事假抵消不能回到工作岗位的时间,如果说请的事假超过了公司全年事假的累计时间,那么按旷工算,最后可能会被辞退。

从2月10号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年假已经请完了,我只能以请事假的方式待在老家。但是请事假只能按当地最低工资标准拿工资,1350块钱,这就是我上个月的工资。这些钱,在疫情期间,刚刚够拿来给小女儿买纸尿裤。

最近,荆州的疫情逐渐好转,我可以申请回到工作地,村里面和公司都愿意给我开证明。但是另外的问题来了,小女儿到现在都吃不下辅食,一吃就吐,我只能每天喂奶,这意味着小女儿和我妈必须跟我回到市区内。

可是我妈和小女儿拿不到市区的接收证明,无法通行,我开始左右为难。我之前想着,逼着小女儿吃辅食,我自己一个人回公司上班,但是每每看到小女儿因为吃不下辅食而哇哇大哭时,就忍不下心来。

但是,不能复工就代表着没有家庭收入。我老公在市区内和朋友合伙经营着一家小店。尽管现在荆州在有序恢复生产生活,依旧没有通知可以开店了。

现在我们一家人,负担着房贷、店铺的门面租金和关店的损失、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我老公也在网上找兼职,尽量补贴家用。但是我不去上班,家里面少了一份收入,还是过得紧巴巴。疫情期间,我爸看我实在没有收入,给我塞了1000块钱。

没想到已经成了两个孩子的妈了,还是得伸手找家里面拿钱,实在是惭愧。

荆州最近每天都有好消息,最开始撤销乡镇片区的卡点,现在是逐渐恢复城市的正常运转。3月10日晚间,我还看到已经开始筹备正常的生产生活,我想离完全解封应该不远了吧。

请了这么长时间的事假,公司那边暂时没有什么异议传来。但是进入公司这么久,我一直在努力做好工作,公司也很器重我,在我生二胎期间也给了充足的休息时间,并且在我休完产假回公司后,也在生活便利上给了我很多帮助。但是这次复工,我无奈下只能选择留在孩子身边。等我能够回公司正常上班了,再好好将我这份感谢付诸于工作上吧。

(应受访者要求,林峰、玲玲、晓兰为化名)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