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造星简史:赵本山以后无人接班,从“请谁谁火”到“谁火请谁”

作者:徐曼菲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变化并没有挽救春晚收视率下跌的颓势。酷云数据显示,80、90后一代青年人已经成为了春晚观看洼地,春晚虽然力求节目减龄,但依旧没能留住这批年轻人的心。

“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每次看到这句台词,都忍不住跟着唱出来。

网络世界里,赵本山被冠以“东北哲人”“念诗之王”的称号。在其演绎的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中,黑土歌颂社会正能量的桥段,经过up主的重新剪辑后成为B站2018年播放量最高的视频——《改革春风吹满地》。

随后,《改革春风吹满地》的鬼畜视频迅速衍生出英文、日文、韩文等多个版本,均获得了千百万的播放量。本山大叔的经典小品不仅成为了几代人共同的记忆,还在不断哺育着后来的创作者们。

只是这种延伸创作的能量在今天逐渐蜕化,“请谁谁火”的春晚终于在走过三十八个春秋之后趋向平庸。面对已经来到的“中年危机”,春晚导演组们也感受到被年轻人抛弃的压力,转而寄希望于当下的流量明星们。

据统计,2020年春晚同2019年相比,流量明星多出了1/3,其中既有肖战、朱一龙这类新晋流量小生,又有董宝石这种年度话题人物。

但这些变化并没有挽救春晚收视率下跌的颓势。酷云数据显示,80、90后一代青年人已经成为了春晚观看洼地,春晚虽然力求节目减龄,但依旧没能留住这批年轻人的心。

80年代的精神年夜饭

早期的春晚是人们在节日燃放爆竹之余,唯一的娱乐节目,也被称为“精神年夜饭”。而语言类节目作为春晚的特色,一直备受瞩目。

1983年,首次央视春晚播出,那时候现场甚至连主持人都没有,就靠刘晓庆、马季、姜昆、王景愚四人轮番串场。现场没有节目单,想看什么要靠观众点播。相声成为整台春晚的中流砥柱,占据了整场节目的1/3。马季、姜昆等相声演员需要一口气表演3—6个节目,而节目的内容大多联系民生,反应社会乱象,针砭时弊。

那一年,李谷一登台唱了一曲《乡恋》,却在风起未开的年代被批作“靡靡之音”。

1984年,小品首次登上春晚,以陈佩斯、朱时茂为代表的小品演员开始霸占话题,二人演绎的《吃面条》《羊肉串》《主角与配角》等小品成为了后来的经典,其中诸如“没想到你浓眉大眼的也叛变革命了”“队长,别开枪是我”等经典语句甚至能变成表情包火到21世纪。

这一年,李谷一首次唱起了《难忘今宵》,随后这首歌曲作为春晚结束的压轴曲目被连续传唱。

到了80年代末,中美混血的费翔以台湾歌手的身份登上春晚,彼时的他深情款款地拿着话筒,说要将《故乡的云》和《冬天里的一把火》送给自己的家人。一首歌结束后,台下的外婆落了泪,费翔从此成为家喻户晓的流量明星。中国大陆第一轮追星热潮被点燃,费翔当时的火爆程度甚至要超过现在的流量鲜肉。 

赵本山:春晚捧火的人民艺术家

进入90年代,赵本山开始成为春晚上的活跃人物,并十五次获得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一等奖。难以想象,首次登上春晚时,出演小品《相亲》中的赵本山只有33岁。

1999年,赵本山春晚生涯的巅峰之作《昨天今天明天》诞生,其中的经典主旋律语句“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被网友进行鬼畜恶搞后,再次翻红全网。可以说,赵本山的小品为后来创作者提供了充足的养料,如今的网络社会人们在自嘲或面对过分要求时总会带上一句——“要啥自行车”(出自《卖拐》)。

离开春晚第九个年头,赵本山留给舞台的欢声笑语已经奠定了他“人民艺术家”的地位。借助春晚走红之后,曾经农民出身的毛头小伙,现在已经被赋予了多重身份:国家一级演员、小品演员、东北二人转教授,甚至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全国青联委员等。

与此同时,赵本山一步不停地积累,已经使他建立起自己的商业版图。天眼查数据显示,赵本山名下有包括本山控股有限公司的5家公司,而其拥有实际控制权的公司更是多达18家。

图片来源/ 天眼查

其中,赵本山名下的辽宁民间艺术团有限公司(曾用名“本山传媒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为1.25亿人民币,主要经营范围包括东北二人转、喜剧小品、民间歌舞综合文艺表演,广告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影视剧制作及发行,剧院,电影放映,经营演出及经纪业务。

这些商业数据足以说明,赵本山已经从孤身奋斗的乡村演员,正式变成了建立起资本积累的企业家。

本山之后,以沈腾为代表的开心麻花团队和以贾玲为代表的大碗娱乐,试图接过年轻一代“小品之王”的位置,尽管这批新人收获了很多赞许,但终究没能再现赵本山时代的辉煌。 

争议春晚:行贿事发、谁火请谁

前人的大获成功,使春晚变成一块人人争抢的“香饽饽”,在争夺有限资源的过程,问题也随之而来——

2003年,央视著名导演赵安因受贿罪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此前他曾多次接受词作者张俊的请托,并收取张俊以给予的人民币11万元及价值人民币50万元的音像设备。受贿后,赵安利用职务之便,使张俊作品得以在春晚上演出。自此之后,关于春晚的黑幕、行贿等阴暗面开始走入公众视野。

陈佩斯在1998年告别春晚后,曾多次公开表达对春晚工作组的不满,并直言内部的工作人员都是“爷”,每个部门之间互相掣肘,缺少真正创作的氛围。在接受杨澜的采访时,提到春晚总是请托儿来烘托气氛,陈佩斯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因为什么,他笑得不自然呐!如果冷场,我没本事,我回家练去。一上来演员还没说词呢就‘好’,什么呀。”

而今,正在被80、90后抛弃的春晚终于感受到一丝危机。

据统计,近年来春晚邀请的娱乐明星日益增多,2020年央视晚已经较前一年增加了超30%的娱乐明星。但不管这些人平时的表演怎么个性、不羁,上了春晚都必须老老实实地歌颂社会正能量。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爱的时代,以前过年回家费劲,现在咱的高铁快。”2020央视春晚的歌曲《过年迪斯科》便是又一典型。

春晚成为一道检测的标尺:作为明星,如果还没得到春晚的邀请,说明其实你还不够火;时过境迁,原先春晚是造梗基地,是流行词汇的缔造者,而现在判断一个梗是否过时的标准却变成了是否被春晚主持人念过。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