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信贷模式,上市公司藏雷的必备技能

作者:君临研究中心

来源:君临

最高明的骗子是什么样的?

网上曾热烈讨论过这一问题,答案仁者见仁,莫衷一是,可有一点被普遍认同:被骗的人越多,层次越高,则此人的骗术越厉害。

于是乎,最切合这两点的资本市场成了高手集中营,如果来一场华山论贱,贾跃亭、钟玉、马兴田等皆是个中翘楚。

可把时间拉长了看,贱道领域的王者非*ST信威的王靖莫属。

投深水港、挖运河、放卫星、造发动机……

论吸引眼球,博出位,上面几位拍马难及,或许只有炸喜马拉雅山的牟其中能扳扳手腕。

2015年的巅峰期,*ST信威的市值高达2000亿,贵为上证50成分股,受到众多基金追捧,连证金、社保也主动买套。

这也难怪,从业绩看,公司2015年营收仅35.74亿,净利润却高达19亿,完全就是一台印钞机。

如此高的净利率,在通信行业简直不可思议。

只能表示,一个敢说,一个敢信。

可皇帝的新衣总会有人戳破,随着网易财经发文质疑,各种猛料被扒出,*ST信威鸡贼地选择了停牌躲避,裸泳已实锤。

7月12日,在证监会的强监管下,停牌930天的*ST信威复牌了,不出意外地数板开始,且已有基金公司给出最高18个跌停的估值。

如果不复牌,股东们能用来打打新,运气爆棚还能回点血,复牌后15.54万个家庭的财富将付之一炬。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君临无意吃人血馒头,主要是希望各位老铁能引以为鉴,毕竟现在的A股别的不多。

雷,管够。

本文主要探讨王靖是如何瞒天过海,欺骗了广大投资者,且直至现在仍有投资者深信不疑,期待“王者归来”。

话不多说,盘他。

1、走向巅峰

金九银十,是收获的季节。

2013年10月21日,中创信测迎来了自己的第十二个涨停板,仅停牌一个月,股价就涨了3倍,这正是重组题材的魅力所在。

信威集团以268.88亿元的交易总价,注入中创信测11.75亿元的盘子,创造了A股有史以来最大的借壳上市案。

我们先看下信威集团的业绩,2010年、2011年、2012年的净利润分别是0.38亿、5.5亿、24亿元,打着滚的往上翻。

2013年H1公司营收19.9亿元,净利润16.8亿元,净利率高达84.42%,如此表现屌炸天。

对比中兴0.8%的净利率,也就不难理解投资者的狂热追捧了。

信威集团成立于1995年,是大唐电信的核心子公司。

当时中国的电信行业以巨大中华为首,信威集团算得上根红苗正。

信威二字取自“在电信领域扬我国威”的深意,被大唐集团寄予厚望。

信威的首任董事长是大唐电信首席科学家李世鹤,负责起草和完善了TD-SCDMA技术标准,被称为“中国3G之父”。

总裁是陈卫,伍斯特理工大学博士,专攻信号处理和芯片设计,美国通信设备公司Cwill的创始人。

在两位大牛的带领下,公司拥有SCDMA(大灵通)的全套专利,为大庆油田部署了无线通信专网,大灵通也卖的非常火爆。

3G时,信威研发出了TD-SCDMA,拥有14项核心专利中的6项,是能像高通一样收专利费的存在。

4G时,公司研发了基于SCDMA的McWill,是一种类似WiFi的非主流无线接入技术。

从技术成果可以看出,信威在3G时达到巅峰,在4G时明显跑偏,已走向没落。

主因就是内乱和大唐婆婆的掣肘,导致公司年年亏损,资不抵债。

2010年,大唐集团开始甩包袱,信威改制为民营企业,接盘侠王靖登场。

看到这里,想必大多数读者已经自行脑补了国企内斗,国资流失,国退民进后英明企业家带领企业再次走向辉煌的老剧本。

至少,王靖是照剧本演的。

彼时的国内通信市场已被华为、中兴等龙头占据,信威集团根本没有生存空间,王靖选择了转战海外市场。

幸运的是,信威的McWill技术被柬埔寨客户看中,斩获了一个高达4.6亿美元的大单,当年便扭亏为盈。

此后,信威开始开挂,先后拿下乌克兰、尼加瓜拉、俄罗斯等国的大单,到2012年,净利润已达到24亿元。

上市后,券商力推、基金狂买,信威集团成了市场上的热门股,连证金和社保都买成了公司的十大股东。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测算,巅峰时期王靖的净资产高达102亿美元,是全球最富有的200人之一。

在一片赞歌中,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

2、至暗时刻

2016年12月23日,是信威股民的至暗时刻。

当天上午11点,网易财经发布了一篇《信威集团隐匿巨额债务 神秘人套现离场》的报道,午后开盘信威股价瞬间跌停。

网易财经旗下调查人员历时3个月,辗转北京、香港、上海和柬埔寨实地走访,最终形成上述调查报告。

该报道中主要披露了信威如下问题:

1、财务造假,虚增业绩

信威集团在柬埔寨的大单客户是柬埔寨信威,信威主要向后者销售基站和设备。

根据网易财经的报道,从2011-2015年,后者每年为信威集团贡献了近30亿的销售收入,是公司主要的营收来源,占比高达90%。

这意味着柬埔寨信威是信威集团的命脉所在。

然而,调查人员意外发现柬埔寨信威压根不是什么大客户,就是公司在柬埔寨的一个分公司,全套人马都来自信威集团内部。

柬埔寨信威在当地销售各种过时的定制手机,用NBA俗语讲:这种行为叫"摆烂"。

一个柬埔寨同行是这样总结:它的营业厅里几乎没有人,总觉得它没在做通信运营商,既然是中国上市公司的子公司,那么也许是资本层面的事了。

具体到业绩看,柬埔寨信威2012-2015年累计营收1.02亿元,同期亏损高达11.4亿元。

如此辣眼睛的表现自然不可能为公司贡献业绩,信威集团业绩爆发皆因独创了属于自己的买方信贷模式。

该模式操作如下:

首先,柬埔寨信威与信威集团签订采购设备合同;

接着,信威集团用现金质押的方式向银行申请对柬埔寨信威进行贷款授信。柬埔寨信威将银行贷款作为设备采购货款,支付给信威集团;

最后,该笔销售收入成为海外公网业务收入,计入信威集团的营收之中。

靠着这种以担保换营收的游戏,信威集团打造了资金流的闭环,实现了点石成金。

这也就意味着,信威集团玩的是空手套白狼,客户是假的,业绩也是假的。

2、惊天财计,转移负债

信威集团照搬柬埔寨信威的“成功经验”,很快把业务推广到了乌克兰、俄罗斯等国家。

买方信贷模式下,公司的业绩火箭般地飙升,可海外的“合作伙伴们”却欠了一屁股债。

截至2016年30日,柬埔寨信威负债19.57亿;乌干达项目运营商负债3.7亿,俄罗斯项目运营商负债24.115亿……

银行可不傻,不还钱,肯定不会继续放贷,这模式也就玩不转了。

于是,信威集团采用对外担保的方式,让海外的小伙伴们能通过借新还旧的模式偿还银行的巨额债务。

截至2016年11月29日,信威集团及其控股子公司实际对外担保总额已经达到142.04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11.15%。

这债务如果是自己的,报表肯定没法看;可债务是合作伙伴的,小伙伴们又没违约,安全的很嘛。

如此巨大的隐患,股东们不担心吗?

当然不是,这不,很多股东都清仓走人了。

3、代持股东清仓减持

根据网易财经的报道,信威集团背后是伯纳德投资公司,合计持有信威90.4%的股份。

这家公司“东北”基因浓厚,创始股东"藏龙卧虎",红色通缉令上的外逃贪官、大型央企的高管等,均曾悉数登场。

2011年8月,伯纳德把股份悉数分配给了21位自然人,王靖也是在这时成为大股东的。

2015年9月10日,解禁期满,许多股东选择了减持。

根据股东信息:

68岁的杨阿婆套现高达41亿;

78岁的汪奶奶市值约6.7亿;

81岁的蔡爷爷也有2.9亿的身价……

或许他们活了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曾经被减持过,被富翁过。

王靖虽持有信威34.58%的股份,可其中93.48%已经质押给了银行,自然也是不用担心的。

开了上帝视角来看这个事,的确是疑点重重,信威的股东也被讽刺为韭菜,活该被收割。

可事实真是这样吗?

不然,同志们啊,这真的不能怪投资者不谨慎,实在是敌人太狡猾。

接下来,我们慢慢捋捋王靖的骚操作。

3、手眼通天

皇城脚下,见官大三级。

由于地位的特殊性,以前北京的饭局上常常有这样一类人,以帮人办事为由骗钱,依仗无非是:我上面有人。

还有一类人叫“装家”,他们不骗钱,而是通过演技让老板们觉得他是大人物,人脉广阔,根基深厚,值得结交,有事肯定能办。

发展到现在,骗子已经很少了,而“装家”仍然很吃香。

当然这与王靖肯定不相关,只是作为一个地道的北京人,王靖的操作与“装家”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成为信威集团董事长前,王靖的经历几乎无人知晓,通过媒体的采访可以概括为“在香港学习金融投资,在柬埔寨开金矿”。

公开资料显示,王靖1972年出生,曾在江西中医药大学就读中医专业,肄业后创办过多家公司,阅历非常丰富。

入主信威集团后,人生轨迹与军队毫不沾边的王靖,在经营管理上却带有非常浓的军队色彩。

公司的广播早上放《解放军进行曲》,下午播《打靶归来》。

信威大厦大厅挂的是“八荣八耻”等宣传语录,会议室是“报效国家”巨幅字幕,一楼的展览大厅里,更是放满了多位国家领导人视察的照片。

在公司的发展方向上,王靖也规划了特种行业通信市场、行业专网市场、海外市场三大方向。

特种行业通信市场涉及国防、军事、公共安全等具有国家保密性质的领域,利润非常丰厚,业内曾流传“特种市场入场难,一踏进去吃十年”。

就是这样高壁垒的领域,信威却在2010年迅速获得了武器装备承制资格、国家二级保密证书、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具备了向特种行业销售产品的资质。

工信部也为信威集团的McWill专门分配了1785MHz-1805MHz总共20M的应用频谱。

王靖的能量之大,让外界猜测其具有很深的军方和高干背景。

除了在信威集团任职外,王靖出任董事长的企业超过20家,涉及石油、航天、信息通信等多个领域,业务范围遍布全球35个国家和地区。

在王靖的投资中,最著名的是尼加拉瓜运河项目。

从地理位置上看,这条曲线价值连城,但该项目涉及与哥斯达黎加的界河纠纷,加上巨大的融资成本,西班牙人和美国人觊觎了数百年也不敢下手。

2012年8月,信威集团在尼加拉瓜拿下一个3亿美元的电信合同,王靖借机结识了尼加拉瓜总统丹尼尔·奥尔特加。

回国后,王靖迅速成立了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HKND),开始积极谋划运河的开发事宜。

2013年6月14日,以HKND董事长身份出现的王靖,与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高调宣布双方已签署尼加拉瓜运河发展项目独家商业协议。

该项目投资总额高达500亿美元,作为回报王靖将获得尼加拉瓜运河100年的特许经营权。

项目公布后,世界震惊,很多外国媒体质疑这是中国政府所为,连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都站出来辟谣。

王靖的名声达到了顶峰。

2013年9月,英国《金融时报》在其发布的《25位最值得关注的中国人》中,用“横空出世”来形容王靖。

而这时,正是信威集团借壳上市的时候。

4、精巧布局

信威集团借壳上市时,市场并非没有疑惑。

在通信业界,信威知名度算不上高,其拥有的McWill也非主流技术,华为、中兴等竞争对手同样把海外市场作为重点发展方向。

在电信这种高度垄断的行业里,信威能乌鸡变凤凰,着实不可思议。

市场质疑的焦点就是其异乎寻常的增长速度和净利率。

先看技术方面。

信威集团是国企出身,技术大牛BUFF加成,在某种程度上算是有政府背书,起手就占的好。

当然更主要的是王靖神秘莫测的背景和巨额投资,满足了国人对公权力的崇拜,打消了市场疑虑。

这些都属于绝佳的“市值管理”。

挟运河项目之威,投资者潜意识里已不认为公司会有多大问题,需要的或许仅仅是个解释。

这像极了爱情。

于是乎,专家该登场了。

据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专家司先秀所讲,McWill虽不是主流的4G技术,但也有自己的独特优势:

1、独家产品,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适用于对安全性要求较高的特殊行业;

2、频段低,覆盖范围广,整体性价比较高;

3、有成熟的应用案例,比如大庆油田的专网运营良好。

这些理由属于乍听有理,却经不起细敲那种,但当时资本市场并购重组盛行,不像现在张口活着,闭口排雷。

信威集团能满足各方赚钱的朴素追求,又有工信部的“专家”安利。

足矣。

再看公司业绩。

信威集团解释,由于公司拥有完整的自主知识产权,不用交专利费,且业务重点是软件和核心网,类似于软件公司,利润自然高。

公司高成长的秘诀则是使用了买方信贷模式。

买方信贷是指在进出口贸易中,银行提供给买方的贷款,在实际操作中,银行会把钱支付给卖方,然后买方再偿还银行。

在此模式之下,进口国通过加杠杆获得了平时无力购买的产品,出口国的产能也得以产生效益,实现了双赢,深受亚非拉等国家的欢迎。

我国的一路一带、走出去等海外战略也经常用到买方信贷,通过这种模式中国拥有了稳定的石油、矿产资源供应。

这种模式在电信行业也并不陌生,华为、中兴初期开拓海外市场时,生意伙伴全是贫穷的亚非拉兄弟,买方信贷必不可少。

华为、中兴得以成为顶级的电信企业,依靠的就是国开行提供的买方授信开路,2009年后国开行对中兴、华为的授信额度达到惊人的450亿美元。

某种程度上,拥有买方信贷授信是企业“实力”的象征。

华为能用,信威集团也能用,国开行给予的买方授信也是对信威的认可。

2011年8月2日,柬埔寨信威获得了柬埔寨首张4G全业务牌照;

2012年11月22日,信威中标尼加拉瓜政府全国电信全业务牌照全球公开招标……

种种 “铁证”,变相证明了信威集团业务的真实性,在证监会那里都能过关,投资者更难分辨。

5、路在何方

在上市初期,老王算得上“称职”的企业家。

至少在市值管理上,王靖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奋斗着。

运河刚落实,王靖就坐着专机满世界找项目。

2013年12月,王靖同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签署了克里米亚深水港项目,项目投资额100亿美元,建成后港口年吞吐量将达到1.5亿吨。

2014年9月,信威集团与清华大学合作,在酒泉成功发射了中国首颗灵巧通信试验卫星,技术水平跻身国际先进行列。

雄心勃勃的王靖还抛出了一箭四星及星座计划,在2019年将发射32颗或更多的卫星,形成覆盖全球的卫星通信系统。

2016年5月,信威集团定增募资26亿投资尼星一号项目,与拉丁美洲最大的卫星运营商Embratel-Star One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拓展以拉丁美洲为主、覆盖美洲地区的卫星通信市场。

2016年8月,信威集团公告将以2.85亿美元收购以色列上市公司SCC并将其私有化,当然这一项目因为SCC研制的Amos-6卫星在马斯克的SpaceX火箭爆炸中全损而暂时搁置。

除卫星外,王靖还进军到航空发动机领域。

2015年9月,王靖名下的北京天骄公司发布公告称,将携手有“前苏联航空发动机沙皇”之称的乌克兰马达西奇公司,在国内合作建设航空发动机生产基地。

如此宏大的布局,全国估计都找不出第二人。

在股东们的美好憧憬中,公司的股价节节攀升。

各路券商也纷纷发布研报增持、买入,其中以东吴证券的分析师为甚。

其语言之肉麻,态度之谄媚,让人咂舌。

那句“烧不死的鸟是凤凰,烧的死的鸟是烧鸡”,更是广为流传。

的确,能实现任何一个项目,信威集团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吊诡的是,以上的项目却因各种原因先后黄了。

或许,正应了该分析师的话:资本市场,跑的快,来的也快。

至少信威的原始股东们深以为然。

马达西奇是*ST信威此次并购重组的标的,似乎只待乌克兰政府的反垄断批复就可成功,15.54万股东也翘首以盼。

人艰不拆,惟愿能成。

但从网易财经的报道来看,王靖最开始从事洗浴中心,名下也全是皮包公司,离婚后女儿跟着老婆,连邻居也是看新闻才知道他发达了。

快3年了,王靖仍未站出来予以回应。

在纷繁复杂的信息中,或许王靖早已告诉我们答案:

我只是个普通人。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