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囧妈》初一上线免费播出的前世今生

作者:月风投资笔记

来源:月风投资笔记

(一)提档的囧妈

刚刚过去的一周,是影视院线股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周。

武汉疫情肆虐,大家都开始担忧影院这种密闭而且人群集中的环境,会不会助推病毒传播,加上2020年是业内公认的“史上最强春节档”,很可能会有影迷忍不住诱惑前往观影。包括我也在微博上呼吁大家注意安全。

但是后面陆续传出了一些杂音:

1月20日13时,徐峥通过个人微博宣布《囧妈》将提档至大年三十。随后,《夺冠》《熊出没·狂野大陆》也宣布提档至大年三十上映。这其实是打破了年三十不上片的老传统,引起了不少行业内的诟病。

——因为这样院线年三十当晚的观众量会特别大,本身餐饮娱乐就是在过年前后人力最紧张的行业,但餐饮起码因为中国人习惯在家吃年夜饭而相对压力可控,而影院的这种人员、成本压力会因为“三十上片”而非常大。

许多院线的人甚至直接到徐峥微博底下抱怨,而没有跟进提档的《唐人街探案3》导演陈思成更是在1月21日公开提到:“不干折损同行和行业的事。”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后面陈思成也被疑似爆出,在朋友圈鼓励大家戴口罩去看电影。

其实一切的压力都在于大家都开始担心疫情对春节档票房的影响,尤其是此前大家对票房预期非常高的前提下。

以《囧妈》为例,2019年11月17日,港股上市公司欢喜传媒公告宣布,其全资子公司欢欢喜喜与横店影业就电影《囧妈》签订了一份保底发行协议。双方约定,保底票房为24亿元,横店影业为获得该影片10年内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的院线发行权,需要付出至少6亿元的保底费。若电影实际票房超过24亿,欢欢喜喜与横店影业可就超过保底票房部分的净收入,按照35:65的比例进行分成。另外,作为保底协议的一部分,横店影业还需承担1.5亿元的电影宣传发行费用。

说人话就是,横店影业预估这部片的票房在24亿元以上,对应的净收入为6亿元(扣除1.5亿发行费用,比例30%)以上,因此与出品方签订了对赌协议,先给欢喜传媒(含徐峥及团队)6个亿,24亿以下的收入,风险和收益全部归横店,超出24亿元的部分横店拿走65%。

一句话,横店非常看好这部片的票房,帮徐峥和欢喜传媒承担票房在24亿元以下的风险,让其提前锁定成本——这里明面上没有任何低于24亿元的惩罚机制。

所以倒不是《囧妈》上不了24亿徐峥就会倾家荡产,而是大家对此的预期,非常非常高。不只是《囧妈》,《唐探3》、《夺冠(前名中国女排)》等各方也是抱有极高的预期。

谁也没有想到,疫情会彻底打乱了大家的节奏。

1月20日,以院线业务为主的万达电影跌停,此后连续回调,本周4个交易日累计跌了21.21%,创上市以来周跌幅的第三名。同为电影主业的光线传媒和华谊兄弟,周跌幅也分别达到了14.62%与8.84%。

是A股影视院线股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周。

(二)焦虑的徐峥

1月23日,节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2020春节档的七部影片集体宣布撤档,《唐探3》《囧妈》《夺冠》《紧急救援》《姜子牙》《熊出没·狂野大陆》《急先锋》都将择日再映。各家撤档声明中都表示“担忧疫情进一步扩散”、“考虑影院密闭空间的病源传播风险”等,也表示会“积极协调售票平台和影城妥善处理退票事宜”。

当日,申万传媒一级指数下跌3.45%,一片哀嚎。

史上最强春节档就此完蛋,一切尘埃落定,但是其中压力最大的,就是之前与横店影业签了对赌协议的徐峥。

虽然对赌协议里有不可抗力的条款,但是问题是,即使对赌协议失效,那么原本应由横店影业这个发行方承担1.5亿元的电影宣传发行费用可能暂时需要由上市公司欢喜传媒和徐峥这些制作方来承担了。

这和电影这个行业模式有一定关系:电影制作永远是一个成本高度前置,而收益后置的特殊行业,无论是拍摄成本、演员片酬,还是物料成本、宣传费用,都是先行发生的,最后在上映后才能靠票房收回。——大家经常说,电影不是一门好生意,赌性很大,指的就是这种不确定性。

也就是说,即使上映延后,之前铺垫的各种物料和宣发成本,不可能也消失不见,更会随着时间经过和热度消退,而逐渐失去效果。等到新的档期确定,又要安排时间投入相应的成本。——这些费用往往是亿的量级,一般团队根本撑不起第二次。

欢喜传媒的压力甚至比其他团队更大,正如《跃幕电影》的稿子中提到的:欢喜传媒旗下拥有超强的导演阵容,它不仅规定了导演必须要为公司产出一定数量的内容,并且必须由公司百分百投资,双方利益捆绑,形成了“导演合伙人”模式。

比如张艺谋加盟时,欢喜传媒给了1亿5千万股票+1亿创作资金;王家卫加盟时认购了1亿股;顾长卫和张一白分别认购7500万、1.4亿股,被分别给予4000万、1亿元项目资金;陈可辛更是有1.445亿股欢喜传媒股票。

这是一种重资本、高成本、大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电影模式,任何预期外的成本和不确定性都会极大地加重团队负担和失败概率。

这也是欢喜传媒和徐峥愿意与横店影业签对赌(或者说保底)协议的原因:根据公告,《囧妈》的投资额为2.17亿元,而横店影业给出了6亿元的保底,这让2019年年中才刚刚扭亏为盈的欢喜传媒,以及身为“导演合伙人”的徐峥长出了一口气,不然压力太大了。

所以当疫情袭来的时候,徐峥不顾一切地宣传、制造话题、引流,甚至忍受同业的指责,宣布《囧妈》提档——即使那时疫情已经大幅恶化了。

箭在弦上、孤注一掷、骑虎难下、不得不搏,徐峥的焦虑都快溢出屏幕了。

但是当《姜子牙》在23日上午11:52第一个宣布撤档后,《囧妈》在下午13:13也跟进了撤档。

所有人都以为要看到徐峥的窘迫了,这可是完美契合了“囧”的最初含义和发音(jiong)。谁也没有想到,官方微博的那句“囧途不囧,健康为重!我们后会有期”,竟然隐藏着超越所有人预期的峰回路转。

(三)豪赌的横店

这里其实要先提一句横店影视。

这是一家典型的民营院线公司。公司主营业务为院线发行、电影放映及相关衍生业务,旗下影院包括直营和加盟两大类。截至2019年年中,公司拥有424家影院,银幕2653块。

和大家第一印象不一样的是,它虽然挂着横店影视这4个字,也是东阳横店影业的兄弟公司,但是人家真的不是拍电影而是做影院的。

从2017年公司上市以来,股价一直在下跌,这和院线行业的不景气有很大关系,从公司利润表可以明显看出,其单季利润几乎没正增长过。

主业增长乏力,加上卖爆米花和可乐也卖的不是很顺利,横店后来开始向上游转型,比如2019年它参投的三部春节档影片《飞驰人生》、《新喜剧之王》和《熊出没原始时代》,虽然票房表现都可圈可点,但横店影视最终获得的投资收益寥寥,原因在于它都是以参投为主,而且进入时间偏后。

因此横店影业这一次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杀入《囧妈》,也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希望能获得更高的回报空间而改善业绩,以至于接受了24亿票房保底这样看起来比较苛刻的条款,并在24亿票房以下承担所有的潜在风险。

正如《为什么说横店影业24亿保底《囧妈》并不值得提倡?》一文提到的:在此种条件下,保底《囧妈》不啻于一场豪赌,赢了皆大欢喜,输了,可能导致横店影业一蹶不振。

所以疫情进展到这种程度,以至包括《囧妈》在内的春节档全部撤销,横店影业可能都已经彻底傻掉了。

2020年1月20日-1月23日,横店影视股价4个交易日下跌20.86%,公司仅剩下101亿元市值。

其实与横店影视一起的,还有一位难兄难弟(万达电影不算,它的扣非净利润稳定在10-12亿元)。

那就是华谊兄弟。

1月24日,华谊兄弟发布业绩预告,预计2019亏损近40亿元。

下滑原因主要有两个:1、报告期内公司主投主控影片缺失,电影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存在较大程度的下滑;2、提及了大额的资产减值,没有说详细数字,但是大致上把19Q3的19.47亿商誉都减差不多了。

但是问题没有结束:华谊兄弟2020年如不扭亏就会退市,但是它目前问题属于主业生态圈出现了问题,站在当前时点看盈利压力是很大的,尤其是春节档全面取消以后。

这里简单解释一下春节档为什么很重要:

因为春节档是整个中国电影届最重要最高产的档期,今年券商分析师给的预期大致是50-70亿的票房,所以2020年春节档挤进来3部高宣发高成本的国产大作,他们本来要分走50-70亿里的大头。

这也是徐峥、欢喜传媒、横店影业愿意坐下来签这个24亿保底票房的一大保证,大家都对《囧妈》切走里面的很大一块蛋糕抱有信心。

鉴于《囧妈》所处的“囧系列”风格偏欢快,它需要放空观赏、快速发酵、口碑爆发,所以春节档一直是最为理想的档期,暑期档往往更适合慢热型的精品大作。

问题在于,本次春节档被取消后,那么只剩下国庆档和暑期档才能容纳这些大作了,尤其是带有保底协议的《囧妈》而言更是如此。像保底5亿的《西游降魔篇》,上映时间为2013年大年初一;同样保底5亿元的《心花怒放》,档期选在了2014年的国庆档;而由博纳3.5亿元保底的《后会无期》,进军了2014年的暑期档。

而这些档期本来可能有自己的排档,比如原本200亿体量的暑期档,可能已经安排了6-7部大作,但是如果把这几部原春节档的电影塞进去,那么就不是6-7部大作分200亿,而是10几部大作分200亿,竞争之下甚至宣发成本都会远高于所有人预期。

池子变浅了,天鹅少了,想吃肉的蛤蟆却没少,而且蛤蟆们都知道竞争难度大了,更要使出浑身招数。

更难堪的其实是院线公司,其实包括横店影视在内,许多地方院线的压力其实是极大的,人家本来指望春节档好好吃口饭,结果也都黄了。

所以这一轮春节档的取消,看起来只影响了这几部春节档电影,但实际上,把院线公司、其他电影项目,也都间接影响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

无论是华谊、横店、还是徐峥,这个冬天都比想象的更冷一些。

(四)闪电的头条

谁也没有想到,峰回路转会来的这么快,那一句“我们后会有期”,竟然包含着那么多的意味。

1月24日,欢喜传媒发布多份公告,称由于《囧妈》不能入保底发行协议约定于2020年大年初一首映,集团决定终止此前与横店影视的保底发行协议。与此同时,2020年1月23日,公司与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订立合作协议,欢欢喜喜及字节跳动将于在线视频相关的多个领域展开合作。

最主要的内容是:欢喜传媒以后若干新电影及网剧在欢喜首映平台上线后,可于授权区域内与欢喜首映平台同时播放;字节跳动按本集团交付授权内容的进度向欢欢喜喜支付人民币6.3亿元作为使用授权内容的代价

也就是说,字节跳动支付了包括徐峥《囧妈》在内的相关成本,共计6.3亿元,避免了成本前置的情况压垮徐峥团队,然后获得包括《囧妈》在内,一系列电影和网剧的首映权。注意这份协议并不是只针对于徐峥的《囧妈》,未来还可能涉及更多的电影网剧,因此又在6.3亿元以外,设置了相应的超额分成条款。

此外还有其他方面的合作框架,包括字节跳动系对欢喜传媒的引流、欢喜传媒对字节跳动系的资源输出等等。

当然,对于公众而言,我们只需要知道:字节跳动(今日头条系)承担了成本,花钱买单请全国人民在线免费看春节档《囧妈》,就行了

这是一个神奇的速度,根据我的了解,这个方案,在昨天(1月23日)官宣撤档前后就已经开始接触谈判,晚上就签署了相关协议,今天早上,字节跳动就已经把部分款项打到了欢喜传媒的账上。——堪称闪电战。

这是几乎任何人都难以复制的高效,同时也是现有情况下,各方最容易接受的最优解。

把时间点算一下,就能想明白字节跳动的效率有多高,头条系能走到今天,并不是简单的靠算法靠运气 ,眼光魄力资金时运,缺一不可

包括一位朋友也留言道:“字节的效率我亲身经历过,下午三点半投简历,四点多通知我晚上六点一面,一面过了立即通知我晚上八点二面 ,第二天晚上就收到了入职邮件。”

这是最强的降维打击,有分析师激动地说:

“《囧妈》凭一己之力开启了新的“网络春节档”代,使得春节档影片集体撤档事件峰回路转,形成了多方共赢的局面,使得视频网站顺利切入电影首发。此事件标志着今日头条正式切入长视频领域,将改变四大视频网站现有竞争格局。今日头条在2020年切入游戏内容分发的同时快速借助危机事件切入长视频分发领域,2020年全面进入内容分发行业。”

而此前拿出20-30亿量级与春晚合作的快手,目瞪口呆。

其实这是一笔很合算的买卖,6亿元人民币,如果最终能成功引导千万新用户注册打开字节跳动旗下的四大APP,那么按照一个用户50元的成本来计算,价值就在5亿元左右。而且这还能形成话题效应,通过社交网络的扩散效应,带动更大量级的转发讨论。

头条,真有你的。

和很多人想象的不一样,资本对传媒和娱乐圈的介入,虽然影响极大,但是并不是全为负面。

资本没有喜恶、没有偏好,它们追求的只是利润和市场。只是在它们眼里,更为主流群体所接受和喜好的作品,就是资本定义下的好作品。

资本可能会去成就一个人,也可能会毁灭一个人,但是资本仅仅是一个杠杆,真正的成败,其实在导演眼里、在演员手里,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跟前。

所以,我们喜欢什么样的内容,我们希望什么样的作品,即使经历了疫情这种黑天鹅事件,我们真正渴望那些被保存的作品和产品,资本都会最敏锐地查阅到我们的想法,并以追求利润的手段,去把它们保全下来。

资本冷漠无情但效率极高,它公平而又嗜血,这一次又是一个例子:

它既推着徐峥去做24亿的对赌,又拉着徐峥回到平安的悬崖之上。

我们能做的,就是用力的去喜欢我们喜欢的东西、人物、作品,让资本去看到这一点,我们想要看到的世界,就是资本愿意为之塑造的未来。

感谢这个资本的世界,金钱永不眠。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