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答题又来撒钱,王思聪BAT均为昔日玩家,有人曾单场赚103万

用户聚集之处,当然少不了企业混战。当年除各大直播平台外,阿里、腾讯、百度、网易、小米等企业也光速入局。凭借花样百出的撒钱行为吸引关注,继而一手拉用户,一手卖广告,一度风生水起。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赵怡然

还记得2018年年初的直播答题热潮吗?

当年在微博,首富之子王思聪高调宣布撒钱,每晚奖金10万,参与直播并答对12道题,即可平分奖金。此后半个月时间,直播答题引发全民狂欢,高峰时单场参与人数超过百万。有人20分钟提现4万多元。还有一名大四女生力克77万网友,独揽103万现金。

如今两年过去,此前销声匿迹的直播答题却在资本寒冬下悄然回归。

1月8日,快手推出直播答题活动“快手状元”,每场发放百万元现金。而在去年12月,直播答题活动“头号英雄”上线,除了标配的百万奖金,还设有全部答题观众均可参与的抽奖环节。

直播答题的旧瓶这次装了什么酒?用户还会和当年一样,一拥而入吗?

全民狂欢

在《经济观察报》报道中,2017年圣诞节,360公司创始人周鸿祎正在北海道滑雪,王思聪约他见面,并向其展示一款名为“HQ Trivia”的益智答题软App,称“这个很好,你投我吧。”周鸿祎欣然同意。

虽被不少人称作当代版《开心辞典》和《幸运52》,直播答题相比电视节目,规则更简单,参与门槛更低,反馈也更直接,加上一秒到账的真金白银,能在众多活动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受关注、起量最快的那类,并不奇怪。

“当时几个研究生建个群,一周赚上千元不是问题。”一名曾参与直播答题的用户说。

除了吸引众多用户参与,为获得珍贵的复活机会,用户也不惜将相关信息转发至微博、微信、朋友圈。而这正是无数互联网人梦寐以求的“裂变生长”。

用户聚集之处,当然少不了企业混战。当年除各大直播平台外,阿里、腾讯、百度、网易、小米等企业也光速入局。凭借花样百出的撒钱行为吸引关注,继而一手拉用户,一手卖广告,一度风生水起。

以王思聪通过微博宣传的“冲顶大会”为例,极光大数据显示,冲顶大会上线不足一个月,安装数量就达564.51万,日活跃用户量突破了381.29万。易凯资本报告则指出,直播问答的广告市场规模有望达到50亿到80亿元级别。

光鲜背后,操作模式却相当轻盈。有媒体称,对于本就以直播为业的产品来说,部署直播答题功能最长只需两周。以外包形式开发,费用仅在20万到50万之间。

低调回归

既是如此两厢情愿的好活动,为何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急转直下?

虽为现象级活动,直播答题从出现起,模式就相当畸形。飞速获取用户与流量的背面,是短暂的停留时间和几乎没有的用户粘性及忠诚度。“说直白点,钱停人走。”一名直播答题参与者说。在他看来,参与直播答题,知识与娱乐并非真正目的,奖金才是。平台是哪家,也无所谓。谈付费,完全不可能。

更为严峻的挑战则是“葱快了不剥皮,萝卜快了不洗泥”。随着题目设置不严谨、规则不透明、作弊等问题频繁出现,直播答题最终招致监管部门关注,逐渐销声匿迹。

因此重回公众视线,各平台明显谨慎低调了许多。

21世纪经济报道称,西瓜视频内部专门形成了一份《安全白皮书》,作为日常工作指导,并单独设置风控小组负责审核、评估每道题目的准确性,保证主题客观安全。题目设置也更强调知识性。

从西瓜视频披露的数据看,虽然风口已过,形式也不再新鲜,直播答题也并非无人问津。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114万。另据媒体称,某场直播答题20分钟不到,20万元瓜分完毕。

而对用户来说,对于眼下答题给钱、买东西给钱、看新闻给钱、刷视频也给钱的现状,完全不必感到受宠若惊。 财新曾援引泰合资本管理合伙人胡文钦观点称,2019年流量获取之难,已经到有钱也不知道往哪花的程度。“2015年,在微信上付费用户获客成本几毛到几块,现在已经是几十块,个别公司甚至到了三位数。”

这一趋势似乎不可逆转,所有人都在寻找新的流量,曾被实践检验的直播答题,或许也正因此得以重现江湖。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