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玉柱,吃22年脑白金没问题,但不锻炼我就要说你了

作者:生姜斯基

来源:老斯基财经

赚知识差价,读书人的事情,能叫骗吗?

史玉柱在巨人集团30周年庆上说他22年来每天都在吃脑白金:

从脑白金投放市场第一天,也就是1997年下半年到今天,我每天都在吃脑白金,因为我觉得它是好东西,我也不体育锻炼,我没有任何体育锻炼,别看我穿着运动服,我现在还能保持健康的睡眠、肠道和身体状态,我觉得离不开脑白金。我认为它是好东西,所以我就竭尽全力和我的团队,让更多消费者享受它。

睡眠好,肠道好,身体更好。

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因为在2015年春节后,一篇名为《脑白金被揭助眠成分是褪黑素,褪黑素副作用不比安定药物少》的报道在网络上流传。

史玉柱在2015年2月20日在微博上发长文回应:

刚看一篇恶毒文章,大嘴忍不住说几句,这十年来,我仍坚持每天睡前吃脑白金,18年了,骗你我是小狗……

解:2019-2015=4(年)

18+4=22(年)

数学是不会骗人的。

所以史玉柱说得是真的,他真的吃了22年的脑白金。

但是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吃了22年,就一定证明它是好东西吗?

这个就有待考证了。

敢吃自己卖的东西并不是新闻,你要是不敢吃,那才是新闻。

从目前的信息看,因为我们并没有看到史玉柱先生的体检报告,我们只能得出一个比较宽泛的结论:

脑白金确实吃不死人。

1958年,美国的皮肤科医生勒纳,为了寻找治疗白癜风等皮肤疾病的方法,从牛的松果体中首次分离出了褪色素。

这种褪色素虽然可以漂白青蛙的肤色,但是对于人类的皮肤却没什么作用,相反勒纳自己吃了这种东西还有点困。

为什么人类吃了褪黑素会困,这个问题直到1981年才得出了答案。

1981年,另外一位科学家刘易斯发现,夜间的灯光,可以抑制人类体内的褪黑激素分泌。

在正常情况下,当视网膜神经感知到天黑了,就将这一信号传递给大脑中的松果体,松果体再分泌褪黑素,提醒自己,该睡觉了。

到了1995年,麻省理工的两个博士,通过让志愿者服用0.3 mg褪黑激素,使他们体内的褪黑激素达到了儿童夜间深睡眠的水平。

而这个褪黑素被史玉柱称为脑白金。

我们生下来就带的松果体被史玉柱称为脑白金体。

但是根据现在的价格,一盒脑白金售价近300元,里面含20粒3mg的褪黑素。

而美国一瓶普通的240粒*3mg褪黑素只需要30元。

其中的暴利可想而知。

史玉柱老师确实没骗人,他只是赚了知识差价,赚到了22年吃脑白金的钱。

什么叫知识差价?就是智商税嘛!

1995年,史玉柱的巨人大厦刚刚开工,脑黄金开始面向全国推广。

当时脑黄金的广告语是“让一亿消费者先聪明起来”,没想到开年就遇到《广告法》颁布。

这句广告语显然有点夸张,还有另外两句,一句是“考考考,先健脑”,另外一句是“今年过节不收礼,除非巨人脑黄金”。

是不是很熟悉?没错,脑黄金就是是脑白金的爸爸。

关于脑黄金我们也没什么好科普的,毕竟这玩意早就不卖了。

我们只需要知道,脑黄金当年是怎么风靡全国的。

第一步,先造概念,进行大规模的软文投放。具体软到什么程度?

软文中没有咨询电话,也没有公司的名字。

只为宣传一个概念:

国外健脑很风靡,国内也需要健脑,健脑最好的东西是一种DHA,DHA又被称为脑黄金。

之所以敢这么软,是因为,巨人要推出的保健品就叫脑黄金。

吃瓜群众就在没有一点点防备的情况下,就接受了DHA就是脑黄金的设定。

随后巨人集团脑黄金的广告开始铺天盖地,脑黄金大规模推向市场,1995年第一个月就为巨人赚回了1000万。

一直到1997年巨人集团的第一次倒闭之前,脑黄金都是巨人集团最后的现金奶牛。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最稀缺的不是钱,而是赚钱的方法。有了脑黄金的成功,脑白金的崛起可谓是如法炮制。

第一步当然是概念先行。

传闻,史玉柱先把十几个文案高手拉到常州一家酒店,集中进行了10天的封闭创作。

诞生了一批以脑白金为主题的“故事会”。

《席卷全球》就是其中最经典的代表作品。

根据它的记载,褪黑素的发现与克隆技术并称为本世纪的两大突破。

褪黑素变成了人体总司令,可以改善人的“性”趣。

1995年12月25日的圣诞节,美国人不在家好好过圣诞,非要排队去买褪黑素。

和脑黄金一样,这些小册子上,没有公司名字,也没有产品名字。

目的就是要让你接受这个设定,褪黑素就是脑白金,脑白金是人体总司令。

除此之外,“今年过节不收礼,除非巨人脑黄金”也被完美移植到了脑白金上,变成了“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在电视上进行洗脑式播放。

靠着脑白金,史玉柱完成了一次帽子戏法,成功东山再起。

2001年11月5日,济南火车站退休工人王秀均花了68元买了一盒脑白金,吃了之后深感:

吹得太过分,吃了根本不管用!

随后将脑白金的生产商康奇公司告上了法庭。

济南市历下区法院于次年7月作出判决。判决书中称:

根据原告所举证据,被告在宣传广告中称“脑白金能增强免疫力和提高性能力,在临床上为医务工作提供了有效的辅助治疗手段,如果每天饮用……”以上语言直接宣传了脑白金的治疗作用,违反了《食品广告发布暂行规定》的有关规定,

被判赔偿王秀均双倍损失,但是驳回了王秀均要求脑白金停止宣传的请求。

史玉柱反问我们一款产品没有功效能骗21年吗?

其实是可以的。

毕竟自己不吃,也架不住想送人挣挣面子。

褪黑素真的完全没有副作用吗?

不清楚。

不是斯基不清楚,而是整个医学界都难以对其进行界定。

褪黑素至今还没拿到德国的药物批文,就是因为其功能和副作用尚不明确。

在加拿大、英国、法国、意大利、爱尔兰等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褪黑素被列为处方药,不得在药店里自由销售。

在美国,褪黑素是一种非处方药,药品说明上会告诉你,吃之前一定要问问医生。

而在咱们这,褪黑素变成了保健食品,是的,它是一种食品。

有研究说它能抗氧化,调节睡眠周期,甚至还有人说它能预防癌症。

但同样也有研究显示,不当服用会导致体温过低、抑郁、不孕不育,甚至精神失常等等。在上世纪90年代,褪黑素甚至被直接用于避孕药。

史玉柱先生想要表达脑白金是个好东西,我们完全可以理解。毕竟是自家产品,卖了这么多年,要是不是好东西,那不就被钉在耻辱柱上抠不下来了吗?!

但是正确的方式是收集一下脑白金服用者的体验报告,列个图表出来。

看看有多少人买脑白金是用来吃的,又有多少人买回来是为了让别人吃的,有多少人想夸,又有多少人想骂。

最后要提醒史玉柱先生的是,长时间不进行体育运动是不对的。

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曾进行了一项涉及120万人的研究,研究表明,哪怕是最简单的有氧运动,长期坚持也能够降低27%的死亡率。

而长时间不锻炼则会有脂肪堆积,心肺功能下降的危害。

所以,还是希望史玉柱先生不要放弃自己,坚持体育锻炼,才能活得更久。

格隆汇声明:文中观点均来自原作者,不代表格隆汇观点及立场。特别提醒,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

相关股票

相关阅读

评论